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登 陆 | 注 册
分享到:0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哲学论文 > 逻辑学 >

毛泽东反面教育思想的哲学起点

作者:2015-08-17 16:16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在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为了反思批判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左倾"与右倾路线的错误,以及制定和贯彻抗日战争的正确的战略策略,系统学习研究了苏联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西洛可夫、爱森堡、米丁,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艾思奇、李达、博古以及日本学者河上肇等人关于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著作和译著,并以《实践论》、《矛盾论》为标志创立了具有中国作风、中国特色、中国气派的毛泽东哲学。毛泽东自觉而深入地将自己的哲学和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实践结合起来,从而一方面塑造了毛泽东哲学鲜明的实践品格,另一方面奠定了包括教育思想在内的毛泽东思想赖以成为理论有机体的深厚哲学基础。反面教育思想是毛泽东教育思想中最能体现毛泽东哲学智慧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非常具有当代启示意义。

  然而,人们对此的研究成果还很少,而且现有研究往往只是把它与毛泽东的矛盾辩证法联系起来,即使是这种联系也缺乏对毛泽东矛盾辩证法的个性特色的阐发,都没有将它奠定在由毛泽东哲学的理性结构所构造的系统整体的基础上并将其蕴涵深人挖掘出来。这导致将反面教育仅仅视为一种局部的、操作层面的教育手段或方法,使其显得支离破碎和意义受损。正如弗朗西斯?苏所说:“我们坚信,不充分了解其哲学基础,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毛泽东及其思想。正是毛泽东的哲学基础才是他的一切理论著作和革命活动的起点。“?为此,本文的任务是:全面、深人、系统地揭示毛泽东反面教育思想的哲学基础,分别探讨反面教育的逻辑学依据、实践论前提、价值观诉求,以此分别解答反面教育是什么、怎样实现以及为了什么等系列具体问题,从而解答反面教育何以可能这一总问题。

  本文的目的是:通过揭示毛泽东反面教育思想所内蕴的理性结构,彰显毛泽东哲学的系统整体性。一、唯物辩证法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反面教育是什么?毛泽东虽然没有下过专门的定义,但他有一段经典的话:“犯错误也有好处’可以教育人民,教育党。我们有很多反面教员,如日本、美国,蒋介石、陈独秀、李立三、王明、张国焘、高岗。向这些反面教员学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们是他们的学生。”?可见他是从反面教员(即反面素材)的视角突出反面教育的作用与功能的。这与教育理论界的主流观点是一致的:“所谓反面教育,指的是利用反面素材而开展的教育。谓反面素材,指的是假的.、丑的、恶的、失败的、错误的、曲折的、贫穷的、落后的、弱小的事件或人物。”③这说明毛泽东对反面教育的理解是具有代表性和普适性的。由此产生一个前提性问题:反面从什么意义上成为反面及其为何能够具有教育的功能?这首先涉及反面教育之所以可能的世界观和逻辑学依据。毛泽东反面教育思想的世界观和逻辑学依据就是其富有特色的唯物主义辩证法。一方面,毛泽东的唯物辩证法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经典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对唯心主义辩证法、哲学形而上学的批判传统,坚持唯物主义宇宙观与辩证逻辑学的一致,将矛盾的对立统一运动作为辩证法的核心和实质。另一方面,毛泽东不仅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革命实践的因素注入唯物辩证法,而且建立了完整的矛盾辩证法的理论结构,进一步摆脱了黑格尔的抽象精神实体形而上学辩证法的内在困境与缺陷,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理论创新。正如阿尔都塞所说,毛泽东的《矛盾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法的理论创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新概念:“第一个概念是关于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区别;第二个概念是关于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区别;最后,第三个概念是关于矛盾的不平衡发展。”①正是受到毛泽东《矛盾论》的启发,阿尔都塞从中发展出矛盾多元决定论的思想。

  毛泽东的反面教育思想也正是在他自己的唯物辩证法的哲学基础上提出来的,是他的唯物辩证法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在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的运用与具体化。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决定了反面存在的客观性、必然性与多样性、差异性。毛泽东的矛盾辩证法兼具宇宙观与逻辑学的意义。

