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艺术论文 > 音乐舞蹈 >

谈“非遗”视野下傈僳族民间舞蹈嘎且且撒勒的审美意蕴

作者:2017-01-02 15:20文章来源:未知
  傈僳族是中华民族56个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属于氐羌族群的后裔。主要聚居在云南省怒江傈僳自治州及维西、华坪、腾冲等地,少数部分分布在四川的米易、德昌、盐边等地,“ 查傈僳族,分为三大支系各有自称之名词:其一为黑傈僳族,乃自称栗庶能,有自称曰尼那扒。其二为白傈僳,乃自称傈僳铺,又自称曰勇伯扒。其三为花傈僳,乃自称傈僳族迦楞,又自称曰楞梅扒。”可见傈僳族分为黑傈僳、白傈僳和花傈僳三个分支。然而,花傈僳是傈僳族当中独具特色的一支系“妇女穿花上衣、麻布裙,喜欢戴红白料、珊瑚、贝壳等饰物;男子穿短衣,外着麻布大褂,左腰佩刀,右腰挂箭包”。四川省德昌县的傈僳族属花傈僳的一部分,金沙乡和南山乡是傈僳族民族的世居之地,人口总数约为6000人,嘎且且撒勒是花傈僳族人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习俗中形成的一种原始民间舞蹈,起源于傈僳族人原始生产、狩猎、战争等,可追溯到较为古老的时代,在四川省德昌县的金沙乡和南山乡及其周围地区的花傈僳族支系中广泛流传。
  嘎且且撒勒相传原有72种音调和舞步,完整流传至今的仅有50多种,主要有《衣采拜华》《七古尼查》《匡娃娃》《拉不拉呆呆》《马噜塘嘛更夺呆》等。嘎且且撒勒以群体性的群众表演为主,歌、舞、乐紧密相伴,舞曲旋律优美,舞步多姿多彩,融观赏性、抒情性、形象性、动态性、趣味性与参与性为一体,历史气息、艺术气息和生活气息都非常浓厚。嘎且且撒勒作为原始歌舞艺术的活化石,充分展现了傈僳族人民的智慧,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一朵异彩纷呈、独具魅力的舞蹈艺术形式。它不仅具有远古舞蹈艺术审美价值,还具有保护和研究的价值,对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增进民族团结、促进文化交流、构建和谐社会等具有积极的影响,已于2009年成功申报为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一、 历史渊源及发展
  据《德昌县志》记载:早在元代,德昌路所辖的威龙、普济两州(今属米易县),就有傈僳族人居住,受制于当地张、吉二位土司;明代洪武年间,傈僳人不堪官兵和土司欺压之苦而被迫逃迁,散居于川滇交界的金沙江、雅砻江流域地区;清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和光绪二十年(1894)两次永北起义,都曾引起傈僳族长时间的大迁徙,往返流离,最终形成“大分散、小聚居”的居住布局。
  另据《傈僳族族谱记》载:傈僳人分为姜子树派和羊角树派。原住在窝勒的张姓傈僳人为逃避战乱而分别迁离,临行前,弟兄“破碗为契”,各持碗片,作为以后亲人遇逢时相认的标记。之后,哥哥带族人顺安宁河南下,渡金沙江入云南,先住在永仁,后迁至禄丰。弟弟一行溯安宁河北上入德昌,在茨达河下游溯花马河到四方碑(今德昌县六所乡陈所村)搭棚而居。后因外来垦荒的汉族人增多,遂又迁往上游老窝铺(今德昌县六所乡兴安村)在山林中栖身。此后,傈僳人从米易、攀枝花、盐边乃至云南等地逐渐迁入德昌,分别在金沙乡、南山乡一带聚居。1951年解放初期,德昌县有傈僳族264户、共计1419人;1984年,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德昌县金沙、南山两乡设为傈傈族自治乡。另外,德昌县巴洞乡团结村、宽裕乡新裕村、乐跃乡沙坝村主要是以汉族居住为主,也有傈僳族散聚居在其中;1990年,德昌县傈僳族人口发展到4868人,截至2007年德昌县境内傈僳族总人口已经达到6000余人。
  二、 嘎且且撒勒的形态
  嘎且且撒勒傈僳语意为:来跳美好的舞蹈。傈僳人但凡祭庆典礼、红白喜事、逢年过节、庆贺丰收、祈祷神灵,或男女青年相聚,都会跳嘎且且撒勒。古往今来,舞蹈都是以最为直观的方式表达人们精神世界深处的情感和思想,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承担着重要的传播社会文化的功能。勤劳的傈僳族人们生活中歌舞相伴,歌舞文化的丰富也充分展示了傈僳人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之情。这是因为“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歌舞艺术,在生产生活、民风民俗等等中都有相应的歌舞表达。”傈僳族男女青年通过表演嘎且且撒勒舞表达情爱,嘎且且撒勒又成为了建立个人关系的重要媒介,因此,嘎且且撒勒是傈僳族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笔者2013年前往四川省德昌县金沙乡和南山乡进行田野调查期间了解到,金沙乡和南山乡是德昌县傈僳族主要居住的两个乡单位区域。这两个傈僳族乡由于远离城市,尤其是南山乡交通极其不发达,当地经济和旅游资源到目前为止还处于不发达状态。从德昌县城到南山乡政府只有一条土路通往大山深处,交通阻碍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却保护了本民族文化。因此,笔者田野考察中所见到嘎且且撒勒的形态是还未受到太多外来文化的影响,还处于原生地原有的歌舞表演形态。傈僳族兄弟姐妹们在葫芦笙的伴奏领舞下,尽情地踏步、跺脚、摆手,呈现出西南少数民族所独具特色的一顺边舞蹈形态之美。
