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文学论文 > 文学理论 >

王安石咏花诗中的颜色使用与内涵

作者:2019-09-02 01:10文章来源:未知

  摘要:对于王安石诗歌的研究, 从思维阐释、版本校勘、风格分析等方向入手已是陈式, 若试以"色彩"为观照, 或能打开新的切入点。而为分析王安石咏花诗的色彩运用特色与价值, 需首先统计诗篇用色比例、体系和意蕴指向, 并以环境、风气和生活方式为背景, 分析总结王安石在咏花诗的色彩运用的偏好中所蕴涵的思想性格和人文情怀。

  关键词:王安石; 咏花诗; 色彩运用;

  Abstract:

  The study of Wang Anshi's poetry is made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thinking interpretation, edition collation and style analysis. If we try to analyze the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lor, we may get a new breakthrough point. In order to analyze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value of the use of color in Wang Anshi's flower-chanting poems, it is necessary for us to study the proportion, the implication of the use of color in the poems. We should summarize Wang Anshi's ideological character and humanistic feelings in his preference for the use of color in flower-chanting poems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environment, atmosphere and lifestyle.

  Keyword:

  Wang Anshi; poems chanting flowers; color application;

  中国色彩文化的概念,源于在宇宙自然的基础上由儒家建立的社会阶级制度和道德规范。传统谈论的色彩,范围在"五色".《墨子》:"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必,而已则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周礼》之《冬官考工记》记载:"画织之事杂五色。"五色分为五正色和无间色,五正色即青、赤、黄、白、黑;五间色即绿、红、碧、紫、骝黄。《尚书·皋陶謨》:"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是天子诸侯卿大夫之服也,其尊卑彩章各异。"五色成为礼制服饰用色标准。《礼记·月令》:"黑、黄、仓、赤,莫不质良,毋敢诈伪。"指出五色产生贵贱、正邪、阶级之别。《周礼·冬官考工记》:"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青与白相次也,赤与黑相次也,玄与黄相次也。"指出五色代表方位。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色彩的解释具有主观性和人文性,《黄帝内经》:"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其味酸……其臭臊。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其味苦……其臭焦。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其味甘……其臭香。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其味辛……其臭腥。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其味碱……其臭腐。"由此可得,色彩剖析意识具有一定的人文风格与政治性,加之王安石咏花诗刻画生动,用色丰富,绚丽缤纷,针对诗中色彩词面及意象的研究具备可行性。

王安石咏花

  一、诗歌之中色彩符号的涵义

  首先,对"诗歌之中色彩符号"的定义是:以色彩为词汇构成与语意成分的用字。与通常所说的"色彩词"或"颜色词"等对于色彩的字面理解不同的是,诗歌中色彩符号除表面义外,尚涵咏以颜色字面为色彩意象的颜色蕴含义。各色系与各自的色彩涵义搭配,营造诗歌中的颜色意象或意象群。

  "诗歌之中色彩符号"的复杂性和特殊性在于:诗歌中的色彩有时难以界定其与现实生活中准确对应的色彩字。

  "青"这一传统"五色"之一的色系,在诗歌运用中涵盖青、蓝、碧、玉、翠、苍等色彩字。诗歌中的青色意象词汇有青梧、青山、碧草、碧溪、修竹、苍苔、苔斑、渌水、天空色等,常常根据视觉感受提出色彩意象。青色意象的蕴义更为复杂,在不同诗人的用色系统和习惯下具有不同的涵义。至于王安石咏花诗歌中青色意象的涵义,可根据具体诗歌归纳:《次韵徐仲元咏梅二首》之二有"旧挽青条冉冉新,花迟亦度柳前春"[1]767,以"青条"代指柳条;在《池上看金沙花数枝过酴醾架盛开二首》其一亦有"红蕊似嫌尘染污,青条飞上别枝开"[1]1089,以"青条"代指枝蔓。归纳获得王安石咏花诗中的青色意象内涵:青色凸显朴实,呈现率性与乐趣,表达生活的自由闲适。除此之外,亦可涵咏落寞、失意情绪,渲染沉寂、寡欢氛围,如《证圣寺杏接梅花未开》有"红蕊曾游此地来,青青今见数枝梅"[1]1232之句,"青青"用来与"红蕊"对比衬托梅花未开之色;《木芙蓉》中"正似美人初醉著,强抬青镜欲妆慵"[1]1288,以"青镜"代铜镜之称。

