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论文下载 > 其他论文 >

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形成原因与治理措施

作者:2019-01-31 01:01文章来源:未知

  摘    要: 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具有典型的社会学意义, 不具有个体病理学特征, 是球迷带有强力感情依附, 与他人进行互动和沟通的交流方式, 可分为球迷与球迷、球迷与裁判员、球迷与运动员、球迷与教练员、球迷与保安等五种类型。尽管从“赛场管理”和“职业管理”的角度对规制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发生具有显着的成效, 但缺少对其实践逻辑的阐释。根据布迪厄社会实践理论的“惯习—场域”论对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成因进行分析认为, 传统惯习是球迷暴力形成的内化图式、篮球场域内构建了球迷暴力的集群行为、篮球场域间提供了球迷暴力的实践空间, 建议通过摆脱消极惯习, 培养球迷正确的竞争观和得失观;加大法律干预, 加强篮球场域的反球迷暴力立法;净化社会环境, 实现社会对体育场域的良性影响三个策略来规制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行为。

  关键词: 惯习-场域; 职业篮球; 球迷暴力; 规制策略;

  Abstract: The violence of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has typical sociological significance, does not have individual pat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It is a communication method that fans have strong emotional attachment and interact and communicate with others.It can be divided into five types:fans with fasn;fans with referees;fans with athletes;fans with coaches and fans with security guards.Although it has achieved remarkable results in regulating the occurrence of violence among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fan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field management”and“professional management”, it lacks an explanation of its practical logic.Based on Bourdieu’s theory of social practice, “habitus-field”to analyze the causes of violence among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fans in our country, the author thinks that basketball court domain to construct the cluster behavior of fan violence, basketball court provides the practice of fan violence between domain space, recommends to get rid of the negative habit, cultivate fans right view of competition and gain and loss, increase the legal intervention, strengthen the basketball field of fan violence legislation, purify the social environment, realize social positive influence to the stadium field three strategies to regulate our country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fan violence.

  Keyword: habitus-field;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fan violence; regulation strategies;

  乔治·奥威尔在其所着的《论体育的精神》一书中提出, 体育无关于公平竞争, 而更多关涉对所有规则的憎恨、嫉妒、自负和漠视, 以及对见证暴力的施虐性狂欢[1]。受NBA联赛的启发, 我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了CBA职业联赛, 经历了模仿、借鉴、融合、创新四个阶段的发展形成了既具有世界篮球文化的普遍性又具有中国篮球文化元素的全新模式[2]。即便如此, 球迷暴力也层出不尽。从哲学层面讲, 球迷暴力与篮球比赛内在强烈的“竞技性”有关。换句话说, 球迷暴力并不是独立的事件, 其本身就是篮球比赛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3]。虽然我们并不鼓励球迷暴力的发生, 但职业篮球比赛中球迷暴力已成为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 而这一观点无论是在NBA联赛, 还是EL联赛, 或是CBA联赛中都得到了验证。目前, 对篮球球迷暴力成因与规制的研究多从“结构主义”和“建构主义”两种途径去解析, 其中以兰德尔·柯林斯的研究最具代表性, 他认为, 政府要正视球迷暴力行为存在的合理性, 球迷暴力是为自己赋予不同的角色和身份, 政府应协调多部门法律的规制和约束作用, 规范球迷的行为并从根本上推进球类赛事安全管理的法制化[4]。但这种“二元对立”研究范式无法解释球迷暴力发生的必然性, 因为在社会空间内球迷也可通过嘲讽等其他非暴力手段实施, 只有把球迷暴力的能动性和客观结构问题进行有机结合, 才能清晰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形成的实践逻辑。布迪厄提出的社会实践理论将客观与结构紧密相连, 为揭示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成因的本质提供了具有操作意义的范例。

