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论文下载 > 人文社科 >

筝与筝乐文化

作者:2018-08-10 10:01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摘 要:在中国历史上,筝及筝乐因有许多古代文人以诗歌的形式所进行的大量歌咏,使音乐、文学、民俗充分地结合,从而使筝乐文化具有了更加丰富多彩的内涵,并成为中国音乐史上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现象。
  关键词:筝;筝乐;筝乐文化;历史脉络
  中图分类号:J632.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2172(2011)04-0072-04
  
  筝及筝乐文化在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战国时代,筝就已经流行于今天的陕甘一带并迅速流传于中华大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雅俗共赏,不仅民间的老百姓喜欢它,包括宫廷在内的社会上层人士,对它也偏爱有加。尤其重要的是,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文人因为对筝的喜爱而以诗歌的形式对筝乐进行了大量的歌咏,使音乐与文学、民俗充分地结合,从而使筝乐文化更加丰富多彩。筝乐文化是中国文化史、音乐史上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现象。
  一、战国及秦汉时期的筝乐文化
  据《史记》所载的《谏逐客书》记载:“夫击瓮、叩缶、弹筝、博髀,而歌乎呜呜快耳目者,真秦之声也。{1}”这里的“弹筝”二字,明确肯定了在战国时期的秦地产生了筝,并且已经成为广大群众所喜爱的乐器。在民间,每逢节日聚会,常“弹筝”以庆贺和娱乐。所以,李斯称“弹筝”为“真秦之声”,后人也就有“秦筝”、“秦声”之称。筝除在秦国流行尤盛外,还远流他地,并有着相当普遍的发展,在《战国策?齐策》中就有如下记载:“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击筑、弹筝。{2}”《古今注》里也记载说:“邯郸女子秦氏罗敷,出采桑于陌上。赵王见欲夺之,罗敷乃弹筝,作《陌上桑》之歌以自明。{3}”这足以表明,筝在战国时期就在冀鲁大地的流行盛况了。
  《谏逐客书》又说:秦王“今弃叩缶、击瓮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4}。即是说,至迟于赢政当政之时,秦宫廷曾一度用“韶箫”替代了叩缶、击瓮,甚至还替代了弹筝。筝当时虽然比缶、瓮高雅一些,但较之《昭虞》、《武象》这些乐曲仍然不够高档,所以就从属于宫廷所用的乐器而降为民间乐器了。
  虽然秦宫廷弃筝而就郑、卫,但它并未因此而消亡,而是流入到民间,成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乐器。尤其是到了汉代,筝已经成为汉乐府民间所流传的相和歌、清商乐等艺术形式的重要伴奏乐器。《盐铁论》记载:“往者,民间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5}”筝在民间活动中,除了日常娱乐活动外,还被用于婚丧嫁娶、宗庙祭祀等,尤其是在民间的婚丧喜事中,常用到筝。
  筝之所以在汉代重新受到重视,是因为筝的构造发生了变化,已经由五弦竹制筝演变为十二弦木制筝,筑身筒状共鸣结构演变为瑟身长匣形共鸣结构,这样就使筝在结构和音色上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远非当年“五弦筑身”那样简陋,已变形如瑟,具有了较强的表现能力。筝于是成为民间百姓和上层人士的共爱,也就再次进入了宫廷。在专为宫廷用乐服务的音乐机构“乐府”所采集的各地民歌俗乐中,皆有筝在其中应用。汉武帝嫁宗女乌孙,就是用筝、筑等乐器在途中马上弹奏的。
  二、魏晋时期的筝乐文化
  筝乐文化在东汉和魏晋时期逐渐走向成熟、高雅和精致。当时众多文学家创作了《筝赋》,如三国阮?r,西晋傅玄,东晋顾恺之、贾彬、陈窈,梁简文帝萧纲、陈顾野王等,加上后汉侯瑾,共计8篇,在同时代乐器赋中数量为“最”,其中以阮?r的《筝赋》最为有名。