  白色系含白、素、银、皓、缟等色词,白色意象词汇有白鸟、白璧、白石、白露、白发、白首、冰霜、皓齿等。王安石咏花诗之中,白色意象抒发洁身自好、保持良好操守的价值追求,表达才性与理想,见于《次韵乐道送花》的"曾和郢中歌白雪,亦陪天上饮流霞"[1]785及《梅》诗中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1]1023.还有《北陂杏花》中"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1]1084,《沟上梅花欲发》中"亭亭背暖临沟处,脉脉含芳映雪时"[1]1086,《次韵徐仲元咏梅二首》其一中"肌冰绰约如姑射,肤雪参差是太真"[1]767,《与微之同赋梅花得香字三首》其三"婵娟一种如冰雪,依倚春风笑野棠"[1]775.

  白色系也寄寓感叹悲伤之情,隐喻期遇明主的晦涩心志,如《红梅》中"江南岁尽多风雪,也有红梅漏泄春"[1]1087,《池上看金沙花数枝过酴醾架盛开二首》其二"浓绿扶疏云对起,醉红撩乱雪争开"[1]1089,《移桃花示俞秀老》中"攀条弄芳畏晼晚,已见黍雪盘中毛"[1]81,《酴醾金沙二花合发》中"碧合晚云霞上起,红争朝日雪边流"[1]632,《与微之同赋梅花得香字三首》其一"风亭把盏酬孤艳,雪径回舆认暗香"[1]775,其二"从教腊雪埋藏得,却怕春风漏泄香"[1]775.

  绿色系的用字相对而言就比较单纯一点,绿色意象的色彩词汇也比较集中,例如草、草绿、树、绿树、水绿、绿杨、杨柳等。王安石咏花诗中的绿色意象经过分析归纳,可得出结论,绿色符合的作用一般是描写自然场景,流露出的是舒适安心的心理特征,蕴含对自然物生机与活力的纯朴赞美之情。见《移桃花示俞秀老》中"晴沟涨春绿周遭,俯视红影移渔舠"[1]81.一池碧绿的春水环绕着杏树,预示着勃发的生机。《池上看金沙花数枝过酴醾架盛开二首》其二的"浓绿扶疏云对起,醉红撩乱雪争开"[1]1089,在绿、红、白的色彩对比的冲击中展现活力。《海棠花》之"绿娇隐约眉轻扫,红嫩妖饶脸薄妆"[1]1231,在"绿娇"与"红嫩"的工整对仗中,以"绿"展现年轻的精神面貌。

  红色系含朱、赤、丹、红、纨、绛等色词,红色意象的色彩词汇则有胭脂、春红、彤云、晚霞、火焰、丹霄、鸳鸯、日出、日落等。经过分析归纳,王安石咏花诗中的红色意象中,红色符合一般是表达熊熊的斗志,对功名、地位和理想实现的热情期望。见《移桃花示俞秀老》中的"晴沟涨春绿周遭,俯视红影移渔舠"[1]81,《酴醾金沙二花合发》中的"碧合晚云霞上起,红争朝日雪边流"[1]632,《与微之同赋梅花得香字三首》其二之"结子非贪鼎鼐尝,偶先红杏占年芳"[1]775,其三之"须袅黄金危欲堕,蒂团红蜡巧能装"[1]775,《石竹花》中的"春归幽谷始成丛,地面芬敷浅浅红"[1]889,《红梅》之"江南岁尽多风雪,也有红梅漏泄春"[1]1087,《池上看金沙花数枝过酴醾架盛开二首》其一之"红蕊似嫌尘染污,青条飞上别枝开"[1]1089,其二之"浓绿扶疏云对起,醉红撩乱雪争开"[1]1089,《后殿牡丹未开》之中的"红襆未开知婉娩,紫囊犹结想芳菲"[1]1026,《次韵杏花三首》其二的"心怜红蕊与移栽,不惜年年粪壤培"[1]1227-1228,《杏园即事》中"蟠桃移种杏园初,红抹燕脂嫩脸苏"[1]1228,《海棠花》之"绿娇隐约眉轻扫,红嫩妖饶脸薄妆"[1]1231,《证圣寺杏接梅花未开》中的"红蕊曾游此地来,青青今见数枝梅"[1]1232,《杏花》之"独有杏花如唤客,倚墙斜日数枝红"[1]1261,《拒霜花》中"落尽群花独自芳,红英浑欲拒严霜"[1]1262,《石竹花》之"春归幽谷始成丛,地面芬敷浅浅红"[1]1287,《越人以幕养花因游其下二首》其一之"幕天无日地无尘,百紫千红占得春"[1]1316,其二之"尚有残红已可悲,更忧回首只空枝"[1]1316,《红梨》中的"红梨无叶庇花身,黄菊分香委路尘"[1]1332.