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形成原因与治理措施

  1 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内涵解析

  从古时中美洲到古希腊、古罗马再到古中国, 体育发生的暴力现象层出不穷, 尤其是处于战争年代的社会, 体育暴力被视为一种彰显国力的表现形式。然而处于和平年代的我们也会特别关注这个问题, 甚至还做了专门的编年史记录。因为, 现代体育暴力包含了激情、野性和竞争的要素, 承载了赛场内运动员和教练员、赛场外观众的情感、压力和能量, 并将其作为宣泄和缓解压力的特殊途径。正如前文所述, 球迷暴力是我国职业篮球联赛既定存在的一个客观事实, 但如果超越了合理性和稳定性规范度的范围并出现“过火”现象, 就会异化为“流氓化”, 所以, 必须加强相关管理部门对球迷暴力的规制。那么, 何为职业篮球球迷暴力, 哪些球迷暴力是合理性的, 哪些则超越了一定的“度”?我们先从暴力的概念谈起。对暴力的定义认为, 暴力是暴力主体的一种绝对而全面的自我肯定, 也是对他者的否定, 伤害是暴力的结果[5]。所以, 可以从暴力的结果来辨别暴力是否合理, 但需要将暴力放置在冲突的情景中进行界定。球迷则是一个复合词, 球指的是某种球类运动项目, 迷则指的是对某种事物有特殊嗜好的人, 球迷指的是热爱某种球类项目, 期待通过各种途径看球赛的观众[6]。根据对球迷和暴力的概念的解析, 结合已有研究的成果对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内涵有了初步认识:首先, 职业篮球球迷暴力是在职业篮球比赛前、中、后时期内, 球迷以语言攻击或身体伤害等行为对他人造成精神、身体、物质、经济等损害, 是一种违背体育道德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7];其次, 职业篮球球迷暴力会使球迷产生强烈的兴奋感, 在紧张的篮球比赛现场, 球迷肾上腺素的飙升激发了球迷的兴奋。球迷暴力是球迷为宣泄对裁判判罚的不满情绪, 突破比赛成绩的限制, 舒缓相互之间不满的一种表达方式[8];最后, 职业篮球球迷暴力代表了球迷的一种期待, 对于行使暴力的球迷而言, 希望自己支持的球队能够获得胜利, 同时也期待裁判对队员宽松判罚, 而由于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异, 偏离了自我期待的轨迹, 而通过侵犯他人使众人的注目焦点转移到“我”的身上, 试图寻找能与社会及他人沟通并表达自己期待与诉求的路径[9]。

  2 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发生的现状

  根据对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内涵进行解析认为, 篮球球迷暴力是根据暴力的结果进行判定的, 球迷暴力具有典型社会学意义, 不具有个体病理学特征, 是球迷带有强力感情依附, 与他人进行互动和沟通的交流方式。依据内涵解析认定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可分为五种类型:球迷与球迷、球迷与裁判员、球迷与运动员、球迷与教练员、球迷与保安等。对近五年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发生的现状进行统计 (见表1) 后发现, 随着中国篮协实体化改革的持续推进, 我国职业篮球联赛对球迷暴力的管理制度取得了一定成效, 从近五年CBA球迷暴力事件的发生现状可以看出, 球迷暴力事件的发生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从2015年的6起下降到2018年的1起, 从球迷暴力事件的类型看, 发生球迷与运动员的暴力事件最多, 其次是球迷与裁判员、球迷与球迷、球迷与保安, 球迷与教练员的暴力事件少有发生。这可能与中国篮协对球迷暴力事件的处罚力度有关。如:在2017年1月31日佛山对山西比赛中, 佛山球迷拿球砸向了山西球员头后部, 遭到了中国篮协核减佛山篮球俱乐部联赛20万经费的处罚[10]。姚明在总结会议上指出:“我们发现, 现行的联赛纪律处罚规定罚则太轻, 尤其是对一些严重违规实践的处罚, 违规成本太低, 不足以起到罚一儆百的威慑作用。”[11]显然, 这种加大对球迷暴力处罚力度的方式对遏制球迷暴力的发生具有较好的成效, 但球迷暴力毕竟似乎已经成为职业篮球联赛的影子, 从“赛场管理”“职业管理”的角度去规制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发生, 更多的是一种主流价值观或责任伦理道德的观点。将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当作一种特殊的社会实践现象, 从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阐释篮球球迷暴力实践的逻辑和实践探究其在社会空间内呈现出的图式结构进而对其进行规制才是实现职业篮球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

  表1 近五年CBA球迷暴力现状一览表Table 1 List of violence of CBA Fan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表1 近五年CBA球迷暴力现状一览表Table 1 List of violence of CBA Fan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注:数据统计来源于腾讯网、搜狐网与相关研究文献

  3 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形成的原因

  皮埃尔·布迪厄是法国当代着名社会学家, 是二战后最先把行动者的能动性与社会客观结构问题当作社会学基本问题的学者, 其从实践的维度消解了古典的主观主义与客观主义的二元对立, 提出了社会实践理论。为此, 布迪厄还提出两个核心概念:惯习和场域, 用来解释他的社会实践理论。

