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论文下载 > 人文社科 >

国内外关于中国家训的英译研究进展

作者:2019-04-02 01:00文章来源:未知

  摘    要: 新中国建立以来很长一段时间, 被当作封建文化余孽的家训没能得到应有的重视与研究。随着20世纪90年代“国学热”的兴起, 虽然各式各样的家训不断被编选、校注、阐释与出版, 但是家训研究与家训文化普及极不匹配。即使如此, 还是出现了大量的国内外英译本家训, 相应地, 英语世界的家训研究从翻译实践、文化传播与文化阐释三个方面得到了初步的研究, 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研究路径。国内英译研究将重心放在了以文本为中心的句法转换、译本对比与文化传播三个方面;而作为“他者”的国外学界更注重像《颜氏家训》《袁氏世范》的文化属性, 以此揭示中国传统家庭的文化构成。

  关键词: 英语世界; 中国家训; 译介与研究;

  Abstract: For a long time since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 family mottos, once regarded as the legacy of feudal culture, has not been given due attention and study.With the rise of‘the fever for Chinese studies”in the 1990s, although all kinds of family mottos have been edited, annotated, interpreted and published continuously, the study of family mottos and the popularization of family motto culture do not match very well.Even so, there still have emerged a large number of English versions of family mottos at home and abroad;accordingly, researches of them have been carried out in two ways from the aspects of translation practice, cultural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al interpretation.Researches of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at home focus on three aspects:text-centered syntactic transformation, translation contrast, and cultural communication;in contrast, researchers abroad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cultural property of such family mottos as Yan Family’s Mottos, Yuan Family’s Norms in order to reveal the cultural composi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family.

  Keyword: English speaking world; Chinese family mottos; translation & introduction and research;

  作为家庭的基本规范, 家训是一个家庭的基本行为准则, 同时也是一个家庭伦理道德与核心价值观的集中体现。中华民族素来注重家国情怀, 因而家训“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 是中华传统道德规范、道德感情、道德原则的基础, 贯穿于治国理政、社会文化、个人行为等方方面面, 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基因之一”[1]。党的“十八大”以来, 家风建设成为新时代构建社会和谐的关键, 是新时代家国情怀的表现。作为家风建设的道德准则与核心价值观, 家训研究相应地成为新时代中华传统文化研究的热点。

  一、新中国建立以来家训的普及与研究

  家训文化在中国由来已久。自近代以来, 随着现代西方文化的涌入, 家训一度被当成“历史垃圾”“封建余孽”, 未能得到应有的重视。即使新中国建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 家训往往被认为是“封资修的一套, 早该扫进历史垃圾堆”, 在“破四旧、立四新”运动中被埋没、被损毁。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家训遗产的整理与发掘才逐渐得到重视。

国内外关于中国家训的英译研究进展

  首先, 1985年中华书局策划了一套“丛书集成初编”, 整理出版了《庞氏家训》《家训笔录》《孝友堂家训》《蒋氏家训》《颜氏家训》《放翁家训》等较有代表性的作品。随着20世纪90年代“国学热”的兴起, 家训的整理与研究迎来了春天, 各式各样的家训不断地被编选、校注、阐释与出版。在“读秀图书”搜索系统中精确检索“家训”一词, 可以看到, 新中国建立以来各类以“家训”为名的图书总计1 164部。具体数据见图1。

  图1 新中国建立以来家训图书出版情况
图1 新中国建立以来家训图书出版情况

  不难看出, 20世纪90年代是家训图书出版的一个转折点, 自此以后家训图书出版数量急剧增加。尤其是21世纪以来, 家训图书出版每十年增加近一倍。究其原因, 一方面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学热”的不断升温, 另一方面和国家对传统文化的不断提倡与重视有关。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 由于习近平对家风的提倡, 家训图书的出版与家训文化的整理研究得到了大幅提升, 仅2017年出版的各类家训图书就达128部, 远远超过新中国建立以来至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总和。

  学术界的研究同样如此。以“中国知网”论文检索系统数据来看, 家训研究同样经历了这一样转变。新中国建立以前至20世纪末, 家训研究论文不到200篇;进入21世纪, 尤其最近8年, 研究论文数量急剧上升。相比20世纪, 家训研究论文数量翻了10多倍。具体数据见图2。