  矛盾辩证法的宇宙观是从客观实在的统一性而言的,矛盾辩证法的逻辑学则是从思维的方法论特征而言的。这两者是内在一致的:宇宙的辩证运动是辩证法逻辑学的客观实在前提,辩证法逻辑学则是揭示宇宙辩证运动的思维原则,即辩证法宇宙观的主观思维前提。如果说在黑格尔哲学中“逻辑学是精神的货币”②,那么我们可以说,矛盾辩证法的逻辑学在毛泽东哲学中是宇宙观的货币,即充当其宇宙观的前提性、总体性的思维方法。在宇宙观维度,毛泽东强调了事物内部的矛盾运动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矛盾在时间与空间向度上具有普遍性,即矛盾无时不在、无处不有,以及矛盾的特殊性决定事物不同阶段的不同特征以及不同事物之间的异质性。

  在逻辑学维度,毛泽东主张将矛盾辩证法作为一种自觉的思维方法。“这个辩证法的宇宙观,主要地就是教导人们要善于去观察和分析各种事物的矛盾的运动,并根据这种分析,指出解决矛盾的方法。”③由此,反面作为与正面相对而言的构成事物矛盾双方的不可或缺的一方,经过辩证法逻辑学的确认而获得了宇宙观层面的普遍意义。反面之所以成为反面,就是因为有正面的存在。正面与反面之间的矛盾普遍性决定了反面是客观且必然存在的,任何事物、事物的任何阶段都存在反面。正面与反面之间的矛盾特殊性则决定了反面具有多样性和质的差异性,不同事物、事物的不同阶段存在不同性质的反面。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全面地看问题,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④。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树立对反面的自觉意识,决不能逃避反面。其次,矛盾的同一性与斗争性从单个矛盾体内部的微观角度确立了反面之所以能够具有教育功能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前提。毛泽东反复强调反面教育的重要性,决不意味着孤立的反面本身有什么教育功能,相反它是需要斗争、改造和转化的对象,而是说反面在它与正面的辩证关系中对于正面、对于整个事物的发展具有不可缺少的特殊重要性的意义。

  一事物内部的反面与正面之间存在同一性与斗争性的辩证关系,共同构造一事物的单个矛盾体。同一性意味着两者具有相互依存、相互结合的结构特征以及相互渗透、相互转化的功能特征。斗争性则意味着两者具有相互对立、不可调和的结构特征以及相互排斥乃至相互对抗的功能特征。毛泽东以物质的运动特征为根据,更强调矛盾的斗争性,认为它是无条件的、绝对的,而矛盾的同一性是有条件的、相对的。因此,从世界观和逻辑前提的角度上说,反面之所以能够具有教育功能,就在于它对正面具有如下特殊重要性的意义。在矛盾同一性方面:第一,反面是正面存在的必需条件,没有反面就没有正面,犹如没有正面就没有反面。“没有生,死就不见;没有死,生也不见……没有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也就没有帝国主义的民族压迫。”?第二,反面包含正面的因素和作用。第三,反面与正面处于动态转化之中。“事物内部矛盾着的两方面,因为一定的条件而各向着和自己相反的方面转化了去,向着它的对立方面所处的地位转化了去。”②在矛盾斗争性方面:第一,正面是在与反面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突出反面才能强化斗争意识,促进正面发展。“真理是跟谬误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美是跟丑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善恶也是这样,善事、善人是跟恶事、恶人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禁止人们跟谬误、丑恶、敌对的东西见面,跟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东西见面,跟孔子、老子、蒋介石的东西见面,这样的政策是危险的政策。它将引导人们思想衰退,单打一,见不得世面,唱不得对台戏。”?第二,突出反面是为了揭露反面的假、恶、丑的性质,只有通过对比才能彰显正面的真、善、美,从而巩固正面在矛盾体中的地位。“不懂得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没有同这些反面的东西作过斗争,你那个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是不巩固的。我们有些共产党员、共产党的知识分子的缺点,恰恰是对于反面的东西知道得太少。”④第三,只有理解和揭露反面f能驳倒和破除反面的反面作用。“你不研究反面的东西,就驳不倒它。”⑤最后,内在矛盾与外在矛盾从矛盾体系的宏观角度确立了反面之所以具有教育功能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前提。内在矛盾是由事物内在的正面与反面所构成的矛盾。外在矛盾是由一事物作为正面和另一事物作为反面从而在更高的系统层级上所构成的矛盾。