  3.1 传统惯习是球迷暴力形成的内化图式

  惯习不是习惯, 而是“持续的、可以转换的倾向系统”。布迪厄把惯习定义为存在于行动者性情倾向系统中的, 作为一种记忆存在的, 具有某种创造性艺术的生成性能力[12]。就性质而言, 惯习是一整套的性情系统, 是个人在社会化过程中反复训练而习得的认知、感觉、行为和思考方式;就存在方式而言, 其具有持久稳定性和历史生成性, 由积淀在个人身体内的一系列历史关系构成, 是人们对规则、团体价值等社会结构的无意识内化。惯习一方面把客观的社会结构内在化, 建构成被人们所认识和感知的结构;另一方面, 行动者的能动性又产生新的社会结构。惯习的生成性和能动性使人们能通过内化的图式感知和体验现实世界并不断产生新的实践, 以创造性方式重塑和改变历史。

  3.1.1 传统文化导致球迷竞争意识的弱化

  我国传统文化崇尚儒学, 讲究“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和推崇礼让谦恭的“中庸之道”。体育活动多以娱乐性项目为主, 侧重挖掘体育的修身养性和健身功能, 反对激烈竞争和对抗性项目。体育参与者要践行礼让的君子之风, 恪守“中正和平, 敦厚文雅”的理念。这种由传统文化惯习造成的“不争”和“礼让”意识与具有“野蛮”性的竞技体育发展是相悖的。我国职业篮球联赛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 而传统文化惯习更多地强调“友谊第一, 比赛第二”等主张。中国的传统文化对竞争是存在排斥的, 而对于竞争的懵懂化认识也使国人难以养成正确的心态去面对比赛得失。对大多数竞争意识淡薄的国人而言, 篮球比赛失利给其带来的更多是精神折磨。他们无法体验竞技体育的悲剧情调, 也难以放下政治意识与民族本位的集体无意识。中国的球迷们往往无法理性对待竞技体育中的成功与失败, 更无法感知竞技体育的残酷本质。在稀薄的竞争文化和不成熟的得失观中, 球迷往往会在比赛失利后出现心态失衡。传统文化惯习对于竞争的潜意识规避使球迷极易产生胜则“捧杀”, 败则“棒杀”的极端行为, 在某种程度上加剧球迷的集体狂热程度并诱发球迷暴力。

  3.1.2 英雄崇拜导致球迷狂热行为的异化

  体育运动的起源同宗教和祭祀有着密切联系, 其开展多是为满足敬神和娱神的宗教仪式需要。这种宗教性表征使其受到观众及球迷的狂热崇拜及拥戴, 成为全世界除宗教外的各种文化形态中唯一具有普遍意义的崇拜现象。我国自古就有宗教崇拜惯习, 在经历了最早对大自然 (水、火等) 、动植物和图腾的崇拜后转为对人 (英雄、祖先及人格化的神和偶像) 的崇拜。球场上球迷对球星的崇拜来源于英雄崇拜情节, 当球迷陶醉于某场比赛达到痴狂时, 其对项目、球队和球星的痴迷和崇拜程度加剧, 而比赛中依靠杰出个人能力逆转比分或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球星往往成为球迷崇拜的对象[13]。这种崇拜诱使球迷做出一系列狂热行为, 如在脸上或衣服上贴所崇拜国家国旗和球星名字等。球迷也会在某种程度上神话自己追崇的偶像, 在球星身上倾注更多的个人意志和期待。这种个人对球星的崇拜以娱乐消遣和精神追求为主, 对球迷暴力的形成并不构成影响, 也不会触及集体利益。但该崇拜在群体中形成价值认同后就会升级到国家和群体利益层面异化为集体崇拜, 进而诱发集体狂热行为, 导致球迷在自己所支持的球队或追崇的球星处于失利位置时, 产生负面情绪并形成球迷暴力。如:在2016年3月16日CBA总决赛四川VS辽宁总决赛第三场比赛中, 四川总比分2比1领先, 辽宁队比赛后回到宾馆下车时, 辽宁球迷多次向四川球迷做出挑衅的手势, 导致四川球迷与辽宁球迷发生了冲突, 致使辽宁队运动员也被卷入这场暴力事件中[14]。虽然这场球迷暴力实践具有一定的危害性, 但是从球迷认同的角度看, 这种暴力事件是球迷基于和宗教信仰相类似的狂热激情, 球迷始终坚信自己崇拜的球队不可能输, 导致了球迷的非理性和过激行为的发生。调查显示, 在职业篮球比赛中, 大多数参与暴力的球迷都是球队的忠实粉丝, 他们通过扞卫球队的荣誉来表达自己的忠诚, 包括身体上的对抗和暴力行为。