  图2 新中国建立以来家训研究论文情况
图2 新中国建立以来家训研究论文情况

  基于以上数据, 可以看到, 新中国建立以来, 不仅传统经典家训诸如《颜氏家训》《朱子家训》《弟子规》等得到了系统整理与高度重视, 各个地方的家训也先后被发掘整理出来, 譬如《苏州家训选编》《仙居家训》《岭南家训》《奉化家训族规》《八闽家训读本》《福建家训》《天府家训》等数十种地方家训也被编辑出版。尤其经典家训更多地被反复编选、校注与阐释, 成为国学文化、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读本, 成为一道非常独特的文化景观。通过读秀图书搜索系统数据, 新中国建立以来以“家庭道德”为主题出版的家训图书有483部, 以“国学”为主题出版的家训图书有195部。然而, 涉及家训研究的图书却极少, 仅有36部, 占所有家训图书的3.03%。在所有家训中, 除《颜氏家训》之外, 其他家训如《朱子家训》《弟子规》《了凡四训》《袁氏世范》《郑氏规范》等都几乎没有相应研究专着出版。它们更多的是作为家庭教育、学校课外读物与国学文化推广的读本, 带有很强的大众文化色彩。

  相比于学术界的专门研究, 家训更多地被当作家庭教育、道德教育和价值观引导来研究。譬如韦茂荣编着的《〈颜氏家训〉与现代家庭教育》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6年) 、戴素芳的《传统家训的伦理之维》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8年) 、张瑶的《〈颜氏家训〉中的教育思想》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14年) 、谢青松的《中国传统家风家训与当代道德建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8年) 及刘颖的《中国传统家训与现代家庭青少年道德人格培养》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年) 等。除此之外, 家训史研究诸如朱明勋的《中国家训史论稿》 (巴蜀书社, 2008年) 、徐少锦与陈延斌的《中国家训史》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3年) 等, 系统梳理了中国家训的脉络, 为后来学者的研究提供了一份难得的文化版图。以社会历史角度研究家训的也不少, 刘欣的《宋代家训与社会整合研究》 (云南大学出版社, 2014年) 、王长金的《传统家训思想通论》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6年) 、鞠春彦的《教化与惩戒:从清代家训和家法族规看传统乡土社会控制》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2008年) 、闫续瑞的《汉唐时期帝王、士大夫家训研究》 (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 2012年) 及曾礼军的《江南望族家训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7年) 等。

  这类研究既总结了中国家训的思想, 也扩大了家训研究的范围。除此之外, 以单个家训为研究对象的专着主要集中于《颜氏家训》, 除了前面提及家庭教育类研究之外, 还包括周日健与王小莘主编的《〈颜氏家训〉词汇语法研究》 (广东人民出版社, 1998年) 、秦永洲的《颜之推与〈颜氏家训〉》 (山东文艺出版社, 2004年) 、刘光明的《〈颜氏家训〉语法研究》 (安徽工业大学出版社, 2006年) 、高方的《穿越千年的叮咛:〈颜氏家训〉解读》 (海燕出版社, 2014年) 、程时用的《〈颜氏家训〉传播与接受》 (暨南大学出版社, 2016年) 及唐翼明的《颜氏家训解读》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7年) 等。遗憾的是, 上述研究几乎没有涉及中国家训的外译、流传与接受。

  然而, 家训论文与家训图书一样, 相关研究更多地被运用于家庭道德教育、学校课外阅读与国学文化推广, 有关家训本身的历史、家训材料的阐发、家训思想的提炼等仍然比较缺乏。基于“中国知网”论文检索得到的数据足以说明这一点。以“家训”为名进行检索, 检索到论文共1 714篇, 其中涉及家庭道德教育的主题有696篇, 价值观养成主题的有215篇, 家训文化的140篇, 家训思想的36篇。