  阮?r(165-212年)是“建安七子”之一,为三国魏时著名的文学家和音乐家,他将筝艺与文学融合,推进到一个筝、文与人品之化一的境界。阮?r一家人的知名度都很高,“竹林七贤”两大领袖之一的阮籍,就是阮?r之子,而另一个狂生阮咸(乐器阮咸以其命名),正是阮?r之孙。能在“建安七子”和“竹林七贤”都占一席位的,仅阮氏一家,而且祖孙三人都在音乐上有极高造诣,可见“世家”之说并非浪得虚名。
  阮?r年轻时曾受学于蔡邕,蔡邕称他为“奇才”,文学音乐修养都颇高,对琴、筝都十分精通。《文士传》说他“善解音,能鼓琴,抚弦而歌,为曲既捷,音声殊妙”,即是赞颂他的音乐天赋。
  相传曹操闻听阮?r有才,就召他做官,但阮?r不应,后曹操多次派人去召见,阮?r在匆忙中逃进深山。曹操不甘心,效仿春秋时期晋文公与介子推的故事,命人放火烧山,这才逼出阮?r。由于阮?r多次辞官不做,曹操心里难免有些不愉快,故在一次大宴宾客时,有意羞辱阮?r,把他赶入乐工之列,想杀一下他的傲气,不想阮?r精通音律,即兴抚弦而歌:“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6}满场人都觉得他技高音妙,十分佩服。曹操听了十分高兴,就此改变了对他的看法,认为可以重用。此后,阮?r就成了曹氏集团重要的文职官员,担任司空军师祭酒,与陈琳共同起草国书和檄文。
  阮?r关于音乐的论著,有《琴歌》{7}、《筝赋》{8}等。阮?r的《筝赋》对当时的筝乐艺术作了详尽的描绘:
  惟夫筝之奇妙:极五音之幽微,苞群声以作主,冠众乐而为师,禀清和于律吕,笼丝木以成资。身长六尺,应律数也。故能清者感夭,浊者合地,五声并用,动静简易,大兴小附;重发轻随。折而复扶。循覆逆开,浮现抑扬,升降绮靡,殊声妙巧。不识其为,平调足均,不疾不徐。迟速合度,君子之衔也;慷慨磊落,卓砾盘纡,壮士之节也;曲高和寡,妙技鸡工。伯牙能琴,千兹为膜。蛟惮禽然,庶配其踪;延年新声,岂此能同;陈惠李文,蜀能是逢。
   这篇赋精辟地从筝的形制开始论述,然后论述筝为众器之师,它的音乐效果、艺术风格、弹奏手法、美学内涵,乃至社会影响等等。他指出,此时的筝已成为一种“曲高和寡”的乐器,并以枉、苞、冠、禀、笼来夸筝在众乐器中的雄踞地位,可知在三国时期,筝是一种相当高尚的乐器,受到朝野学者、文士的普遍重视,在表现能力、弹奏技巧以及制作工艺方面,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他又说筝是群声之主,众乐之师,对筝乐极为推崇。在筝的演奏法上:“笼丝木以成资”是说古筝的取材和构造;“五声并用”则指古筝以五声音阶定弦;“大兴小附,重发轻随”则是说在以大、食指弹弦的同时也要讲求强弱对比之表现;“折而复扶”是次第使用按滑音与实音之变化奏法;“循覆逆开”是演奏乐曲开始与反复时运指的顺序。另外,他将弹筝的行云流水与做人之道相结合,借弹筝的高超技巧以喻君子品格。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赋说此时的筝已成为一种“曲高和寡”的乐器,从而一改当年秦宫廷用“韶箫”替代了弹筝即以奏秦声为耻的局面。因此,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秦筝在三国时,已经是一种相当高尚的乐器,受到朝野学者、文士的普遍重视,从而在表现能力与弹奏技巧以至制艺方面,都发展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
  古代文人中筝弹得好的很多,其中甚至还有魏文帝曹丕。据说曹丕弹古筝弹得很好,而且不管到哪里,都要把筝带上,随时随地都弹,甚至抚筝和歌。他的弟弟、文学才子曹植也很喜爱古筝艺术,留下了 “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笙声既设,筝瑟俱张”,“何以忘忧?弹筝酒歌”等和筝有关的诗句。将“弹筝”誉为与饮酒、唱歌一样是对付人生烦恼即“忘忧”的有效办法,足以表明当时社会对筝乐的喜爱。周瑜在江南,也善于欣赏筝乐,后人为之作“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9}的诗句以形容他高超的音乐鉴赏力。
