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文学论文 > 文学理论 >

浅谈“主义”和“朴学”之间存在的问题

作者:2017-06-02 17:00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王建疆转来他的《朴学与主义》,是与夏中义《学术史提问与新世代焦虑》商榷的文章,并希望我这个20年前就提出否定主义美学主义实践者也发表一点看法。其实,很多年前我曾写过什么思想与什么学术以及思辨与实证方面的文章,本不想再多说什么。但是拜读了两位的文章后,觉得在主义朴学之争论背后有可能存在被双方忽略了的盲点。这种盲点可能会阻碍当代学术和思想对主义朴学之争的深化。什么是真正的问题之追问,就是这种盲点之一。

  一、思想生产和学术诊断的问题坐标

  应该说,思想是理论的基础,但一般我们所说的思想因为与经验和感受性的看法有关,很难避免矛盾和凌乱,故容易造成中国学者在这个问题上是一种思想、在另一个问题上又是另一种思想的碎片状况;尤其是把自己赞同的思想当作自己的思想,从而不会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的思想,更是中国当代学者普遍的状况。所以系统化、逻辑化,而且有独特的问题和独特的观念所揭示的理论,就成为中国思想文化的现代性要求,以突破传统的注释、阐释、印象式把握、选择和认同世界的思想方式。如果这样的理论操作性强,也能介入一定的实践并产生普遍影响与作用,就可以称之为主义”(主义与理论在性质上并没有根本的区别)

  在这个意义上,我当然认同并支持王建疆关于主义的倡导,便也因此常常感怀自己几十年否定主义建构和实践的艰难和孤独。但从王建疆和夏中义的论争中,我似乎又隐隐发现了这种艰难和孤独的原因所在,那就是:无论是对主义别现代倡导的王建疆,还是坚持学术史的发生学考释研究的夏中义,可能都多少忽略了中国文化和文学的现代化究竟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对这样的问题的理解,既决定着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思想、理论和主义,也决定着学术史的梳理是在怎样的问题坐标下进行的,并直接决定着我们对中国语境下出现的各种思想、理论和学术研究的价值判断。所以我对王建疆说:今天再倡导主义别现代,已经不能停留在告别对西方理论和主义依附和移植的呼吁层次,而应该提出自己所理解的中国文化和美学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才可以建立能解决这样的问题的思想、理论和主义。问题的独特性,才能产生理论和主义的独特性。今天不少学者之所以对西方的理论和主义在中国的运用持审慎的眼光,这是因为西方思想和理论解决不了中国自己的文化现代性问题。

  如果认为中国文化现代化就是诸如建立西方宪政的问题,当然也就没有必要建立中国自己的现代政治哲学。王建疆把别现代理解为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的同时涌入,虽然有区别西方的倾向,但问题很可能是堆积的、模糊的。因为相对于西方现代主义突出我思之理性、后现代突出生命审视理性的局限,中国文化的现代化问题应该从中国自己的突破伦理束缚的文化经验和资源中去提取,这是一种去伦理化但又尊重伦理的中国式现代理性创造问题,也是整体性与个体性都能得到尊重的问题。所以不可能是西方有亚里士多德理性传统的我思之认识论以及以理性文化为前提的质疑理性之审美现代性问题,也不可能是以二元对立为前提的西方个体权利、宪政体制观照下的问题,在儒家伦理没有改变的前提下,甚至也不是科学主义、自由主义呼吁的问题,否则,西方任何理论概念在中国都会被异化。可惜的是,一百多年来中国的各种理论和主义,基本上都是依附于西方这些理论和主义来提出中国问题的,这些问题在中国当代理论、主义创造的意义上可以是伪问题而需要审视改造——这样的工作会导致什么样的、有明确内涵的问题提出,才是王建疆的别现代需要面对的。

  与此同时,夏中义近些年对中国现代学术个案的研究,当然彰显出严谨扎实的学术意义。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理论、美学理论建设需要对本土资源认真梳理的意义上,这样的研究可以提供给理论和主义建设不可或缺的学术性养分。夏中义倡导的去症候”“重诊断,在纠正以西方思想理论判断中国美学与文论之问题的意义上,也是有助于中国思想、理论的中国文化特性考量的。如果说诊断既包含对隐藏在学术中的思想的甄别、挖掘、梳理,也包含研究者具有美学和文论的现代问题产生的价值判断,出于乾嘉学派的朴学今天同样就会体现出明显的缺陷。我的看法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夏中义和王建疆讨论的中国传统文论是否有思想而无系统理论,而在于即便是有思想的诊断,也需要放在研究者所认定的中国文化和文学的现代化问题下进行判断。否则,中国任何学者的思想其实都可以在文献发生的意义上进行泛价值认定,任何学者的任何思想也就都可以做历史还原性研究,从而可能与一个学者如何对文学自身负责这样的文学现代性问题失之交臂,也难以培养中国当代学者对传统文学美学资源的审视能力。夏中义在《学术史提问与新世代焦虑》中谈到刘勰的《文心雕龙》,认为这部著作未见上编、中编、下编有总体性逻辑过渡确乎没有体系构成所特有的概念系列的亲缘性思辨延绵,触及中国的现代理论体系是否必须与西方理论体系完全一致的问题。但《文心雕龙》开了文学宗经的先河,导致中国文学只是在文体、表达、修辞的层面上谈自我实现,才是当代学术研究面对文学独立问题不可回避的诊断。