  黄色系的色词包括黄、金、金黄、浅黄、土黄、蛋黄、淡黄等。黄色意象的色彩词汇有黄花、黄云、黄鹂、黄金、黄河、黄昏、硫黄、金花、金壶、金樽、金城、砂金等。王安石咏花诗中的黄色意象,经分析归纳可得,黄色符合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帝王的象征。代表着高贵典雅,传达着繁华欢愉的生活气氛,显示着积极进取的热情态度。其中的土黄,表示土的颜色,源于对土地深厚的情感,呈现出对农作物丰收的美好期盼。见《次韵徐仲元咏梅二首》其一之"额黄映日明飞燕,肌粉含风冷太真"[1]767,《与微之同赋梅花得香字三首》其一之"汉宫娇额半涂黄,粉色凌寒透薄妆"[1]775,其三之"须袅黄金危欲堕,蒂团红蜡巧能装"[1]775,《和晚菊》之"不得黄花九日吹,空看野叶翠葳蕤"[1]778,《城东寺菊》之"黄花漠漠弄秋晖,无数蜜蜂花上飞"[1]1262,《黄花》之"还家忽忽惊秋色,独见黄花出短莎"[1]1287,《残菊》之"黄昏风雨打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1]1300,《红梨》之"红梨无叶庇花身,黄菊分香委路尘"[1]1332.

  二、王安石咏花诗颜色使用艺术

  王安石咏花诗中对于颜色词的使用是比较随性的,在特定的情境下,所使用的颜色词,彰显着王安石当时的心情,并能够从他对于特定颜色词的使用比例和倾向性上发现其性格特征和审美情趣。当然,大时代的环境和王安石个人的生活经验作为重要的背景因素也是不容忽视的,它们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着王安石使用颜色词的习惯,因此,从对于其用色习惯的分析中,也可窥见当时的文化环境下士人的普遍心理。最后,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每一位诗人都能够在其诗歌之中灵活巧妙地运用如此丰富的色彩词来表情达意,所以我们应该看到在王安石咏花诗之颜色使用的背后所隐藏的诗人的个性、审美情趣、对色彩美感的灵敏度和创作功力的深厚程度。

  这里要首先澄清的一个事实是,由于时间的久远,以及诗歌创作中写意大于写实的写作规范,对王安石咏花诗之中使用的颜色词汇,其实质的颜色有时是很难判断的。譬如说绿色系中的"青树""绿树",其真实的颜色究竟是否为绿,"晴沟涨春绿周遭"[1]81究竟有没有真实性,我们无从查证,因此不能还原诗歌中色彩的准确色泽。为了分析的方便,我们暂且采用一个折中的方法,就是仅仅就诗篇中颜色词汇的字面色彩进行统计整理,并且将具有其他感官色彩的词汇,如涉及感觉的"冰雪"、涉及味觉的"金樽"这一类的词汇,也列入统计的范围,绘制出一个统计王安石咏花诗中颜色词使用的数量与比例的表格,主旨在于确认王安石咏花诗的颜色词使用习惯,并证明对颜色词的使用可以成为王安石咏花诗的代表特色之一。