  从以上分析来看, 虽然家训材料不断被发掘编撰, 家训文化不断被推广且逐渐深入人心, 然而, 家训研究还远远未能得到学术界的重视, 专业研究成果与大众文化普及匹配度太低。造成这一情况的大致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家训研究的综合性与跨越性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学术界的专门研究;家训不仅是家族文化的结晶, 更是中国传统伦理道德与价值观的重要载体。二是部分家训文本过于简短, 似乎难以支撑起追求体系完备和宏大叙事的现代学术研究, 譬如《朱子家训》全文仅524字, 《弟子规》也不过1 102字。正是基于此, 虽然已出版的《弟子规》图书有1 951本, 但专门的学术专着却寥寥无几, 更多的是诸如注音版、插图版或书法类等二次编辑。《朱子家训》同样如此。三是家训研究的民间价值取向难于赢得精英知识分子的青睐。

  纵观整个家训图书出版与研究论文, 看到的结果是, 家训赢得了大众百姓的喜爱, 成为大众了解国学、亲近传统文化、教育子孙后代的重要载体, 很好地达到了普及国学的目的。然而现代知识分子却对此反应平平, 与大众接受产生了巨大的隔阂, 很难让家训成为一门显学。

  二、中国家训英译现状

  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 国学经典首先经由传教士译介进入西方。1599年来华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所撰《四书译本》为欧洲了解中华儒家文化打开了第一扇窗户, 自此以后, 英国汉学家威廉·琼斯 (William Johns) 翻译的《诗经》片断、赫伯特·翟理斯 (Herbert Allen Giles) 编译的《中国文学瑰宝》 (Gems of Chinese Literature) 、亚瑟·韦利 (Arthur Waley) 翻译的《诗经》《楚辞》《庄子》、戴维·霍克斯 (David Hawkes) 翻译的《红楼梦》、理雅格 (James Legge) 翻译的《汉英四书》、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 (Stephen Owen) 所译《杜甫诗》《中国文学选集:从先秦到1911》、华兹生 (Burton Watson) 所译唐诗宋词、法国汉学家爱德华·沙畹 (Edouward Chavannes) 所译《史记》以及儒连 (Stanislas Julien) 所译《道德经》等国学经典, 纷纷进入西方人的视野, 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然而, 通过西方人译介的国学经典毕竟带有“他者”的价值取向与文化偏见。于是乎, 自现代以来, 诸如辜鸿铭、苏曼殊、林语堂、杨宪益和林文庆等现代学人开始主动译介国学经典, 以自己的声音向世界推送中华文化。在这一背景下, 中国家训与其他国学经典一道通过翻译进入世界, 为西方进一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增添了非常重要的文本。

  据现有的文献来看, 中国家训最早的英译当是谢福生于1914年所译《名贤集》 (A Collection of Chinese Family Maxims) 。这部书虽名为《名贤集》, 实为“中国家庭格言集”, 其中收录了来自《弟子规》《朱子家训》《钱氏家训》等诸多家训的格言共170则。由此书最后的广告来看, 谢福生当时应该还翻译了《朱子治家格言》一书。遗憾的是, 此书至今未见。自谢福生之后, 中国家训英译一直等到当代“国学热”的到来才获得新的生命力。“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国际地位的提升, 中国政府明确作出了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决定, 将文化输出作为展现中国软实力的一种形式。”[2]自此以后, 《颜氏家训》《朱子家训》《弟子规》等家训相继得到翻译。

  1993年12月, 中国科学院院士、着名的神经生理学家张香桐翻译的《英译朱子家训》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这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翻译的第一本家训。此书是张香桐在美国因车祸养伤期间翻译而成, 翻译因缘主要是“让外国朋友也能看懂。这样自己就有了事做, 不会再感到寂寞无聊”[3]。原文虽是散体, 但为了体现格言的对仗工整, 以英文短诗翻译而成, 读起来朗朗上口, 别有韵味。此书译成之后得到了他的同行、犹他大学沃尔特伍德伯利教授的高度赞赏。此书甫一出版, 立即受到海内外学者的欢迎, 多次再版。

  两年以后, 为了系统全面地向世界推介中国文化典籍, 国家重大出版工程《大中华文库》 (汉英对照) 工程正式立项, 选择了代表中国历史、文化、哲学、军事和经济等领域的100部经典进行翻译, 《颜氏家训》也收入其中。此书由着名翻译家宗福常翻译而成, 2004年1月由外文出版社出版。同年5月, 武汉大学着名翻译家郭着章编译的《汉英对照蒙学精品》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 该书共分4册, 其中第1册包含了《朱子家训》与《弟子规》两部经典家训。