  3.1.3 地缘文化导致球迷地域篮球观的强化

  地缘文化是指同一空间区域内的社会群体因受其所处地理环境影响而形成的具有共同内容和特征的文化系统。地缘文化以自然地理环境为依托, 受人文地理环境影响具有区域性[15]。“一方水土, 养一方人”, 不同地理环境促成不同的文化价值观念, 并使不同居住空间内的群体形成强烈的地域感情色彩和浓厚的省、市地际观。中国篮球三大联赛 (CBA、WCBA、NBL) 各篮球俱乐部大多会以所在地区的省、市、县命名, 而球迷也更倾向于支持自己所在区的球队。地缘文化惯习使居住在相同区域的群众形成凝聚力和文化认同, 但过分强烈的地域情结也会导致球场不和谐氛围的形成。在比赛中, 主场球迷会给自己所属地区的球队助威和鼓劲, 却也会将来自其他地区的客场球队视如死敌。地缘文化惯习造成球迷狭隘的地域篮球观, 这种观念不仅有悖于竞技体育精神, 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球迷施暴的心理基础。主场球迷在自己所属地区会有强烈的领地意识和更多的话语权力, 而庞大的主场球迷数量也会给球迷个体行为以强大支撑。因此对客场球队予以谩骂、嘘声和嘲讽, 用扔水瓶、打火机、水果等方式攻击客场队员或裁判员的行为屡见不鲜。如:2018年2月3日, 北京VS新疆的比赛中, 北京首钢的球迷从比赛开始就对新疆男篮队员李根进行谩骂, 从比赛开始到结束李根没有任何语言上的回复, 只专注比赛[16]。李根作为北京男篮夺冠的功臣, 由于队伍发展的需要转会到新疆, 但受地缘文化的影响球迷认同的是自己所在地区的球队, 并不认同球员, 一旦有球队利益受到威胁, 球迷就会从地缘文化角度通过提升进攻性强度以暴力的形式回击对手。

  3.2 篮球场域内构建了球迷暴力的集群行为

  场域是一种关系空间隐喻, 即各种位置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的网络或构型, 是“诸多力量较量的场所”, 是“一个充满了斗争的场所”[17]。场域是能动者赖以争夺地位、获取资本和利益并试图改变原有结构的空间范畴, 是权力分配的结构性体系。在高度分化的社会里, 整个社会“大场域”是由具有相对自主性的“社会小世界”即“子场域”构成, 而每个场域都具有相对独立性, 一个场域特有的逻辑和必然性“不可约化为支配其他场域运作的那些逻辑和必然性”。因此, 场域是一个客观关系构成的系统, 是为控制有价值的资本而进行斗争的领域, 是由资本的形式与数量的基础上形成的统治地位与被统治地位所组成的结构性空间, 更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空间。

  3.2.1 篮球场域为球迷集群行为失范提供了媒介

  球迷暴力的发生需有必要的环境和能够容纳足够多球迷以及球迷间能直接互动的场所。篮球场域作为客观关系构成的网络空间, 是容纳球迷活动的物质载体, 集群行为的“去个体化”和匿名性是导致球迷行为失范的心理因素, 场域内环境则是球迷暴力的刺激源[18]。对篮球的关注使个体通过篮球场域实现聚集并形成临时集群。而集群中的个体将获得比独处时更强大的心理力量, 这一心理力量足以支持其做出超越法律和道德规范的行为。个人在进入群体后会被催眠, 作为个人的“他”消失, 变成“无名氏”, 集群的这种“去个体化”特征使个体在群体或集群情境中对群体的社会认同强于自我认同, 出现个体主体性丧失的集体无意识现象, 而群体属性和目标也成为球迷群体的行动逻辑。集体的“无意识”会导致个体丧失理性思考, 当场域内某个事件对某个球迷造成刺激并使其最先表现出与群体属性和目标一致的情绪 (如愤怒) 时, 群体内其它球迷情绪也会受到感染, 并在群体的“无名”和“法不责众”思想掩护下做出失范行为。因此, 集群特征是诱发球迷暴力的心理基础。场域内强烈的噪音、裁判员错判、漏判或偏袒以及球员间冲撞等则是刺激球迷暴力发生的环境因素。篮球场域会将个体的“自发性”情感宣泄演变为“他发性”集群行为。如若缺乏控制则会形成“泛军事化”流氓组织。如:有学者对NBA比赛中球迷暴力行为进行研究发现, 警方与球迷之间的互动是产生球迷暴力的关键因素, 如果警方在比赛过程中将球迷都视为暴徒, 并进行高压管制, 球迷就会通过大规模的骚乱对其进行回击, 但如果警方将双方球队的球迷都一视同仁, 即便有个别球迷发生骚乱, 也会被其他球迷的自律行为所压制[19]。