  王安石的1 636首诗歌中,有660首诗歌使用了颜色意象,计算可得,王安石总体诗歌的颜色词使用比例是40.34299%.王安石51首咏花诗中,有35首诗歌具有颜色意象,计算亦得,王安石咏花诗的颜色词使用比例是68.62745%.王安石全部的诗歌中,使用了颜色词的诗歌约有四成;王安石的咏花诗之中,使用了颜色词的约六成八,几乎达到了十分之七的比例。以上的数据分析足以证明,王安石咏花诗中对于颜色的运用是丰富而缤纷的,对颜色词的巧妙运用应可以作为王安石咏花诗的特色之一。

  就具体的颜色种类来看,王安石的咏花诗中,青色系 (含青、蓝、碧、玉、翠、苍等色词) 颜色符合出现4次,占使用了颜色词的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11.42857%,占全部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7.84314%.白色系 (含白、素、皓、银、缟等色词) 颜色符合出现11次,占使用了颜色词的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31.42857%,占全部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21.56862%.绿色系颜色符合出现3次,占使用了颜色词的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8.57143%,占全部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5.88235%.红色系 (包括朱、赤、丹、红、纨、绛等色彩词) 颜色符合出现19次,占使用了颜色词的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54.28571%,占全部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37.25490%.黄色系 (含黄、金、金黄、淡黄、蛋黄、土黄等色词) 颜色符合出现8次,占使用了颜色词的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22.85714%,占全部王安石咏花诗的比率为15.68627%.见表1.

  表1 王安石咏花诗颜色使用比例表 (按比重从大到小排序)

  注:在同一首诗歌中,对颜色词的选取许多都不止一种,因此次数的相加不是咏花诗总和,比例的相加不可能是100%.

  从表中可以看出,王安石咏花诗中偏好红色系、白色系和黄色系,对于青色系和绿色系涉及较少,红色系和黄色系是属于暖色系一类,白色系属于中色系,青色系和绿色系属于冷色系一类,从颜色给人的感觉来看,可知王安石偏好于暖色,反映出他内心温暖、阳光,积极向上,热爱生活,充满活力的热情性格,虽然有时候也会用冷色系表达内心的孤苦和愁闷,但不是他性格的主旋律。诗歌主要是为了抒发诗人的情感,颜色词的使用也是一样。王安石在咏花诗之中的色彩选用和颜色组合,反映了一定的情境和心态下的不自觉偏向,符合色彩运用的视觉秩序。王安石的咏花诗中对色彩的偏好和对不同色彩的喜爱程度,也彰显着他的审美意趣和艺术情怀,反映出他的文学造诣和人文旨趣,揭示着他的咏花诗风格。

  三、王安石咏花诗颜色意涵

  上文有提及,诗歌中的"色彩词"或"颜色词",就是以色彩为语义成分的词汇,此种词汇构成诗歌中的色彩符号。颜色存在于自然万物之中,物体的颜色会影响观者的心理感受。诗人的诗词创作过程是感物起兴和抒情达意的过程,在创作诗篇的过程中,颜色词的运用可以强化抒情达意的效果。颜色反映在特定情境下的整体观感,对作者真实情感的描绘有所裨益,颜色词的运用也会传达诗人的个人性格特质,暗示其生平经历,展现其理想抱负。

  王安石在咏花诗中对颜色词的运用首先表现在对红、黄、白、青、绿等具有形容词词性的颜色字的使用:《次韵徐仲元咏梅二首》之二有"旧挽青条冉冉新,花迟亦度柳前春"[1]767,《次韵乐道送花》的"曾和郢中歌白雪,亦陪天上饮流霞"[1]785,《移桃花示俞秀老》中"晴沟涨春绿周遭,俯视红影移渔舠"[1]81,《移桃花示俞秀老》中的"晴沟涨春绿周遭,俯视红影移渔舠"[1]81,《次韵徐仲元咏梅二首》其一中的"额黄映日明飞燕,肌粉含风冷太真"[1]767,以形容词词性的颜色词直接描述自然物,为诗歌中表达物象的形态增添工妙。