  2010年7月8日,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登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 向国人系统全面地讲解了《弟子规》, 8月, 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钱文忠解读弟子规》一书。由此, 《弟子规》在全国掀起热潮, 一直持续至今, 成为当今中国蒙学教育、家族教育与企业教育的范本, 英译版本随之而生。到目前为止, 中国英语界翻译的英译《弟子规》至少有7个版本。除了郭着章翻译的之外, 尚有顾丹柯翻译的《孝经·二十四孝·弟子规:汉英对照》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10年) 、赵彦春翻译的《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汉英对照》 (外文出版社, 2016年) 、覃军译注的《英文弟子规:三词韵译》 (中山大学出版社, 2016年) 、刘金同翻译注释的《汉英弟子规释译》 (世界华人出版图书有限公司, 2011年) 、何亚琴翻译的《中华传统文化的三个根》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4年) , 樊华杰释析, 沈菲译, 尹红等绘的《弟子规:Standards for Being a Good Students and Child》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年) 。值得注意的是, 广西师范大学同时还推出了由他们合作完成的《朱子治家格言:Familial Precepts of Master Zhu》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年) 。除此之外, 弟子规在网络上也涌现出多个译本, 流传甚广, 在网民传播与蒙学教育中得到广泛接受。

  需要注意的是西方学界对中国家训的翻译。1914年, 谢福生辑译《名贤集》, 21年之后, 燕京大学历史系硕士毕业任教的邓嗣禹协助美国汉学家博晨光 (LuciusChapinPorter, 1880-1958) 着手译介中国“家训之祖”《颜氏家训》一书, 然而此书翻译几经磨难, 最终由邓嗣禹独自翻译完成, 1966年由英国E.J.Brill出版社出版, 1968年再版。该书译名为Family Instructions for the Yen Clan (Yen-shih Chiahsün) , 其翻译出版的艰辛历程在彭靖所撰《〈颜氏家训〉最早英译本与海外传播》一文有详细勾勒。这是中国家训第一个海外译本, 得到了美国着名汉学家丁爱博 (AlbertE.Dien) 的高度赞赏, 也让西方首次认识到博大精深的中国家训文化。

  时隔5年之后, 美国西华盛顿州立大学制定了东亚研究计划项目 (Program in East Asian Studies) , 旨在“以一系列临时的文章为更好地认识与理解东亚文化贡献一份力量”[4]。在这样背景下, 爱德华·H·卡普兰 (Edward H.Kaplan) 翻译了《朱子家训》一书, 以Maxims for the Well-governed Household为名出版。在序言里, 卡普兰先生详细辨述了家训的作者, 介绍了朱用纯的生平背景, 澄清了西方一直以来以为《朱子治家格言》为朱熹所作的误解。1984年, 时任美国伊利诺大学东亚研究及历史学教授伊佩霞 (Patricia Buckley Ebrey) 出版了《宋代家庭与财产——袁氏世范》 (Family and Property in Sung China——Yuan Ts’ai’s Precepts for Social Life) 一书。该书分为两部分, 第二部分是对《袁氏世范》的全译。该书被列为《剑桥中国插图史》的进一步阅读书目, 得到哈佛大学另一汉学家包弼德 (Peter K.Bol) 的重视与研究, 也成为诸多汉学家进一步研究中国社会与家庭的必读书目。

  自此以后, 相比于《颜氏家训》《袁氏世范》这些体系完备、规模宏大的家训而言, 《弟子规》《了凡四训》《朱子家训》更容易博得西方大众与平民的青睐与接受。相较于学院派翻译研究不同的是, 这些译本都颇为通俗, 主要以普及为目的。1987年, 由Chiu-Nan Lai博士翻译的The Key to Changing One's Destiny-A Father’s Heart Wisdom for His Son:A Translation of LIAO-FAN'S FOUR LESSONS得到出版。1994年3月, Hiller Handy先生再次编译了Liao-Fan’s Four Lessons一书, 由Ruo-Yi Publishing CO.出版。1998年, 亚太图书有限公司出版了由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吴敬瑜翻译的The Chinese Code of Success:Maxims by Zhu Zi。非常有趣的是, 该书配有相当精彩的漫画, 以生动丰富、直观可感的方式再现了朱用纯先生的《朱子家训》, 深受西方大众的欢迎。其他又如Pure Land Learning College Assn, .Inc出版的《弟子规:幸福人生指南》 (Di ZiGui:Guide to a Happy Life, 2005) 、《弟子规:成为一个好学生与孩子的标准》 (Di ZiGui:Standards for Being a Good Student and Child, 2003) , 更是受到西方普通平民的追捧与广泛接受。