  毛泽东不仅从微观的角度考察了单个矛盾体的内在结构特征与功能特征,而且上升到宏观的角度研究和揭示了矛盾体系的结构特征与功能特征。矛盾体系就是由不同层级的众多矛盾体共同构成的立体、动态、多元性的整体。在矛盾体系中,某一事物的内在矛盾与外在矛盾分别构成该事物的内因与外因。这两者之间存在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其中,毛泽东着重强调的是两者间的非平衡性结构特征,“事物内部的这种矛盾性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一事物和他事物的互相联系和互相影响则是事物发展的第二位的原因”?;以及非线性功能特征:“唯物辩证法认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

  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因此,从矛盾体系角度加以考察,反面之所以能够具有教育功能,就在于以下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前提:第一,一事物内部的反面不仅对于该事物内部的正面具有前述特殊重要性的意义,而且没有反面就没有矛盾体和内因,没有内因也就没有外因和任何事物;第二,不仅内在矛盾而且外在矛盾中都存在反面与正面的辩证关系,因此,反面不仅对于内在矛盾中的正面而且对于外在矛盾中的正面、不仅对于内在矛盾整体而且对于外在矛盾整体都具有前述特殊重要性的意义;第三,内在矛盾与外在矛盾构成更高系统层级的正面与反面,因此,反面在更高系统层级上对于正面、对于整个矛盾体系都具有前述特殊重要性的意义。二、实践唯物主义的本体论与认识论唯物辩证法为反面教育何以可能提供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前提还只是一种抽象的、形式的可能性,而非具体的、内容的现实性。毛泽东是以实践唯物主义为哲学基础,紧密联系中国革命的实践,通过指称具体的反面教育对象来赋予反面教育的具体功能和指明其实现途径的。在毛泽东那里,唯物辩证法和实践唯物主义分别是关于逻辑(宇宙)和现实(人类世界)的理论,两者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时是“我不是你,你不是我”。

  一方面,前者为后者提供了总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基础,后者则为通达前者奠定了必需的生存论和认识论前提,因.而两者不是外在并列的关系;另一方面,两者也不是相互隶属的关系,后者更不是前者在人类实践领域的单纯运用,这不仅因为后者有着不同于前者的特殊对象和领域,而且因为后者有着不同于前者的独特内容和原则。被学术界长期忽视的是,毛泽东是将认识论置于人类生存本体论基础之上,并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理解实践,以此作为自己理论批判和理论创造的出发点的,“马克思以前的唯物论’离开人的社会性,离开人的历史发展,去观察认识问题,因此不能了解认识对社会实践的依赖关系,即认识对生产和阶级斗争的依赖关系”③。由此,他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的实践唯物主义原则——“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①,从而形成了自己的实践唯物主义,为“反面教育怎样实现”提供了现实解答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基础。毛泽东第一次正式提出反面教育的思想是在1938年发表的《战争和战略问题I文中②,后来他又多次反复提出这一思想。总的来看,反面教育的具体对象涵盖古今中外,范围极广。这些对象可分为三类:思想认识类,包括哲学史上的唯心主义、形而上学、机械唯物主义,以及革命内部出现的各种错误路线和犯这些错误的同志;社会中的人民公敌类,包括社会革命斗争中的叛徒、反动派、帝国主义侵略者等国内外阶级敌人;历史中革命失败的教训,如项羽、李自成的失败,朱江被招安等。第一类主要涉及认识论问题;第二、三类则主要涉及社会观、历史观问题,它们属于人类生存本体论范围。这三者都是毛泽东对实践唯物主义哲学在教育中的运用。针对学术界通常仅仅将毛泽东的实践论理解为一种认识论,否认他具有本体论并从而否认他具有实践唯物主义哲学思想,下面我们反其道而行之,首先重点论述反面教育的本体论基础,然后简要谈谈认识论基础。