  除了红、黄、白、青、绿等具有形容词词性的颜色字的使用之外,王安石在咏花诗中还注意将鲜明的山水景物糅合于诗歌的颜色表达之中,以此增强诗歌的人文性,传达诗人的情感,抒发诗人的性灵,起到借景抒情的表达效果。透过山水自然景物的揉入,使得颜色这一抽象的概念具有了实感,通过形与色的组合,使物象的表达更生动具体。如"云暖蓬莱日,风酣太液春"[1]615 (《拟和御制赏花钓鱼》) ,"碧合晚云霞上起,红争朝日雪边流"[1]632 (《酴醾金沙二花合发》) ,"荫幄晴云拂晓开,传呼仙仗九天来"[1]697 (《和御制赏花钓鱼二首》) ,"不御铅华知国色,只裁云缕想仙装"[1]775 (《与微之同赋梅花得香字三首》其二) ,"沁水名园好物华,露盘分送子云家"[1]785 (《次韵乐道送花》) ,以"云"代替白色;"亭亭背暖临沟处,脉脉含芳映雪时"[1]1086 (《沟上梅花欲发》) ,"江南岁尽多风雪,也有红梅漏泄春"[1]1087 (《红梅》) ,"浓绿扶疏云对起,醉红撩乱雪争开"[1]1089 (《池上看金沙花数枝过酴醾架盛开二首其一》) ,"攀条弄芳畏晼晚,已见黍雪盘中毛"[1]81 (《移桃花示俞秀老》) ,皆以"雪"字暗示白色;"落尽群花独自芳,红英浑欲拒严霜"[1]1262 (《拒霜花》) 以"霜"显示白色;"玉笛悲凉吹易散,冰纨生涩画难亲"[1]767 (《次韵徐仲元咏梅二首》其一) 以"纨"代替白色。这些具有色彩意识的颜色符号入诗,使得诗歌在颜色词的使用上更具多元化,丰富了诗歌中的意象。

  当我们把眼光放到王安石诗歌中所有的含有咏花之句的诗歌之中,我们会发现,王安石还会在诗歌中以"雪霜""翠竹""白露""胭脂""黄云""黄鹂""绿茵""翠竹"之类的词汇,或者是"碧玉""玉钗""缟素""丹青"这样的双色叠词,来达到以物为色的颜色意象的表达效果。这种情况下,一般以其形容词部分作为颜色的依据,这一点使其诗词语言更具变化,是王安石诗歌颜色词使用的更进一级的创作艺术。如"花远没黄鹂"[1]82 (《东皋》) ,"数株碧柳苍苔地,一丈红蕖渌水池"[1]127 (《筹思亭》) ,"竹数四蒙密,翠藤相披靡"[1]79 (《鲍公水》) .

  诗歌中所蕴藏的颜色词汇属于视觉符号的一种,能够刺激视觉感官,启发联想,表情达意,在诵读时,容易通过诗篇字面的颜色词,引领进入视觉的独特感受。如"烟霞送色归瑶水,山木分香绕阆风"[1]120 (《和祖仁晚过集禧观》) ,"海雾看如洗,秋阳望却昏。光明疑不夜,清莹欲无坤"[1]97 (《陪友人中秋夕赏月》) ,"先迥草树秋"[1]91 (《秋兴和冲卿》) 等,是以"杨柳""渌水""苔斑""银河"等等一类具有视觉效果的颜色词汇,来达到更高层次的艺术传达。