  三、英语世界中国家训研究

  无论是我国有计划的家训英译, 还是英语世界中国家训的零散翻译, 中国家训英译已经初具规模, 有效地促进了中国传统文化在西方世界的传播与接受。纵观整个学界, 中西方对中国家训的研究集中表现在翻译实践、文化传播与文化阐释三个方面。

  中国传统文化经典英译是一项规模浩大的文化转换工程, 翻译实践与经验总结至关重要。因此, 英译中国家训研究首先是对英译本翻译实践的研究, 这类研究绝大部分集中在国内学术界。根据目前收集到的资料来看, 所有研究成果均为单篇论文, 还缺乏专门系统的学术专着。围绕翻译实践, 目前学界主要从翻译策略与译本对比两方面进行研究。

  有论者指出:“翻译策略是关于翻译方法、翻译技能技巧、翻译方式、翻译总体导向和解决翻译问题这一事件的认知结构, 是一个多维、立体的图式, 它可以有不同的例示 (instantiation) , 即具体化到不同的形式。”[5]无论是方法、技巧, 还是认知图式, 在具体翻译实践中, 翻译策略主要通过文本句法与文化转换两个方面来实现, 二者相辅相成, 互为表里。

  由于中国家训韵文体特殊句式, 譬如《弟子规》的三字韵、《朱子家训》的格言体、《了凡四训》的语录体等, 其翻译首先必须处理中英文句式转换问题。就这一点, 目前翻译界对英译家训探讨最多。譬如赵彦春、吕丽蓉的《国学经典英译的时代要求——基于外文出版社出版的〈英韵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一文, 对自身的国学经典翻译实践做了总结, 该文认为, 相比其他文本, “赵译 (赵彦春译《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汉英对照》, 外文出版社, 2016年) 相应地采用三词对三字、四词对四字的译法, 并采用了严格的偶韵体”, 由此“国学经典译文只有做到形神兼备, 即在文体形式、思想内容和文化内涵忠于原文, 才能‘再现’经典的风姿, 才能在世界上有效传播”[6]。对此, 北京石油化工大学何亚琴就《弟子规》对比了美国国际译经学院译本和覃爱东等的译本后, 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弟子规》的原文形式简洁、规整, 词句对称、平行。译者在理解原文的过程中需要通过其表层意义探讨深层意义, 包括其联想意义和言外之意, 以便更好地把握原文的思想内涵;在译入语表达过程中不仅须认真选词、搭配、增补信息, 尽可能再现源语的语义内涵和文化内涵, 更要注重句子结构的平衡、对称, 以便更好地再现原文语言风格和语言形式。”[7]针对自己的翻译实践, 何亚琴还总结出了“风格彰显”“理解调变”“选词灵活”和“逻辑顺组”等翻译策略[8]。河南大学外国语学院王宝童在《英译〈弟子规〉感悟》一文中总结了自己的翻译实践, 即在“归化”与“异化”相统一的原则下, “以抑扬格二音步代替原文的三言二顿, 使用通俗流畅的英语以期略与原作风格相合, 酌用具体化语言以增加趣味”[9]。只有这样, 才能有效地将国学经典有效地传播到世界, 实现不同文化共同体之间平等有效的交流传播。

  英译中国家训涉及两大文明之间的文化转换, 在翻译实践过程中一方面需要在句式音韵方面尊重原作, 做到对等传达, 另一方面也需要准确理解文本内涵, 做到文化有效输出。对此, 汪雪娇、吴松林以宗福常的《颜氏家训》译本为例, 总结了翻译弥补文化差异的方法, 即以“直译保留原文形式”“采用意译易于理解”“直译加注弥补文化亏损”“替代消除行文阻滞”及“增译避免歧义”[10]。此外, 郑州大学张亚玲的硕士论文《〈颜氏家训〉的文化翻译三维分析》 (Three-Dimensional Analyses on Cultrual Translation of Admonitions the Yan Clan) 专门从文化翻译、文化传真与三个语言层 (词汇、句子和语域) 对宗福常的英译《颜氏家训》进行了详细分析。