  毛泽东尽管没有专门的本体论著作,但他具有丰富而深刻的本体论思想,这些思想贯穿于他的众多著作之中。毛泽东并不反对宇宙观上的物质本体论,但他将重点放在人类生存活动而非自然本身,强调实践在人类生存中的本体地位,从而形成了实践唯物主义视野中的人类生存本体论,为反面教育思想奠定了本体论基础。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首先,毛泽东将人的本质确定为能动的实践活动,为反面教育提供了人类特有的主体性前提。反面不是自动发挥和实现其教育功能的,而是必须依靠作为主体的人的能动的实践活动去进行创造性的转化工作。毛泽东多次引用马克思的话“最整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来说明有意识、有目的的人类实践活动与动物的本能活动的根本区别(在这一点上,毛泽东的观点存在前后不一致甚至相互矛盾之处)。正是人类实践内在具有意识和目的,所以能够制造工具。“富兰克林说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中国人说人为万物之灵。动物中有灵长类,猴子就是灵长类动物,但也不知道制造棍子打果子。

  在动物的头脑里,没有概念。”④工具是人的主体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和现实化,并为人服务,因而“人是第一,武器是第二”①。有意识、有目的能力体现了人类实践的内在主体性,制造工具则体现了人类实践的外在主体性,两者相结合,表明实践具有“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②的双重革命性、批判性的特有本质和功能,因此实践是人类生存论意义上的本体。这就确定了人在宇宙中的最高位置:“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③据此可知,毛泽东弘扬了实践唯物主义的哲学人类学主体性原则。如果没有这种主体性原则,就不可能有毛泽东的反面教育思想。其次,毛泽东突出了人类实践活动的社会性,为反面教育提供了人类特有的社会性前提。人的主体性是在社会实践中体现和实现的。反面教育作为一种教育活动,是人类实践的一种具体形式,内在具有社会性,必须在人类社会中生成、开展和完成。为此,毛泽东强调了人类实践的社会性特征——“人的社会实践,不限于生产活动一种形式,阶级斗争,政治生活,科学和艺术的活动,总之社会实际生活的一切领域都是社会的人所参加的。”④基于人类实践的社会性,毛泽东坚持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辩证关系的基本原理和阶级斗争的基本观点,结合中国革命斗争的实践,十分重视和充分运用阶级分析方法去分析中国社会阶级的结构、特点及其在中国革命斗争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揭露和批判世界范围内的政治格局,尤其是帝国主义及其买办对中国等国家的侵略与掠夺,以此作为理论武器发动、指导、依靠人民群众进行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革命。在毛泽东那里,教育作为上层建筑的一种类别,既依赖经济基础、为政治服务,又具有相对的独立性。⑤上述这些就为反面教育指明了具体的对象、功能和实现方式。在对象上,思想认识类、人民公敌类和历史教训类的反面教育都是以阶级划分为基础的。