  诗歌中的颜色意象是一种色彩符号,属于视觉符号之一种,也是可以引发一系列心理感受和心理联想的触发物,所以,有一些词虽然有色彩词汇出现,但是没有引发人们与此颜色有关的联想、想象和情感触发,就不能称作是颜色意象了。有些诗句中含有颜色词汇,但是不能触发读者关于此颜色的相关合理想象,不是心理触发物,就不能归入颜色意象一类。例如"细红如雪点"[1]188 (《钟山晚步》) ,虽然含有"雪"字,但是不具有白色意象,因为是以雪落的形象来形容降落的状态,所以是不能被列入白色系颜色意象的统计之中的。王安石的咏花诗中还会出现"明碧轩""崔白""太白""青女"这样的人名或是地名,纯粹指代某个人或某个地点而已,并不具有颜色意象的意味,也不能被列入颜色意象的讨论之中。反之,有些诗句虽然没有出现颜色词汇,但是能够给人关于颜色的联想和心理触发,就一定要归入颜色意象之列。例如"密雪乱云卷翠微"[1]195 (《送僧游天台》) 不仅要纳入白色系颜色意象之中讨论,还要纳入绿色系颜色范围的讨论。还有一些运用了颜色词的表达中可能会从意思上理解时抹消了此种颜色的感觉了,就不能算作是该颜色的意象词汇了。例如,如果出现"雪初融"这一表达,就不能被列入白色系颜色意象之中,因为从意思上分析,是说雪已经融化了,也就是白色已经逝去了。这种定义的模糊性,也使得王安石的咏花诗在颜色意象的使用上更具特色。

  颜色词汇的使用,除了表现诗人的政治志向、宗教信仰、个人情思以及对国家政治的责任心,对立身处世、自我理想同时彰显宗教思想,更可以依色彩词符的运用,分析咏花诗的构色、论述其设色的丰富面貌与用色思想。

  四、王安石咏花诗的色彩美学

  王安石咏花诗量用白、青、绿色系颜色形符铺陈花卉,呈现悠闲质朴的特质与真挚的性格。王安石择用红、黄色系等亮色氛围,表征积极的倾向与理想。王安石择取颜色,描绘花形,营造单纯美、对比美、律动美与均衡美。

  有诗《梅花》:

  梅花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1]1023

  "梅花"一片白色,运用单类色彩纯粹简洁,表现了色彩的单纯美。所谓"单纯色彩美",就是集中反复的用色方式。单纯色彩的使用,令诗歌呈现简单、精炼的视觉效果,具有纯粹的质朴感。

  与"单纯美"不同,"对比美"则是借一种色彩与另一种色彩之间醒目的差距,呈现色彩之间的对比形式,造成强烈的视觉效果。"对比美"具有抢眼、活跃、明丽的视觉效果,能够给观者带来明晰的身体感受。颜色之间的对比组合结构,会产生刺激视觉的效果。

  例如《南浦》中关于杨柳和杨花的描写:

  南浦

  南浦东冈二月时,物华撩我有新诗。

  含风鸭绿粼粼起,弄日鹅黄袅袅垂。[1]175

  早春二月,杨柳依依,嫩黄喜人,水光深绿,南浦的美丽在黄色与绿色的对比之中尽显。可见黄绿对比的美感。

  再如《池上看金沙花数枝过酴醾架盛开二首》其一:

  午阴宽占一方苔,映水前年坐看栽。

  红蕊似嫌尘染污,青条飞上别枝开。[1]1089

  "红蕊"和"绿条"对比明显,暖色与冷色交配,集中于金沙花上,在红绿对比中显出金沙花的独特美感。同样的红绿对比还在《证圣寺杏接梅花未开》中体现:

  证圣寺杏接梅花未开

  红蕊曾游此地来,青青今见数枝梅。

  只应尚有娇春意,不肯凌寒取次开。[1]1232

  面前青青,是未开的梅,心中所思,是热情红艳的盛开的梅蕊,这种对比为随后情感表达张本。

  还有红白对比,见《红梅》:

  江南岁尽多风雪,也有红梅漏泄春。

  颜色凌寒终惨澹,不应摇落始愁人。[1]1087

  红梅盛开于白雪之中,鲜明的对比更显梅花的精神气质。

  还有《酴醾金沙二花合发》:

  相扶照水弄春柔,发似矜夸歛似羞。

  碧合晚云霞上起,红争朝日雪边流。

  我无丹白知如梦,人有朱铅见即愁。

  疑此冶容诗所忌,故将樛木比绸缪。[1]632

  酴醾、金沙在红日、白雪的特殊自然背景的映衬下更见风致。

  "律动美"是指,以色彩的强弱、意象的浓淡、明暗对比的规律等为特征,运用多层次的色彩,以流动、渐进、回旋等方式,形成疏密有致的运动感,使读者从内心中产生律动的美感。色彩的律动美是诗篇抑扬顿挫布局形成的方法之一,给诗篇增添韵律的美感和层次感,从而形成诗篇的动感特质。

  见《杏花》:

  垂杨一径紫苔封,人语萧萧院落中。

  独有杏花如唤客,倚墙斜日数枝红。[1]1227

  《题齐安壁》:

  日净山如染,风暄草欲薰。

  梅残数点雪,麦涨一溪云。[1]164

  《杏花》中,垂杨、紫苔,景物的视角从上至下,似乎将全部的景色都包含了,最后发现在墙角还隐藏着红色的杏花,如行云流水般充满律动感。《题齐安壁》中,描写初春时节,满山都是翠绿色,风吹着碧草,散发阵阵幽香,花草芳香,沁人心脾。生机勃勃,塑造律动的美感。

  色彩还具有"均衡美".所谓"均衡美",是指色彩具有规律、对称之外的平衡、安定、整齐的视觉感受,能够营造出平衡的空间场景。

  见《北陂杏花》:

  一陂春水绕花身,身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1]1084

  咏杏花,在颜色上突出杏花的洁白。杏花的生长环境比较特殊,生长在水中的小洲上,所以枝头的杏花与水中的倒影相映,更显杏花的娇艳妩媚。嫩白的杏花,遭受无情的东风的摧残,被吹落在地上,犹如雪飞,落地成尘。王安石运用颜色的铺陈,展现杏花的生长空间场景,花倒影于水中,花色与水色平衡对称,花瓣落地成尘符合自然规律。

  又有《庚申正月游齐安》:

  水南水北重重柳,山后山前处处梅。

  未即此身随物化,年年长趁此时来。[1]187

  《书湖阴先生壁》:

  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1]189

  描写湖阴先生家宅内外的景色。诗中将具体生活内容与自然景物融合,来描写花、草,融合得浑然无迹,体现高超的艺术技巧。"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运用动词,将静止的山水景色拟人化,赋予自然景色以人文性,情感表达上自然生动,色彩的配置上显示均衡,充分表现了颜色意象的均衡美。

  王安石咏花诗中的色彩运用,呈现了诗歌的物境之美、意境之美、情境之美。在咏花诗之中运用色彩符号铺陈渲染,择优选用合适的颜色词,表现了王安石颜色词运用上的艺术技巧。咏花诗中颜色词的运用,也展现了诗中的人文内涵、哲理意涵和一定的禅理,王安石借咏花诗抒展抱负,在诗中寄寓了自己的儒释理念和在文学上的主张,并营造了花的单纯美、对比美、律动美、均衡美的色彩美学。

  参考文献
  [1]王安石, 著。李壁, 笺注。王荆文公诗笺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人文社科]新时代主题性绘画实现思想政治教育育人的优化方略
摘 要:在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工作中,主题性绘画发挥了思想政治教育重要功能,以美铸魂育人,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重视...[全文]
[人文社科]产教融合视阈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探索
摘 要: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是提高学生道德素质,使其成为综合性人才的重要渠道。而产教融合的提出,将课堂教育延伸到...[全文]
[人文社科]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发展研究
摘 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的历史方位对思想政治教育提出了新要求、新挑战。面对新要求、新挑战,新时...[全文]
[人文社科]提高思想政治理论课实效性应着力实现“六个转化”
摘 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对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提出了“要坚持在改进中加强”的总体要求。新...[全文]
[人文社科]思想政治理论课新教材讲解新思想的思考
摘 要:《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以下简称《概论》)新教材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全文]
[人文社科]视野要广:思政课教师的基本功
摘 要:“六要”是新时代思政课教师的评价体系。其中“视野要广”,由思政课本身的特点、时代变化和知识更新的特点和...[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