  翻译实践的最终成果是译本。国内中国家训英译研究对译本的对比分析也倾注了较多的精力。这类研究往往与翻译实践相交织, 主要以《朱子家训》为中心。它们包括吴爱的《〈朱子家训〉不同译本中零式连接的对比研究》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年第7期) , 陈曦、任晓霏的《〈朱子家训〉翻译规范研究》 (《考试与评价》大学英语教研版, 2018年第5期) 、郭着章的《〈朱子家训〉及其散体和诗体英译》 (《中国外语》, 2008年第1期) , 陈德民、秦艳艳的《〈朱子家训〉两个英译本的比较——典籍英译初探》 (《当代外语研究》, 2010年第4期) 等文。这类研究通过对比分析不同译本, 为国学经典英译提供一种更为广泛有效的经验, 即“典籍翻译必须考虑原文的主题思想、创作时代、文化背景等因素”[11]。

  英译中国家训的目的是传播中华文化, 扩大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有效地促进中西文化交流。因此, 英译本中国家训的流传必然成为英译中国家训研究的重要课题。然而, 从目前国内学界的研究来看, 这方面的研究成果还非常缺乏。就目前收集到的资料来看, 这方面的研究文章仅有3篇, 分别是张大英的《〈颜氏家训〉的外译流传情况》 (《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学报》, 2018年第4期) 、彭靖的《〈颜氏家训〉最早英译本与海外传播》 (《中华读书报》, 2017年11月15日) 和李帅锋的《一部家书的域外热——基于〈了凡四训〉的文本分析》 (《中国电子教育》, 2017年第2期) 。三篇文章均以个案研究为对象, 较早地注意到了中国家训在海外的翻译与传播、影响与接受。尤其张大英的文章, 对《颜氏家训》在日本、韩国与英语世界的译介与流传做了全面的摸底, 为相关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数据与材料, 非常难得。然而, 由于国外英译本在国内流传不多, 导致这一领域的研究缺乏基本的材料支撑, 研究成果非常少。

  相较于国内注重国学经典翻译与传播研究, 国外学者似乎更热衷于以“他者”眼光审视中国传统文化, 阐释家训文本的文化内涵。就笔者所搜集到的资料而言, 英语世界学者对中国家训研究主要集中于两类文本:一是以《弟子规》《朱子家训》为主, 阐释儒家文化内涵, 注重家训的个人修身与家庭教育功能;二是以《颜氏家训》《袁氏世范》为主, 着力挖掘中国传统家庭伦理, 以家训揭示中国社会变迁。前者带有强烈的主观性与说教性, 受到英语世界普通平民的热捧;后者则显示了学院派社会学研究的科学精神, 不断地被汉学家们作为研究中国社会变迁的范本。

  前者如Bill Bodri所着《前行:创造美好生活的有力策略》 (Move Forward:Powerful Strategies for Creating Better Outcomes in Life, Top shape publishing, 2016) 、Master Chin Kong所作《改变命运:〈了凡四训〉评注》一书 (Changing Destiny:A Commentary on Liaofan’s Four Lessons, trans by Silent Voices, http://www.amtbweb.org/) 、Shi, Wuling所着《我怎样度过我的今天与余生》 (How Will I Behave Today And the Rest of My Life?Pure Land Learning College Association, Inc.2009) 等书。尤其是Bill Bodri所着的《前行:创造美好生活的有力策略》, 最能代表英语世界普通大众对中国家训的接受与研究。该书共分8章, 第4章“了凡改变他命定的命运”, 教导世人在达到人生巅峰之后如何改变自身的命运。虽然全书仅有一章涉及《了凡四训》, 但它却能与凯撒、富兰克林等伟人一样为西方人提供一种丰富的精神食粮, 足以说明《了凡四训》在英语世界普通大众心中的重要性。值得一提的是来自西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杨端茹于2015年在加拿大杂志《跨文化交流》第3期所发表的《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视角审视促进〈弟子规〉精神的当代意义》 (The Contemporary Significance of Promoting Di ZiGui Spiri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Core Socialist Values) 一文, 认为《弟子规》所包含的爱国、奉献、真诚与友谊等思想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一致的, 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成的重要传统文化来源[12]。这篇文章的意义在于, 它向世界表达了当代中国弘扬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与实践方向。相比于《弟子规》《朱子家训》这类短小精悍的家训, 规模宏大、体系精密的《颜氏家训》《袁氏世范》更能获得学院派的重视。