  3.2.2 篮球场域特殊性导致法律干预困难

  好斗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 人类暴力和攻击行为的产生均源于这种天性, 而竞技体育则为这种天性提供了安全而又能为社会所接受的宣泄口。竞技体育作为“和平年代”的战争是人类竞争欲的良性表征。篮球运动自身的社会安全阀功能使其成为个体情绪的宣泄口, 在篮球场域个体天生所具有的侵犯性冲动通过篮球比赛得到有效释放。但目前篮球场域尚不能协调因场域内不同阶级、价值观融合碰撞所形成的冲突。此外, 篮球场域的特殊性也加大了法律干预难度, 篮球比赛因涵盖竞技性而附带一定程度的暴力性是被社会允许的。因此, 无论场上球员间的身体冲撞, 还是看台上球迷间的疯狂行为在篮球场域都存在某种合理性。我国对于暴力行为的确定通常是以社会公认的规范为“契约性”边界, 暴力只要是在规定比赛规则下进行, 即便其在日常生活中是受到制约和谴责的, 在这里都会变得合理。这种在理论和比赛规则上对球迷暴力的“默许”, 导致法律对其的干预和规范往往软弱无力。目前我国主要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来规制球迷暴力, 作为一般性法规其对球迷的失范行为还不足以构成威慑[20]。而反球场观众暴力立法的缺乏, 使公安机关和执法人员难以对球迷暴力进行具体而合理的裁量和规制, 篮球场域因此成为法律干预的短板和暴力发生的温床。再如:四川对辽宁总决赛的第三场比赛中, 虽然四川球迷与辽宁队发生了冲突, 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但四川队张春军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球迷在精神上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 很感谢球迷在现场为我们加油, 这场胜利献给球迷。”[21]

  3.3 篮球场域间提供了球迷暴力的实践空间

  3.3.1 球迷暴力是政治场域下的工具理性行为

  在场域理论中, 任何场域内关系的确定或调整都受到相关场域间关系的制衡和影响。而篮球场域受政治、经济、文化等场域影响较大, 球迷暴力作为篮球场域内发生的行为, 归根结底是社会建构的产物。篮球暴力是政治场域影响下形成的一种工具理性行为, 受“为国争光”和“金牌至上”理念的影响, 我国的竞技体育充满了功利性和逐利性, 其往往更注重运动成绩的获得而忽略了竞技体育精神追求[22]。此外, 由于中华民族在历史上长期遭受外国列强压迫形成了反抗心理, 他们寄希望于在和平年代的体育竞技场上取得“战争”的胜利。因此, 一旦面临大赛, 无论是上层权力机关对体育政治功能的依赖, 还是下层社会群众对体育爱国主义情怀式期盼, 都会在篮球场这一特定场域再度膨胀。以“为国争光”为衡量制度成功与否的标准, 导致工具理性被无限放大, 价值理性被忽视。在被政治化的体育竞赛中, 运动员在场上的表现超越个体行为被上升到国家和民族的历史高度。竞技成绩不仅成为运动员追求的目标, 也内化为所有球迷乃至整个国家的共同意志。篮球比赛中运动员表现、裁判员裁定情况、胜负关系成为关注的焦点, 而一旦出现裁判员判罚失误或主队球队失利的情况, 球迷在民族感和爱国主义情怀的冲击下势必形成心态失衡, 进而产生暴力行为。如:在篮球比赛中虽然会出现诸如北京球迷与山西球迷、辽宁球迷与广东球迷之间的对抗, 但是在国家队比赛时, 这些球迷又会形成一种新的时空同盟, 会因为裁判的误判、偏判等引发不满, 共享他们的民族主义感情。

  3.3.2 球迷暴力是经济场域下的话语争夺对抗

  场域是不同阶层间进行资本和话语权争夺的特殊空间。在经济场域个人资本占有量和策略选择的不同, 是造成层级区隔和趣味分野的重要因素。资本的占有量决定了个体在场域中的位置, 而不同策略选择则是维持和改变其场域位置的重要手段。在场域中占据优势位置的个体将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力, 而这也将为其资本的获得和巩固提供便利[23]。因此, 场域中占支配地位的资本拥有者会用各种策略来维持现有的均衡, 而新进入场域的资本拥有者和处于不利地位的资本拥有者, 则会采取各种策略去改变这种现状。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社会, 贫富差距的扩大导致社会分层加剧, 处在社会底层的群体由于资本弱势和话语权的边缘化受到长久压制。这一群体对经济场域不公平的资本分配方式存在强烈不满, 这种不满通过篮球场域得到释放并逐渐演化为对政府、社会和权力阶层的怨恨心理。这种心态被带到篮球场域中后极易转变为球迷对比赛组织者和操作者的怨恨, 进而引发暴力行为。此外, 物质水平差异导致的区隔造成了各阶层间关系的疏离和矛盾的激化, 加剧了底层群体的相对剥夺感, 使其产生对公平感失衡的认识, 形成“不把事情搞大得不到重视”的异化心理。把事情“搞大”也因此成为处在弱势地位的群体表达话语权力和提升场域地位的异端性颠覆策略, 这种心态加剧了球迷暴力的恶化。有学者从心理学的角度对球迷的攻击性进行研究发现, 高攻击性的球迷与生活压力呈显着正相关。再以CBA联赛为例, 北京球迷和辽宁球迷发生暴力事件的比例较高, 前者是因为由于北京居民生活压力较大, 球迷往往会通过违反CBA联赛规章制度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舒缓自己的压力;后者则过于希望辽宁队夺冠, 每逢辽宁队失利就会通过暴力的方式释放心中的压力。