  毛泽东强调进步阶级与反动阶级尤其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划分,以此明确革命的主体、朋友与革命的对象。这虽然在今天看来显得有所偏激、片面,但无疑具有时代背景及其合理性因素。在教育的功能上,反面教育是以阶级斗争为核心的,其具体功能包括暴露真相、警示落后群众、师敌制胜、增强免疫力、借鉴等方面。?在实现途径上,针对人民群众内部的错误和犯错误的同志,毛泽东以“团结一批判一改造”为反面教育的基本原则,以批评一自我批评为反面教育的基本方法;针对人民的叛徒、蒋介石、帝国主义等国内外一切反动派,毛泽东则以阶级斗争为基本原则,以揭露、批判的宣传教育为辅、以推翻反动派的革命行动为主作为反面教育的基本方法。最后,毛泽东将实践的主体性和社会性延展到实践的历史性中去,彰显了人类历史的特点与规律,为反面教育提供了人类特有的历史性前提。反面教育作为一种实践活动,也是在人类社会历史中生成、发展和实现的,必然受到人类历史的根本特征与根本规律的支配与制约。在人类历史的根本特征方面,毛泽东反对自然决定论、神学决定论、精神决定论和片面的自然科学决定论,十分强调实践是人类历史的自我创造活动,“人类历史是人类自己造出的”①。毛泽东并不是片面地鼓吹人类的创造性的,相反,他辩证、具体地看待创造性与破坏性的关系——“有两种个性,即创造性的个性和破坏性的个性。”?同时,毛泽东是现实地看待人类历史的自我创造的,将创造的主体视为人民群众,强调人民群众与英雄人物在历史创造中的辩证关系,突出了阶级斗争在人类历史创造中的地位和作用。这就说明,反面教育是以人民群众的历史创造活动为前提并在不断斗争中取得的。在人类历史的根本规律方面,毛泽东反对宿命论、浪漫主义、循环论的历史观,主张人类历史是从自在向自为、从必然向自由不断转变的过程。“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这个历史永远不会完结。

  在有阶级存在的社会内,阶级斗争不会完结。在无阶级存在的社会内,新与旧、正确与错误之间的斗争永远不会完结。”③这不仅说明反面教育具有历史的恒久性,而且为其指明了发展轨迹。除了本体论基础,反面教育还存在认识论基础。在本体论层面,毛泽东强调实践内在蕴含着人的认识,由此彰显了实践与认识在生存论意义上的整体性。在认识论层面,他则强调了实践与认识的区别以及建立在区别基础上的相互联系,由此彰显了实践与认识在认识论意义上的整体性。可见,两者虽然各有侧重,但都强调了实践与认识的整体性。毛泽东的认识论虽然是以生存本体论为基础的,但其无疑是在毛泽东哲学中具有更突出的地位。毛泽东的认识论弘扬了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创立的实践唯物主义传统,不仅突破了传统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的认识论,而且突破了苏联以符合说为主要内容的辩证唯物主义真理观,由此为反面教育思想奠定了以下方面的哲学基础。首先,认识对实践的依赖性,在于实践是认识的源泉、基础、动力、检验标准,这为解答反面教育与中国革命实践的关系问题提供了基本的认识发生原则。例如,毛泽东在谈到日本侵略时说:“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

  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①这体现了深刻的洞察力和超卓的智慧、勇气。其次,认识的两次飞跃,即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从理性认识到实践的飞跃,以及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无限循环,为研究、揭示和实现反面的教育功能提供了基本的认识发展机制。正如陈云所说:“毛主席如果没有王明、张国焘这些反面教员,未必能那样成熟。”?第三,认识的能动性原则为研究、揭示和实现反面的教育功能提供了基本的认识能力前提。譬如,毛泽东把王明、李立三当作教育党和人民的很好的反面教员——“他们当时的主要错误,就是教条主义,硬搬外国的经验。我们党清算了他们的错误路线,真正找到了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情况相结合的道路。”③显然,这里所说的“清算”、“找到”是以“我们”具有批判的、能动的认识能力为前提的。三、革命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反面教育为了什么?这涉及反面教育的价值诉求或价值观的问题。毛泽东虽然没有专门的价值观论文论著,但他的价值观思想同样是十分丰富而深刻的。

  从总体性质上判断,毛泽东的价值观是一种革命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如果说辩证唯物主义是毛泽东哲学的基础部分,实践唯物主义是其重点内容,那么,革命人道主义价值观则是其灵魂和统帅部分,在于为前两者提供了宗旨和方向。当然,从生存论的整体性角度上说,我们也可将它视为实践唯物主义的一个构成部分。本文是为了强调其重要性和相对独立性而作专门论述的。正是革命人道主义的价值观为反面教育提供了价值观基础。首先,毛泽东价值观的基本特征为反面教育提出了基本的价值指向。毛泽东价值观具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人民性。这里的人民性的侧重点不是人民的创造性,而是为人民服务的目的性,这是毛泽东反复强调和高度重视的,在毛泽东思想整体中具有全局性、统领性的地位和作用。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说:“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④毛泽东反复强调反面教员教育了党和人民,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第二,革命性。自毛泽东走上革命道路以后,他的全部思想和工作都是以革命为中心,随着革命的发展而发展,同时也是为革命服务的,由此铸造了毛泽东价值观的革命性。与此相应,从抗日战争、第三次国内革命一直到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不管哪种对象类型的反面教育都是为革命服务的(社会主义建设本身也是一种革命);第三,人道性(与人民性侧重点不同)。