  自邓嗣禹1968年出版英译本《颜氏家训》以来, 美国汉学界对此书表示了极大关注, 尤以美国斯坦福大学东亚系资深教授丁爱博 (Albert E.Dien) 对此最感兴趣。他不仅对此书译本进行了全面评价, 还有相应研究成果。1973年, 他在《美国东方社会》杂志上发表《〈颜氏家训〉评论》 (Review Fami-ly Instructions for the Yen Clan——Yen-shih Chiahsün;An Annotated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他认为, 《颜氏家训》“灵活的形式足以让他 (颜之推) 有足够的广度涉及广泛的话题, 留下许多有关他本人与时代的非常有趣有价值的信息。这个译本是近来出现的有关《颜氏家训》与作者一系列研究之一”[13]。鉴于邓嗣禹研究的某些不足, 丁爱博于1976年出版了英译本《观我生赋:颜之推传记》 (PeiCh’Ishu 45:Biography of Yen Chih-t’ui, Herbert Lang Bern Peter Lang Frankfurt/M.und München, 1976) 。该书是丁爱博博士论文的一部分, 包括“颜氏家庭与职业”“文学活动”“结论”以及“传记”四部分, 是当时研究颜氏家训最完备的资料之一, 得到了伊利莎白·胡夫博士 (Elizabeth Huff) 与罗伯特·克洛帕特教授 (Robert Krompart) 的高度评价。除此之外, 1995年丁爱博还在Cahiers d'Ex-trême-Asie杂志第8卷发表了《死亡的教诲:颜之推的案例》 (Instructions for the Grave:The Case of YanZhitui) 。在这篇文章里, 丁爱博利用他考古学的专长, 以当时考古学证据对比分析了《颜氏家训》“终制篇”里所提到的随葬品。通过考察汉魏六朝古墓的棺材 (coffin) 、七星板 (The seven-star board) 、封蜡 (wax) 、弩爪 (Crossbow claw) 、玉猪 (Jade shoat) 、锡人 (Tinmen) 等, 他认为“颜氏家训让我好奇的是他那清单 (终制篇里所列清单) 一定有所遗漏。举个例说, 他根本就没提及我们希望在某个高官墓冢中发现的某些物品, 诸如端砚、官符以及印章等”[14]。1984 Patri-

  与《颜氏家训》一样受到汉学家们重视的还有《袁氏世范》。1984年, 美国汉学家伊佩霞 (Patricia Buckley Ebrey) 出版了《宋代家庭与财产——袁氏世范》 (Family and Property in Sung China——Yuan Ts’ai’s Precepts for Social Life) 一书。该书第二部分全译了《袁氏世范》一书。按作者前言讲, 该书第一部分主要以家庭生活与财产观要素来分析中国古代上层阶级。与以往研究不同的是, 该书以日常家庭生活切入文化, 因此第一部分主要以袁采的《袁氏世范》为范本分析中国的士大夫这一上层阶级。他认为, “袁采记录了 (那时代) 他们所思所想所做。他不是以引用官方而是靠分析自身环境来表达意见, 因而揭示了他对他们思考的方式而不是他所想。袁采对那些所有问题的思考因其背景而具有了一种额外的意义:他比那些书面记载的那些典型或代表性士大夫更接近他们”[15]。该书确实为西方汉学家研究中国社会与文化提供了更为现实丰富的社会素材。同时, 他还在《宋代家庭观》 (Conceptions of the Family in the Sung Dynasty) 一文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该书 (袁氏世范) 不仅为财产提供了依据, 而且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认为家庭成员之间保持亲密与亲近的关系是明智的。”[16]

  另外, 包弼德 (Peter K.Bol) 《斯文:唐宋思想的转型》 (This Culture of Ours:Intellectual Transitions in T?ang and Sung China) 一书, 把《颜氏家训》和《袁氏世范》进行比较研究, 认为“颜之推的《颜氏家训》与袁采的《袁氏世范》似乎最好地阐释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转变”[17]。