  (一)表演形式
  嘎且且撒勒的舞蹈的动作中有很多模拟日常劳作的形态,例如:挖红薯、掰玉米、摘农作物、纺麻等,还有模仿打猎的场景和动作语汇。这是由于“在原始社会,人类用舞蹈传情达意、交流沟通;用舞蹈传授生产生活技能;用舞蹈祭神娱神,舞蹈承载着人类社会的多重功能并成为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嘎且且撒勒保留了最为原始的歌舞形态。表演时可以是几人或者几十人进行表演,不受参与人数多少的限定,表演无需特定的环境和舞场,只要有可以跳舞的空地、林间草坪、家庭院坝等都是天然舞场。舞蹈表演时,所有参与舞蹈的人拉圈或者两排相对而立,以男领舞者吹奏葫芦笙为舞蹈的伴奏曲,并且起到引领整个表演队伍的节奏和队形变化的作用。嘎且且撒勒舞表演时,起跳均以慢动作《鄂且》作为舞蹈的开头,《鄂且》舞毕后舞蹈表演由慢到快转入各种曲牌的舞蹈之中。嘎且且撒勒表演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在表演进行时一般是女性先伴随领舞者的音乐起舞,男性先在女性舞蹈表演的队伍外围观察,看好同辈的女伴之后再插进队列中拉手共跳。异性若有辈分高低者是不能拉手而舞的,若是同性别就不论辈份高低均可拉手共舞,若是表兄妹姐弟可以随意结队而舞。
  (二)表演禁忌
  在德昌县傈僳族聚居地,当地人表演嘎且且撒勒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凡是种下包谷(玉米)到收成之前是不跳欢庆舞蹈的,这是由于傈僳族人们信仰原始的自然崇拜,他们认为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傈僳人认为‘米斯尼’是万物之主,天地间气候的变化,日月的盈亏,山河的变异,动植物的生长,人类的命运,都是万能的‘米斯尼’主宰支配的。傈僳人在打猎之前,要尼扒举行祭‘米斯尼’仪式,以祈求山神保护猎有成。”傈僳族男子世代都擅长在林间打猎,对山林的各类动物的习性都十分的了解,包谷(玉米)播种后到收获的时节也正是植物和动物们生长繁衍的季节,当地人认为欢快的舞步对植物和动物的生长有很大影响的,到了秋节将会有不好的收成。因此,在此期间不跳欢庆的舞蹈。只有在七月半祭祀神灵以后才可以表演欢快的舞蹈。傈僳族舞蹈多为婚丧礼仪、房屋修建完毕后以示庆贺时进行嘎且且撒勒舞蹈的表演。在一年一度傈僳族族最为隆重的“阔时节”(汉族春节)期间嘎且且撒勒表演最为热烈,表演可从正月初一跳到正月十五,期间的舞蹈欢快热烈,往往通宵达旦。嘎且且撒勒在傈僳族丧葬仪式表演时有专门的曲调,这类型舞蹈表演时会挑选专人参加表演。丧葬舞蹈表演对表演者的首要要求是:父母双亲健在的人不能参加到表演行列当中。丧葬仪式表演时,一般先由女性进行表演,表演先逆时针三圈,再顺时针三圈,只有上述表演结束后其余的人才能加入其中,在丧葬舞蹈的中后段还会举行跳舞比赛,参与比赛的人员往往是在逝者亲属男女方之间进行。
  三、嘎且且撒勒的特征
  (一)具有鲜明的原始舞蹈特征
  原始的嘎且且撒勒以群体性群众表演为主。参加的人数少则几十上百人,多则千人以上,舞蹈动作则多以操练式、模拟式为主,生活气息和艺术气息非常浓厚,这样的舞蹈表演方式保留了原始舞蹈独有的形式特征。舞蹈时大家围圈、拉手而舞,动作的每拍起动都是主力脚和动力脚踊脚、动力脚稍微的垫步是为主力脚大动作前的充分准备。这种较为规整而简单的舞步,原始舞蹈的特征十分显著。嘎且且撒勒舞蹈时不仅可以通过参与者团体的配合达到集体团结的力量,还可以增强民族交流与民族团结。
  (二)具有舞乐歌的紧密相伴特征
  嘎且且撒勒表演最突出的舞蹈特点是双脚有力地跺地,与左右舞伴对脚、碰脚,配以双手的前后甩动形成独特的一顺边之美。在嘎且且撒勒表演时,不仅领舞者边奏乐器边引领舞群,所有参与表演的人在整个舞蹈的过程中都是边舞边歌,歌声吼声连绵不断,使舞蹈始终处于激昂欢乐的状态之下,并常常以较强的感染力让围观者情不自禁地投入到表演活动当中,用歌声和舞步尽情地释放热情和欢乐。
  (三)具有内容丰富和内涵丰厚特征
  嘎且且撒勒舞曲不仅优美,而且丰富多样,并根据舞蹈内容的不同而变幻无穷,舞步根据舞曲的不同和变化而变化花样,时而明快,时而轻盈,或热烈欢快,或粗犷豪放,多姿多彩的舞蹈一曲接着一曲,连续不断。而舞蹈的内容和相伴的歌曲歌词又都反映的是远古的历史、社会、生产生活、战争等内容,每一曲舞蹈和每一首歌都有其相应的故事和轶闻典故,因而内容丰富,内涵深厚。舞蹈中的这些劳作、狩猎以及民俗、风情、宗教等民族文化的精髓,也将随着舞蹈的热情的气氛,豪迈的舞蹈传承下来。