  3.3.3 球迷暴力是文化场域下的群体文化断裂

  体育是社会问题的缩影, 社会中存在的问题都会通过体育映射出来。篮球场域作为社会场域中的一个子场域, 深受社会其他场域的浸染和影响。球迷暴力的形成是转型期中国社会问题的投射。当下我国正处于社会问题频发的转型期, 在这一时期旧有的文化制度被推翻, 而新的文化制度又尚未建立, 国家意识形态的高调与市场经济文化的无序形成反差。急功近利、浮躁的心理状态成为这一阶段的社会文化表征, 体育文化受此影响也出现失范现象[24]。这种由社会转型导致的经济发展速度过快而文化制度建设落后的“文化堕距”现象, 在社会场域主要表现为精神文化建设的落后、社会规范制度的不完善和法律法规的不健全, 在篮球场域则重点表现为球迷文化建设的断裂。球迷文化是篮球文化的内核, 但目前我国对球迷集群行为的规范处于失范状态。因此, 我国的球迷暴力行为不仅缺乏相关道德约束还缺乏法律规制, 其一旦形成集群行为就难以得到有效控制。而社会场域滋生的诸多问题, 如社会不平等、权力腐化、官僚作风等也都会投射到篮球场域, 造成“赌球”“假球”等事件的发生。篮球场域存在的这些问题使社会对中国篮球形成“刻板印象”, 而这些印象一旦形成往往难以移除, 这种个体主观上对篮球“先入为主”的印象, 导致球迷无法真正理解篮球文化, 而对整个球迷文化的塑造也将造成一定影响。

  4 规制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的策略

  4.1 摆脱消极惯习, 培养球迷正确的竞争观和得失观

  中国传统惯习与现代篮球发展理念既存在冲突对立, 也存在和谐共融。在解决球迷暴力问题之前, 首先应摒弃传统惯习中那些与篮球发展相斥的观念, 摆脱中国儒家思想对球迷群体造成的消极影响。其次, 应积极完善和宣传中国的竞技体育文化理念。中国作为体育大国, 既要在竞争中体现谦逊儒雅的大国风度, 又要通过竞争彰显力争上游、拼搏进取的强国气魄。在立足公平竞争、注重和谐的传统惯习基础上, 还应积极完善和宣传竞争理念。一方面需遵循“更高、更快、更强”的竞争理念, 另一方面又要适当弱化国内民众对竞技结果的关注。让球迷群体对竞技体育本质形成正确认识, 意识到任何竞赛都具有不确定性, 而胜败乃是竞技体育常态, 使球迷能理性对待竞技体育结果, 进一步培养球迷“胜不骄败不馁”的心态。再者, 应对球迷的狂热崇拜行为进行引导, 趋利避害。既要发扬和传播具有积极社会影响的崇拜现象, 又要对球迷崇拜导致的消极影响予以规避。应提高球迷思想道德素质和知识水平, 培养球迷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使其意识到自身在集群中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避免因盲目崇拜而陷入集体狂热继而引发行为的失范[25]。最后, 应进一步加强球迷文化建设, 营造和谐、友好的人际氛围。通过吸纳美国和欧洲篮球文化中开放的胸襟和兼容的态度, 使球迷摒除狭隘的地域篮球观念, 以包容的心态理性看待中国篮球。