  学术界对这一点长期存在巨大争议。毛泽东本人曾经直面和认真反驳过外界的偏见和误解——“有人说我们忽视或压制个性,这是不对的。被束缚的个性如不得解放,就没有民主主义,也没有社会主义。”①这里强调的尊重和解放个性实质就是追求人道性。这里的人道显然不是毛泽东早期所信奉的抽象人性论意义上的人道,而是具有明确阶级内涵的无产阶级、农民等人民大众的人道,对待各种反动派则要求取消其不合人民大众人道要求的特殊人道(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是充满策略性的,在新中国成立前是基本合理的,在新中国成立后则越来越走向偏激)。反面教育通过揭露反面,与反面作斗争,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正面价值即人民大众基本的人格尊严和人性解放。其次,毛泽东价值观为反面教育提供了手段价值与目的价值相统一的价值结构。尽管毛泽东本人没有提出手段价值与目的价值的概念,但我们通过认真分析发现,其哲学思想中存在由手段价值与目的价值这两个不同的价值层次所构成的基本价值结构。手段价值或工具价值是指作为认识和实践的某种工具对于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价值,生产活动、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都具有这种手段价值。这种价值尽管究其本身来说都是为一定的具体目的服务的,因此内在地蕴涵着具体层次的目的价值,但是,它对于实现人类彻底自由解放的“自由王国”(注:这里侧重于目的性,前面谈本体论的部分侧重于规律性)来说只能算是手段价值。从哲学意义上说,只有自由才是最高的、终极的目的价值,手段价值只有和自由相联系、为自由服务才能真正确定和获得自身的地位和意义。反面教育最突出和最直接的手段价值就是前面已提及的对于中国革命具有暴露真相、警示落后群众、师敌制胜、增强免役力、借鉴等的作用和意义。

  然而,这些都不是根本目的。反面教育的根本目的是,通过揭示和消灭各种反面给人民所带来的认识与实践上的各种不自由状态(思想上的错误主要体现认识上的不自由,而历史中的革命失败和现实中的各种反动派则主要体现实践上的不自由)以求实现人民的彻底自由解放。这才是反面教育的灵魂所系,同时体现了毛泽东哲学的理想性。我们如果忽视和否定这一点,就容易将反面教育认定为单纯的教育手段或方法,看不出其根本目的和根本意义。最后,毛泽东价值观为反面教育指明了动态发展的核心价值目标。这里要谈的既不是具体的手段价值,也不是终极价值,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毛泽东为建立和建设新中国而设定的核心价值目标(类似于今天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抗日战争中,他提出“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建立独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①。在抗战胜利后,他为国共谈判提出的“建设独立自由和平之新中国,实行三民主义(这里是指新三民主义——引者注)”②被写进《双十协定》中。在新中国成立前一天的《中国人民大团结万岁》讲话中,他提出“建设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富强的新中国”③。在1954年12月II日同缅甸总理的谈话中,他提出新型国家间关系的原则“不论大国小国,互相之间都应该是平等的、民主的、友好的和互助互利的关系”?。据此,我们可将毛泽东的核心价值目标概括为:独立、统一、富强、自由、民主、平等。这些价值目标尽管主要是从政治意义上提出来的,但它们是以毛泽东哲学为基础、为哲学意义上的人的自由解放服务的。