  (四)具有趣味性与参与性一体的特征
  嘎且且撒勒的表演当中有许多模仿劳动和狩猎场景的舞蹈,在表演劳动类型舞蹈时往往两人相对立而进行舞蹈表演,舞蹈参与性极强;在表演狩猎场景的舞蹈是,动作风趣、滑稽。例如在表演《打豹子》时舞者用双手模拟打枪的动作,身体呈现打枪的姿态,嘴里还不时发出子弹射出的声响,既真实地再现了打猎的场景,又表现了傈僳族人的幽默风趣。因此、嘎且且撒勒作为花傈僳族特有的原始舞蹈,融观赏性、抒情性、形象性、动态性、趣味性和参与性为一体,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地方特色。
  四、嘎且且撒勒舞的审美意蕴
  (一)具有远古舞蹈艺术审美价值
  嘎且且撒勒充分展现了花傈僳族独特的歌舞艺术和傈僳族先民独具智慧的创造力。在嘎且且撒勒舞蹈中有许多模仿生产生活的全过程,又充分反映了傈僳族人民热爱劳动、热爱生活、不畏困难艰险、顽强生活的乐观主义精神。舞蹈和相应的歌词里面同时还包含了许多故事传说、轶闻典故,因而有着丰富独特的文化内涵和远古文明的信息。因而,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里面的一朵异彩纷呈、独具魅力的舞蹈艺术形式。
  (二)具有学术研究价值
  嘎且且撒勒所保留的浓厚的原始文化艺术特色为我们研究民族舞蹈艺术的起源、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极其宝贵的史料和鲜活的实例,也见证了花傈僳族远古至今的历史。另外,通过嘎且且撒勒所反映的傈僳族先民的生产生活、狩猎、原始宗教文化等丰富的内容和深厚的文化艺术底蕴及多姿多彩的艺术表达,为我们探索和研究傈僳族的人文、历史、宗教、民风、民俗等知识提供学术研究的依据。
  结语
  传统舞蹈类非遗项目当中蕴涵着丰富的文化资源,是我国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如何让这些传统舞蹈既能走出他们的原生地,又能保持不被现代文化的浪涛所同化,这就是“非遗”项目传承与发展所面临的重要挑战。傈僳族嘎且且撒勒自从2009年被评选为省级“非遗”项目以来,当地政府积极开展保护措施:首先是保护嘎且且撒勒舞原生形态;其次是重视传承人的培训工作。在德昌县文化馆的积极配合下,组织编排了嘎且且撒勒舞蹈的舞台表演形式,多次参加凉山州和四川省的演出活动。2013年笔者有幸参与排练的嘎且且撒勒舞还登上了“第四届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的开幕式展演活动的舞台,让嘎且且撒勒这一原生形态浓郁的舞蹈形式呈现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的国际舞台之上。
  嘎且且撒勒长期扎根于傈僳族的土壤之中,是傈僳族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 对丰富人民的生活、陶冶人民的情操以及对当今的傈僳儿女具有深远而不可替代的教育意义,为探索了解傈僳族文化,研究人类社会发展史、人类文化学、历史学、考古学、民族学、民俗学等方面提供了珍贵而难得的史实。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人文社科]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的文章,掌握广告语的语言特点和翻译原则将有助于目标语读者了解产品功能,诠释...[全文]
[人文社科]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的文章,跨文化视角下的旅游英语翻译,我们应尝试从读者的主观性理解以及本地...[全文]
[人文社科]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的文章,中国传统文化的翻译,是随着时代变化而随之变化的。传统节日的中英翻译...[全文]
[人文社科]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的文章,为了提升英语翻译教学的有效性,教师要不断地提升自身的综合素...[全文]
[理工论文]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
这是一篇关于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的文章,要需不断对测绘技术、测绘设备进行研究开发,不断革新,只有这样...[全文]
[理工论文]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的文章,一定要提高设计人员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规划设计的重视度...[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