  4.2 加大法律干预, 加强篮球场域的反球迷暴力立法

  体育暴力属于社会行为, 产生于竞技体育空间这个特殊场域。在场域理论中由于场域界限难以确定, 通常会发生场域的重叠, 导致某一行为受到两个或两个以上场域共同涵射。体育暴力也毫不例外地受到体育和法律两个场域的共同涵射, 其既要遵循体育场域惯习, 又要接受刑法场域惯习影响, 接受着竞技规制和刑法规范的双重作用。球迷暴力作为体育暴力的一种, 是发生在篮球场域的集群行为失范。在篮球场域暴力行为是被视为竞技体育的一部分而存在, 社会对该场域的暴力行为多是采取允许和接纳的态度。这种特殊性导致原本在法律场域内属于违规或违法的行为, 在纳入体育场域后被内化为了一种社会普遍接受的惯习, 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法律干预难度。而篮球场域内暴力行为的合理化也会刺激场域内参与者不断利用暴力来完成资本争夺, 导致了球迷暴力行为的频发。因此, 我国的首要任务是加强篮球场域反球迷暴力立法, 制定专门的法律法规以对球迷暴力进行针对性处罚:对体育规则冲击较小且是个体处于无意识状态下发生的暴力行为, 优先按体育场域的相关条例处理, 确立免责事由;而对恶意破坏的球迷流氓行为, 在无合理依据且违背体育场域规则和精神的基础上, 应按照法律场域的规范追究个人刑事责任。其次, 要将“以德治赛”和“依法治赛”相结合, 加强球迷群体公民意识的培养和道德教育, 使维护比赛秩序、遵守赛场规范内化为球迷的一种自觉行为。

  4.3 净化社会环境, 实现社会对体育场域的良性影响

  球迷暴力是社会构建的产物, 是场域内或场域间诸多要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 解决球迷暴力问题应立足于社会大场域, 只有充分认识到当下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 才能更客观而直面地解决其子场域面临的困境。首要的就是改变政治场域功利性思维对篮球场域造成的不良影响。政治场域的功利性心态使竞技体育沦为金牌和利益之争。而球迷暴力即是在此背景下, 受狂热的爱国主义思潮冲击形成的一种工具理性行为。国家应改变“金牌至上”的功利导向, 避免以行政手段去下达成绩指标。通过弱化锦标主义和淡化国民金牌意识, 减缓球迷对竞技成绩的过分关注;其次, 应缩小经济场域的贫富差距和阶级区隔, 给予社会弱势群体更多的关注和话语权力。国家的社会经济水平会影响球迷暴力行为, 因为经济状况带来的竞争压力会提升球迷唤醒水平, 而唤醒水平与球场暴力成正比, 其一旦提高就会加大球迷暴力发生的可能性。经济场域这种因资本差异形成的区隔, 会导致底层弱势群体心理的失衡和异化。国家既要注重对该阶层负面情绪的疏导, 也要使其意识到策略选择不当, 非但自身利益得不到维护, 而且会受到惩罚。迫使转变以“把事情搞大”来争夺资本的意识, 自觉移除暴力陋习;最后, 应加强社会文化场域建设, 重视文化对群众潜移默化的影响。篮球运动的发展离不开特定的文化氛围和环境, 但我国的篮球文化由于受传统惯习影响, 缺少篮球应有的“野性”, 而政治场域的功利主义也导致了篮球场域假球、不公平等行为的出现。最终功利主义泛滥、价值失范和过于浓厚的体育政治化使中国篮球文化呈现出极度贫困的状态。篮球文化的贫瘠导致球迷文化建设的失落, 而球迷文化作为篮球文化的内核, 对球迷行为具有引导作用。应积极构建遵纪守法、文明有序的球迷文化氛围, 构建独具中国特色的球迷文化。

  5 小结

  我国职业篮球球迷暴力行为既受传统惯习影响, 也受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场域力量的掣肘。传统文化惯习对竞争的弱化, 导致竞争意识的薄弱和球迷心态的失衡。英雄崇拜惯习则是导致球迷丧失理性陷入集体狂热和行为异化的重要因素。地缘文化惯习对个体领地意识和区域情节的强化, 是诱发球迷攻击、谩骂客场球队的心理基础。应摆脱传统文化中的消极部分, 培育球迷正确的竞争意识和得失观;球迷暴力是篮球场域内失范的集群行为, 场域的特殊性导致法律干预困难, 受法不责众心理影响极易形成暴力。应加大法律对篮球场域的干预力度, 加强反球迷暴力立法, 进一步规制球迷暴力行为;球迷暴力也是社会各场域共同构建的产物, 政治场域的功利主义思维、经济场域造成的区隔以及文化场域制度建设的缺失, 都是球迷暴力发生的诱因。应净化社会大环境, 弱化政治场域的工具理性影响、减少经济场域不平等、加强球迷文化建设, 实现场域间良性影响。

  参考文献:

  [1] 乔治·奥威尔.论体育的精神[M].董乐山, 李存捧, 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
  [2]张琴, 董红刚.联盟为谁代言:CBA治理路向辨析[J].体育与科学, 2018, 39 (2) :84-88.
  [3]舒刚民.CBA球场暴力的文化学解读[J].吉林体育学院学报, 2016, 32 (6) :6-10.
  [4]李广周, 王永.基于社会认同的球迷暴力行为研究[J].体育与科学, 2012, 33 (5) :93-95。
  [5]李洋, 戴国斌, 段丽梅.野蛮与文明:艾里亚斯体育竞技核心理路梳理与价值反思[J].体育与科学, 2018, 39 (1) :72-77.
  [6]李虎, 周岩峰.职业篮球联赛球场失范行为危害及其遏制策略[J].广州体育学院学报, 2018, 38 (2) :85-90.
  [7]张成云.CBA球场暴力分析[J].体育文化导刊, 2012 (8) :64-72.
  [8]肖留根.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失范现象与治理路径[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6, 30 (5) :111-115.
  [9]单清华, 王小宁, 刘莹.社会转型期体育文化的失范与矫治[J].体育与科学, 2014, 35 (3) :97-100.
  [10] 人民网.篮协处罚佛山男篮:核减联赛经费20万元[EB/OL].http://sports.people.com.cn/n/2015/0206/c22176-26523205.html.
  [11] 央广网.篮协将重罚球场暴力, 屡教不改者或被取消CBA从业资格[EB/OL].http://china.cnr.cn/ygxw/20160526/t20160526_522244146.shtml.
  [12]刘柳.基于“惯习”运作的治理法制化[J].法商研究, 2017 (3) :58-67.
  [13]梁斌.集群行为视域下足球球迷暴力行为心理模型的构建与验证[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 2017, 51 (11) :96-100.
  [14] 网易新网.CBA总决赛第三场辽宁球员与四川球迷互殴[EB/OL].http://news.163.com/16/0317/00/BIAP9DAV00014SEH.html.
  [15]黄意武.论地域文化与国家文化软实力的互动关系[J].重庆社会科学, 2018 (1) :115-121.
  [16] 盘点CBA转会:李根入疆最重磅刘晓宇压哨赴上海[EB/OL].http://cbachina.sports.sohu.com/20150924/n421921539.shtml.
  [17]陈昌.场域视角下国家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发展模式研究[J].广州体育学院学报, 2018, 38 (1) :51-54.
  [18]李翠霞, 赵洪波, 赵岷.中世纪骑士比武的历史演变——从暴力到表演[J].体育学刊, 2017 (3) :45-49.
  [19] Bourdieu P, Wacquant L D.An Invitation to Reflexive Socilogy[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0.
  [20] 姚凡.《人民日报》盛赞C罗职业精神:中国球员需向他学习[EB/OL].https://voice.hupu.com/china/2100642.html.
  [21] 王牧青.CBA川辽群殴罚单曝光对比看NBA如何危机公关[EB/OL].http://sports.dzwww.com/basketball/gnlq/201603/t20160318_10651969.htm.
  [22]谢培山, 邓星华.基于我国体育形象塑造的体育核心价值观构建与实践[J].体育学刊, 2018 (2) :17-21.
  [23]刘桂海.体育政治化:一个“场域”的理解[J].体育学刊, 2015 (6) :8-13.
  [24]胡科.体育:文化世界的身体构建[J].体育学刊, 2018 (1) :17-21.
  [25]金瑞静.集体身份认同视域下中英足球球迷文化的比较研究[J].体育与科学, 2015, 36 (2) :68-74.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经济管理]现代经济管理中大数据技术的运用
这是一篇关于现代经济管理中大数据技术的运用的文章,将大数据应用于经济管理中,可以有效提高经济管理水平和效率,同时也...[全文]
[经济管理]国内企业经济管理模式创新探析
这是一篇关于国内企业经济管理模式创新探析的文章,企业不仅要对经济管理创新事宜给予充分关注,更加要积极地开展经济管...[全文]
[其他论文]武术格斗战机的影响因素与制造技巧
这是一篇关于武术格斗战机的影响因素与制造技巧的文章,武术格斗战机是指在武术实战中敌我双方为力求获得最大格斗效果...[全文]
[其他论文]当前体育特色小镇建设的意义与策略
这是一篇关于当前体育特色小镇建设的意义与策略的文章,在开发体育特色小镇的过程中需要做到扬长避短,打造品牌体育旅游...[全文]
[人文社科]专门用途英语学科发展影响因素探析
这是一篇关于专门用途英语学科发展影响因素探析的文章,在“医学专门用途英语及其学术英语课程体系的构建与应用”课题...[全文]
[人文社科]认知语言学理论下探讨翻译研究
这是一篇关于认知语言学理论下探讨翻译研究的文章,认知体验观认为,语言是作为认知主体的人对客观世界的经验进行感知和...[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