  筝在东晋时期传入了建康(今南京),当时多用于为“江南吴歌”、“荆楚西曲”作伴奏。如《乐府诗集》{10}中有:“初歌子夜曲,改调促鸣筝,四座暂寂静,听我歌上声。”筝在南朝流行甚为广泛,上至宫廷豪门、文武贵族,下至歌舞乐伎、黎民百姓,都有受众。梁?简文帝萧纲曾作《筝赋》,称筝为“鸣筝”,诗云:“听鸣筝之弄响,闻兹弦之一弹。足使游子恋国,壮士冲冠。……”梁?元帝萧绎喜筝,并善与弹筝人结交,作有《和弹筝人》一诗云:“琼柱动金丝,秦声发赵曲。”此外,还有晋代的谢尚、何承天,南朝梁时的陆太喜,北魏北齐间的李元忠、孙世元等人,都弹得一手好筝。
  三、隋唐时期的筝乐文化
  魏晋之后是隋唐。这个时期,筝的盛名见诸诗词,而且是以更多有趣味、有涵养的别名美称形式出现。
  在唐代,弹拨乐器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与当时的时代有关,人们从先秦时古朴凝重的审美观中走出,代之而起的是繁复与华丽的审美情趣。琵琶音乐在这个时代极为兴盛,而这个时代又是古筝艺术发展的一个辉煌时期。弹筝者上有帝王将相,下有平民百姓,堪称雅俗共赏的传统乐器。唐人不仅仅欣赏筝乐,还常常借筝乐来表达自己的情怀,抒发主观情思,其中也不乏悲怨的情趣。
  唐代的筝乐文化十分普及,上至宫楼,下至商船,古筝声声,处处皆闻:“深宫高楼入紫清,金作蛟龙盘绣楹。佳人当窗弄白日,弦将手语弹鸣筝。”这是深宫的筝;“汝不闻,秦筝声最苦,五色缠弦十三柱。怨调慢声如欲语,一曲未终日移午。”这是饯行的筝;“朗朗?{鸡弦,华堂夜多思。帘外雪已深,座中人半醉。翠娥发清响,曲尽有余意。酌我莫忧狂,老来无逸气。”这是家宴上的筝;“大?高帆一百尺,新声促柱十三弦。扬州市里商人女,来占江西明月天。”这是商船上的筝;“何处哀筝隋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这是传自深巷河边的筝{11}。
  作为民间乐器,筝在汉代时进入宫廷乐队。到了唐代,筝已成为宫廷音乐活动的主要乐器了。在九、十部乐中就有四部用到了筝(清乐、西凉乐、龟兹乐、高丽乐)。另外,在百济乐、坐部使和歌舞大曲的乐队中也有筝。这些情况在敦煌莫高窟等壁画中均有生动形象的反映。
  由于唐代的筝十分普及,所以,唐代的筝演奏家也是层出不穷,享有盛誉。其中有被誉为“开元中第一筝手”,直到宋代还被推崇的薛琼琼;有被诗人卢纶赞为“昭阳宫里最聪明”,感叹“见罢翻令恨识迟”的中唐宫廷筝手的姚美人;有善弹哀曲,大有“白尽江洲司马头”之情的崔七;有8岁即能弹得一手好筝,犹如“春风吹落天上声”,“羞杀百舌黄莺儿”的郑女;有享誉元和至大中年间(808-860)的李青青、李从周祖孙筝手;有七八岁即通晓五音六律,尤善弹筝,多次被召入宫廷表演,后成为宫廷筝手,将近60岁时不仅筝艺达到了高峰,而且还改编、创作了许多筝曲,最后成为梨园供奉的晚唐一代筝家李周{12}。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留有千古名篇《琵琶行》,其实,白居易在音乐方面不仅是一位出色的乐评家,对多种乐器如琵琶、筝、筚篥等的演奏都进行过鉴赏品评,而且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筝家。在弹筝自娱、品评筝乐的同时,还为筝这一乐器留下了绝妙的诗篇。例如,他曾在《筝》一诗中写道:“甲明银得勒,柱触玉玲珑”,描绘了古筝的两大特别之处――筝马和义甲。筝马亦称筝柱、玉柱等,秩序排列井然,犹如排成一字的雁阵,典雅美妙。他在《听崔七妓人筝》中写道:“花脸云鬟坐玉楼,十三弦里一时愁。”诗中的“十三弦”指的就是筝。在当时,十三弦的筝广为流行。十三弦寓意颇为深刻,根据一些唐宋诗词选中注疏得知,在十三弦中,其中十二条代表十二个月,另一条弦则代表闰月。他还在《邓鲂、张彻落第》诗中直言:“古琴无俗韵,奏罢无人听”,须得“奔车看牡丹,走马听秦筝”。因为那个时代“众目悦芳艳”,“众耳喜郑卫”。在《废琴》一诗里,他又说,由于琴“古声澹无味,不称今人情”,以致“废弃来已久”,“纵弹人不听”。究其原因,“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
  唐代李端在《听筝》一诗中云:“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李白在《春日行》中也提到了“鸣筝”:“佳人当窗弄白月,弦将手语弹鸣筝”;此外,他还在《邯郸南亭观妓》一诗中写道:“清筝何缭绕,度曲绿云垂”。常建在其《高楼夜弹筝》一诗中称筝为“玉筝”,原句为“明月照人古,开帘弹玉筝”。卢纶《宴席赋得姚美人筝歌》诗中则有“出柬仍有钢筝随”的句子,很自然,筝被称为“钢筝”了。