  若从哲学的整体性角度说,我们也可将它们视为毛泽东哲学思想的构成部分。一方面,从抗日战争到新中国成立后,它们贯穿于毛泽东价值观之始终,在于具有共同的思想形式。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历史阶段存在不同的时代背景和具体任务,它们在毛泽东价值观中的地位存在显著变化和差异,体现了动态发展性。抗日战争期间最重要的价值目标是独立,解放战争期间则是统一,新中国成立后则是富强。在毛泽东价值观的整体中,自由、民主、平等贯穿于上述历史过程的始终,但地位比独立、统一、富强低,在相当程度上是为独立、统一、富强服务的。同时,它们所针对的具体对象和具体内涵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生了变化。上述这些表明:反面教育的核心价值目标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既具有共同的价值形式,又具有不同的重点和具体内涵,体现了共同性与差异性、连续性与跳跃性的有机统一。总之,毛泽东反面教育思想是以由唯物辩证法的世界观和逻辑学、实践唯物主义的本体论和认识论、革命人道主义的价值观所构成的完整的理性结构为哲学基础的。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逻辑学是毛泽东哲学的基础部分,实践唯物主义的本体论和认识论是其重点内容,革命人道主义价值观则是其灵魂和统帅部分,三者共同构造了具有系统整体性的毛泽东哲学。此三者分别为解答反面教育是什么、怎样实现、为了什么的问题提供了理论工具,这些解答共同构成了反面教育何以可能这一总问题的解答。

  因此,尽管存在某些理论上和实践上的不足,但从总体上说,毛泽东反面教育思想不是一种意见而是一种具有完整理性结构的真理,是一种具有深刻哲学智慧和巨大政治勇气的真理。知往鉴今,当前时代背景下,在到底应该如何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如何对待外国原版教材、西方价值观、大众文化、日常生活价值观等问题上,毛泽东的反面教育思想及其哲学基础对于我们破除各种形而上学、教条主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不良思想和作风所具有的启示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诉讼法]浅谈新刑诉法视域下的刑事和解制度探析
刑事和解逐渐制度化已成为我国法律发展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也代表了刑事和解的合法性。我国新颁布的刑事和解制度是...[全文]
[诉讼法]浅谈司法改革:法治中国的助推器
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完善中国当代司法体制的制度构建,从而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构筑一个...[全文]
[诉讼法]建立健全检察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的若干问题研究
建立检察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需要重点明确这些保护机制存在的必要性,从我国的司法实践来看,检察官在履行法定职责...[全文]
[临床医学]简析MRI 在脊椎骨转移瘤诊断中的临床应用
李金脊椎骨转移瘤是恶性肿瘤中较为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其发病率逐年呈现上升趋势,特别是肝癌以及肺癌的发病率较高。由...[全文]
[临床医学]分析产KPC酶肺炎克雷伯菌9株的药敏试验结果
随着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在临床上的广泛使用,对其敏感性降低的肺炎克雷伯菌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且菌株的种类正在增加...[全文]
[临床医学]临床护理对行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术的患者的影响
胆囊结石是临床上的常见病。目前,在临床上对胆囊结石患者主要使用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手术进行治疗。有研究表明,在对胆...[全文]
[民商法]劳动债权人破产程序参与权利研究
劳动债权概念是在修改破产法的过程中出现的。2004 年,贾志杰在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所作的《关于 企业破产法草案...[全文]
[民商法]免责的债务承担的协议的效力问题探讨
我国目前对免责的债务承担的协议的效力研究尚存不足之处,就债务承担而言,分为免责的债务承担与并存的债务承担两部分...[全文]
[临床医学]谈谈非语言沟通在临床重症患者护理工作中作用
沟通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主要方式,包括非语言沟通与语言沟通,针对普通患者,护理人员采用语言沟通方式向其传递和交流...[全文]
[临床医学]对于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并发胆漏的预防及护理
由于该术式具有损伤小、恢复快的特点,因此,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在临床工作中得到了普遍应用。即使具有较多优点,但易造...[全文]
[化学化工]关于有机化学实验双语教学中的问题探讨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在2001年《关于加强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文件中明确指出:为适应经济全...[全文]
[化学化工]浅谈新的液质联用技术在生物大分子药物中的应用进展
从1969 年Talroze 等首次提出了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 LC-MS)至今已有40 多年的历史。液质联用主要基于质谱技术的发展和适合...[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