  如此可见, 中国家训英译研究确实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局面:《弟子规》《朱子家训》《了凡四训》等较为通俗明白的家训赢得了西方普通平民的接受, 儒家与佛教传统文化在西方传播更为广泛, 影响更为深远;与之相反, 西方学院派学者更倾向于从规模宏大、体系周密的家训诸如《颜氏家训》《袁氏世范》当中, 寻找中国古代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嬗变相关的资料和线索。

  参考文献:

  [1] 陈来.从传统家训家规中汲取优良家风滋养[N].人民日报, 2017-1-26.
  [2]马会娟.解读《国际文学翻译形势报告》---兼谈中国文学走出去[J].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2014 (2) :112-115.
  [3]张香桐.英译朱子家训·译者序[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3:2.
  [4] Edward H.Kaplan.A word from the editor, maxims for the well-governed household[M].Washington:Western Washington College, 1971.
  [5]郭亚玲, 王立.翻译策略:术语与隐喻[J].语言与翻译, 2016 (1) :81-86.
  [6]赵彦春, 吕丽蓉.国学经典英译的时代要求--基于外文出版社出版的《英韵·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J].外语教学, 2016 (4) :98-99.
  [7] 何亚琴, 卞建华.《弟子规》汉英翻译策略比较研究[J].东方论坛, 2016 (4) :100-107.
  [8] 何亚琴.中国传统文化典籍英译策略研究--以《弟子规》和《太上感应篇》为例[J].海外英语, 2016 (9) :3.
  [9] 王宝童.英译《弟子规》感悟[J].大连大学学报, 2010 (1) :143-144.
  [10] 汪雪娇, 吴松林.从《颜氏家训》英译看文化差异在语言翻译中的补偿方法[J].赤子, 2013 (6) :55.
  [11]陈德民, 秦艳艳.《朱子家训》两个英译本的比较--典籍英译初探[J].当代外语研究, 2010 (4) :30.
  [12]YANG Duanru.The contemporary significance of promoting di zigui spiri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core socialist values[J].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2015, 11 (3) :20-24
  [13] Albert E.Dien.Review famly instructions for the yen clan[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1973, 93 (1) :83-84.
  [14] Albert E.Dien.Instructions for the grave:the case of yan zhitui[J].Cahiers d’extrême-asie, 1995 (8) :2.
  [15] Patricia Buckley Ebrey.Family and property in sung china--yuan t’sai’s precepts for social life[M].New Jerse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11.
  [16] Patricia Buckley Ebrey.Conceptions of the family in the sung dynasty[J].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1984, 43 (2) :219-245.
  [17] Peter K.Bol.This culture of ours:intellectualtransitions in t?ang and sung china[M].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6.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经济管理]供应链金融六大发展趋势探析
这是一篇关于供应链金融六大发展趋势探析的文章,近些年来,供应链金融作为产融结合的重要方式得到实业界和学术界的高度...[全文]
[经济管理]财务分析的主要内容、方法及优化策略
这是一篇关于财务分析的主要内容、方法及优化策略的文章,财务分析工作的有效开展对于医院机构的健康发展而言至关重要...[全文]
[其他论文]体育网游的文化内涵与传播路径
这是一篇关于体育网游的文化内涵与传播路径的文章,网络是网络游戏存在的前提。网络游戏依赖网络而存在,因此,体育网络游...[全文]
[其他论文]体育用品品牌的构成要素、内涵及作用
这是一篇关于体育用品品牌的构成要素、内涵及作用的文章,体育用品品牌的内部要素包括品牌精神文化、品牌行为文化、品...[全文]
[理工论文]舟山港某码头施工中大管桩沉桩施工的运用
这是一篇关于舟山港某码头施工中大管桩沉桩施工的运用的文章,本文是利用高桩码头大管桩沉桩施工技术在宁波-舟山港某码...[全文]
[理工论文]高速路隧道桥梁加固施工问题与对策探析
这是一篇关于高速路隧道桥梁加固施工问题与对策探析的文章,我国高速公路隧道桥梁建设想要获得更加长久的发展,就必须加...[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