  也许由于古筝最初流行于战国时期的缘故,筝乐往往寄托了生死离别的愁苦,听来凄婉哀怨,所以又有“哀筝”之说。唐诗中多次记述了古筝的哀怨凄楚,岑参《秦筝歌送外甥萧正归京》中称“汝不闻秦筝声最苦,五色缠弦十三柱”。唐人李远的《赠筝妓伍卿》中也有“座客满筵都不语,一行哀雁十三声”之句。李商隐的题筝诗就更有一些哀伤的情调了,在《无题》诗中他写道:“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崖”。这种哀风一直延续到宋代,缠绵幽怨,以致催人泪下了。
  四、宋元时期的筝乐文化
  到了宋代,筝乐文化似乎更为普及,从文人学士到民间艺人、青楼妓女的社会各个阶层都有涉及,除了文人聚会、民间娱乐等冶游欢娱的场合有筝的身影外,在朝廷大典朝会时也用筝伴奏。
  宋初的宫廷音乐,基本上是继承的唐乐。当时,每逢春秋圣节三大宴,就是利用朝廷于各地征诏的奉守着唐乐的大批乐工以及筝、琵琶等乐器而进行的。“三大宴”中有一个程序是“皇帝举酒,殿上独弹筝”{13},这充分表明了筝乐文化在当时的影响力。据说,宋太祖赵匡胤的皇后之所以能够深得她的婆婆太后的欢心,全在于她弹得一手好筝{14}。
  由于筝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雄踞地位和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深远影响,所以出现了许多亲切的称谓。在宋代,使用比较广泛的是“秦弦”这个称谓。如:著名词人贺铸在一首咏秦筝的词《侍香金童》中写道:“燕堂开,双按秦弦呈素指,宝雁参差飞不起。三五彩蟾明夜是,屈曲栏干,断肠千里。”“双按”即双手弹。“秦弦”即秦筝。双手弹筝的技艺早在唐五代时就相当普遍。由此可知宋人仍沿用这一技法。他的另一首词《木兰花》也写道:“秦弦络络呈纤手,宝雁斜飞三十九。徵韶新谱日边来,倾耳吴娃惊未有。”北宋另一著名词人秦观《长相思》也有同样称谓。他说:“念凄绝秦弦,感深荆赋,相望几许凝愁。勤勤裁尺素,奈双鱼难渡瓜洲”。
  当时以“弦”称“筝”者,还有“哀弦”、“鸭弦”、“素弦”、“秦丝”、“朱弦”、“冰弦”、“鸾弦”等等。如:宋代张先有著名的《菩萨蛮》一词,写道:“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进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词人吴文英在《莺啼序?春感晚怀》中则写道:“……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晏殊在其词《蝶恋花》称筝为“钿筝”,云:“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清平乐》中则云“钿筝曾醉西楼,朱弦玉指梁州……”;在《虞美人》中则写道:“……一春离恨懒调弦,犹有两行闲泪、宝筝前”;而词人张炎却在《解连环?孤雁》一词中吟出了“……谁怜旅愁荏苒,漫长门夜悄,锦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的妙句。词人秦观在《满庭芳》一词中,直接称“秦筝”,原词句为:“……东风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晏殊的《蝶恋花》也是如此,“……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北宋的大文豪苏轼可谓全才,他与筝也特别有缘。据记载:苏轼在杭州通判任上时,一日,与当时已80余岁的著名词人张先游西湖,坐孤山竹阁前临湖亭上。见湖心有一彩舟渐近亭前,彩舟中有靓妆数人,其中有一位30余岁的女子“尤丽”,正在鼓筝,“风韵娴雅,绰有态度”。 苏轼与张先“目送之。曲未终,翩然而逝”。 苏轼感慨万千,即兴写下一首《江城子》,并注明“湖上与张先同赋,时闻弹筝”{15}。词中写道:
  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在这首《江城子》中,苏轼富有情趣地紧扣“闻弹筝”这一词题,从多方面描写弹筝者的美丽与音乐的动人。词中将弹筝人置于雨后初晴、晚霞明丽的湖光山色中,使人物与景色相映成趣,音乐与山水相得益彰。
  词的上阙描画一幅雨后初晴的湖上景致:水净风清,晚霞明丽,湖面一朵芙蕖甫开,盈盈袅袅,随风轻摆。“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盈盈”二字,十分自然又贴切,音韵谐美,画面生动,色泽明艳,声、态、色皆照应周到,妥帖之至。更与后面的佳人交相呼应,正面写物,背面写人,以物写人,将佳人的娴雅态度描画得自然又生动。此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对白鹭,好似仰慕芙蕖的娉婷。此一句将画面的动感描画得更丰富,也写出两位听者呆呆听曲的模样,甚是有趣。 下半阙女主角冉冉登场,犹抱琵琶半遮面。但闻筝曲遥遥传来,说不出的哀伤凄切,叫人不忍听,却又不舍不听。江上烟霭敛容,轻云消散,仿佛湘水女神在倾诉自己的幽怨心曲。不知不觉,一曲终了,放眼江面,佳人芳踪难觅,唯见青峰隐隐,江水迢迢,听者不禁惆怅神往,仿佛那哀怨的乐曲仍然荡漾在山间水际。真可谓言尽而味未尽。
  继宋之后的是元蒙。元蒙是塞北草原的游牧生活和氏族制的社会,进入高度发展的封建制度的中原后,必然会受到汉族文化艺术的影响,其中也就包括筝乐文化。筝在早年从中原之地传出后,因广受民间和文人的喜爱而运用广泛,当然在不同的地方也就有一些不同的发展和变化。它传到之地应该包括蒙古。到元朝时,作为统治者的蒙古贵族,仍然喜爱筝乐文化。但是,他们带入中原的筝,必然与中原汉族的筝相汇合,筝曲也必然与其他音乐一样,会发生一个渗入、融和的过程,这有益于筝乐文化发展。元杂剧《百花亭》中的贺怜怜:“谈谐歌舞,?o筝拨阮,品竹分茶,无般不晓,无般不会,占断洛阳风景,夺尽锦绣排场。”足见当时弹筝的广泛性。另据记载,元时北虏达达,所用乐器有筝、琵琶等,所奏之曲,有《达罕》等,江南称此曲为《白翎雀》{16},乃是教坊中盛极一时的大曲。其内容描写“雌雄和鸣,自得其乐”的情境。此曲常在筵间弹奏,很受人们欢迎。
  五、明清时期的筝乐文化
  元亡明兴,出现了一个繁荣和安定的局面,人们安居乐业,使筝的流传盛极一时,沈应《元夕赋得五言小律诗》记载当时的盛况是:“谁家无画鼓,何处不银筝。”到了明代后期,筝之流传逐渐萧条,不如明初那样盛行了,但也并未绝响,教坊中仍有筝和琵琶等乐器在应用,社会上还是有人在弹弄。
   明代文人朱有炖《宫词》说:“月夜西宫听按筝,文殊指拨太分明;清音浏亮天颜喜,弹罢还教合凤笙。”余怀《金陵杂感》言:“六朝佳丽晚烟浮,擘阮弹筝上酒楼。”刘仔肩《夜宴》云:“篆香调鸭换,银甲小筝弹。”王九思《贺对山得子》更描绘道:“桑落酒玉杯衔,?c东曲锦筝拈,直吃的画堂歌舞夜厌厌。”又据记载,明末有位音乐世家出身的九旬老妇梁三姑,弹筝绝妙,有人描述她弹筝是:“洪往舒归,鲸骇鸾续,更时时闻折柱状,已若风雾烟雨,共冷冷也。{17}”可知梁三姑弹筝,速度快,气势磅礴,在艺术上已有一定造诣。
  到了清代,朝廷给予官吏们丰厚的物质生活,故官吏豪富往往借筝取乐。“旗将佐居家,皆弹筝击筑”,“霍家小女家家瑟,杨氏诸姨部部筝”,“歌罢谁人击鼍鼓,十万银筝落如雨”,这些诗句都是对当时弹筝盛况的描写。屈复《百砚铭?附录》有一副对联:“缶筝有俗歌依旧,丝竹方知谢自然。”艺兰生《评花新谱》则指出:“?j间每以筝琶为乐。”洪亮吉在《同人集花镜堂分赋青门上元灯词》中也提到:“四围?j上总秦筝。”当然,在这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也还有伶人、青楼女“每以筝琶为乐”,依靠弹筝招客而作为谋生手段的社会下层人。
  客观地说,古筝,这件历史悠久、古朴的民族乐器以及因为它而产生的筝乐文化,在历史上曾经辉煌过,被誉为“民族乐器的瑰宝,雅俗共赏的奇葩”;而在明清时期,随着时代的变迁,它却逐渐衰败下来;到建国前夕,全国弹筝的人,或者说造诣较高的筝家,已经很少,几乎到了失传的境地。但是,建国后,音乐学院把民间古筝艺术家请到了大学讲台,培养了新一代的筝家,为古筝艺术注入了活力;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古筝以其清丽柔和的音色,丰彩多姿的表现,清雅端庄的造型,赢得了新时代的众多知音,使古筝艺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古筝的艺术表现力更加丰富,筝乐文化更加深入和出彩,从而使古筝在世界民族音乐之林中树立更好的形象,散发耀眼的光彩。
  责任编辑:陈达波
  
  注释:
  {1}{4}[西汉] 司马迁.史记?李斯列传[M].
  {2}[西汉] 刘向.战国策?齐策[M].
  {3}[晋] 崔豹.古今注[M].
  {5}[西汉] 桓宽.盐铁论?散不足篇[M].
  {6}{7}魏诗,卷三[M].
  {8}艺文类聚?卷四十四[M].
  {9}[唐] 李端.听筝[M].
  {10}[宋] 郭茂倩.乐府诗集?上声歌[M].
  {11}金建民. 唐代的筝、筝谱和筝曲[J].沈阳音乐学院学报,1992(1).
  {12}[唐]段安节.乐府杂录.
  {13}[元] 脱脱.宋史.卷一百四十二,乐志.十七[M].
  {14}半岛晨报2011-1-26.
  {15}[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一[M].
  {16}鲍音.<白翎雀曲>考略[J].赤峰学院学报,2004(2).
  {17}张金起.八大胡同里的尘缘旧事[M].郑州:郑州大学出版社,2007.
  
  Zheng , Zheng Music and Culture
  Shu Shunping
  Abstract:
  A great deal of zheng music were taken on a look as Chinese ancient poems and songs, which combined music, literature with folk custom, adding rich and colorful connotative meaning to zheng music and culture as well as becoming a special cultural phenomenon in Chinese music history.
  Key words:
  zheng; zheng music; zheng music and culture; historical sequence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水利工程]探讨水利工程施工管理特点及创新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我国工农业生产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因此对水利工程项目也提出更高的要求,不仅要求其能够有...[全文]
[美术摄影]浅谈设计美
艺术设计是一种审美性的设计,是艺术与技术相结合服务于现实生活的手段,实用性与审美性是其重要的两个特征。设计美学...[全文]
[音乐舞蹈]谈武术与舞蹈共同发展之路
自古以来就有舞蹈与武术同源近根的说法,但是至今为止,由于关于武术与舞蹈起源的问题一直缺乏可以证实的材料,众多学者也...[全文]
[近现代史]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在我市广大党员干部中引起强烈响应
10 月24 日至27 日,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民间美术造型元素的现代审美
我国民间美术的发展历程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民间美术属于民间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并备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普通高校公共艺术教育的课程体系研究
一、引言 公共艺术课程是为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而设立的限定性选修课程,对于提高审美素养、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下的文学理论类课程教改探索
近年来,以二、三本院校为主的应用型本科教育普遍重视实践教学,强化应用型人才培养,将实践教学作为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散文翻译中的美学问题
散文的定义可从广义和狭义两方面来说,广义上讲,散文是一种与诗歌相对的文学体裁 ;从狭义上来说,是一种与诗歌、小说...[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心理应用对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0 前言 对于 CI 设计,有些人还不熟悉,事实上CI对企业品牌的塑造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CI作为企业形象战略,有其不可低估...[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艺术的心理效应研究
色彩在艺术家的手中,不仅是单纯的描绘与填充工具,而是表达艺术家内心世界的重要表现形式。这种心理的表达描述着人们...[全文]
[文学理论]边缘文化身份下的杜拉斯自传体小说研究
摘要 作为法国最具有争议的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无法归类是杜拉斯最为明亮的一个标签,这一标签闪现出了杜拉斯的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社会美育系统
一、 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美学表现 (一) 少数民族宗教建筑的美学形式少数民族宗教建筑艺术的美学表现指宗教建筑的形体视...[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