  因为早于刘勰的司马迁,其实在《史记》中就已经突破了宗经的思维定势;而后于刘勰的苏轼,更是在《东坡易传》中突破了儒家对阴阳八卦的多元统一的解释。这种相互比较的诊断是可以衬托出中国第一部相对系统的文艺理论的思想局限的。夏中义认为郭绍虞的《中国文学批评史》从曹丕《典论·论文》陆机《文赋》钟嵘《诗品》萧统《文选序》,不懈爬梳出一条魏晋南朝纯文学意识逐代觉醒而臻于文学的自觉的大线索,但郭绍虞将文学自觉纯文学放在欲丽”“缘情”“能文上,却未必触及文学独立之现代理解的问题,当然也就很难在这个问题下分析中国的文学的自觉,是否突破了刘勰奠定的对文学宗经的理解格局(包括萧统的典雅规范和王国维的古雅规范)。其实,直到汤显祖提出文学的情在而理亡为止,文学独立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思想上的深刻定位。就中国的太极文化不可能区别出纯粹的而言,我们不可能说《红楼梦》是纯情的,因为贾宝玉对女孩子的尊重和怜爱,其实包含着曹雪芹自己的”;我们也不可能说鲁迅只有对中国文化严酷的理性批判,因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已经是鲁迅很个体化的情感了。在此意义上,中国古代文论在文学本体”“文学独立等根本的文艺理论问题上,可能还没有苏轼、曹雪芹的作品更能言说出文学突破儒家、道家哲学的精神———苏轼的哲学突破了天人合一之规范,曹雪芹突破了男尊女卑文化和纯情文化之规范,才涉及文学内容和形式的真正独立之精神,而这样的精神是突破的框架的。所以,好的文学不是重理还是重情的问题,而是无论是还是均需要突破儒家经典束缚的问题。中国古代文论没有从穿越宗经的角度考虑文学自觉问题,无论这样的文学批评史演变是怎样的,可能都不是夏中义说的远未发育成现代学术意义上的理论婴儿的问题了,而是要慎言他所说的中国古代美学’‘思想(言论)’的丰饶与深刻这个问题了。

  二、王国维和李泽厚的问题模糊

  另一方面,就深刻的理论深刻的思想深刻的问题之逻辑关系而言,我觉得思想理论”“何以可能这个问题,才是牵涉到思想、理论的关键。思想和理论是建立在坚实的学术和知识的基础上,还是建立在从独特的问题展开的对既有思想知识的审视思考上,也决定了关于主义之争是否可以更加深入。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之所以是皮相之论,是因为中国现代学者谈的大都是中西方既定理论观照下的问题,而不是自己所发现的理论和社会问题;所说的主义也是西方现有的各种理论和主义。问题的置换和主义的置换,正好暴露出中国学者不能提出自己的文学问题,以及建立中国自己的现代文学思想、理论、主义和学术观念的原因所在。

  基于独特的思想、理论和主义,是建立在独特的问题发现之上的古今中外经验。无论是马克思主义发现了劳动异化问题,还是雅各布森立足于文学与非文学之边界的问题,抑或是存在主义发现了诗性之在被理性遮蔽的问题,如没有独特的理论问题的提出,不用说自己的理论和主义,即便是自己的文学思想,也不可能诞生。夏中义所青睐的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四位著名学者———王国维、朱光潜、钱钟书、李泽厚,其学术功底虽然有差异,但学养应该都值得我们钦佩。但要说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学思想和美学理论,是区别于传统文论和西方哲学、美学的,就有些难说了。先不说王国维的无用说”“古雅说作为现代中国美学的开端能否解释中国近现代优秀的文学作品,也不说王国维用叔本华的生命哲学解释《红楼梦》是否牵强,仅仅就境界说区分有我无我是西方主客体认识论的植入,无用说依托的是康德的超功利美学,境界古雅又有中国传统美学的思想渊源,我们就可以判断王国维是在中西方哲学和美学之间徘徊、嫁接来形成自己的美学和文学概念的。这些美学和文学概念放在一起,正好使王国维的文学观和美学观在自己的思想意义上模糊起来。这种模糊究竟是一种准体系的创造,还是既定思想的非有机性组合,才是问题的关键。

  如果王国维的美学概念和中国近现代优秀文学作品评价的脱节揭示的是后者的问题,用西方生命哲学解释中国《红楼梦》的牵强性揭示的也是后者的问题,那么上述四种美学概念放在一起的矛盾,可能同样是后者的问题。由于天才感悟宇宙人生的超功利性常常也是突破艺术程式的,所以强调艺术程式的古雅天才是有矛盾的,至少古雅不是天才的逻辑延伸。如果古雅是给非天才准备的,实际上也就消解了天才说提出的意义,除非将天才内涵古雅。这样的问题,实在是因为王国维受叔本华哲学影响,想在中国给天才人间划分界限所致。而这样的界限,到了境界说区分趣、性、魂三个层次时,同样遇到了麻烦。由于这三个层次在中国文化中是相互缠绕的,中国文学经典的宇宙人生关怀基本上不是超越层面的纯粹关怀,而是不限于趣和性缠绕性关怀,这是中国文化的整体性所致。《红楼梦》中贾宝玉和他所关爱的女孩子的清纯之美,是生长于日常吃喝玩乐等性、趣之中的,而且在贾宝玉身上也是包含日常赏心之愉悦与性感之乐的,甚至大观园本身就是依附于世俗权势才能存在的。这就使得中国文学经典很难剥离出一个纯粹的魂的关怀。这个问题,揭示的是王国维对叔本华和康德的哲学美学缺乏哲学批判的问题,所以在审美无用世俗之用的中国式复杂关系上,王国维基本没有自己的哲学创造。这种局限,使得王国维即便将天才之境界定位在宇宙人生关怀上,也未必能突出文学独立和文学高下之问题。因为至少在把握世界的方式上,孔子作为哲学家的人生关怀,与曹雪芹作为文学家的人生关怀就是不同的。由于一切文化性的人生关怀是观念性的,而文学的人生关怀是体验性的,所以不能突出文学的宇宙人生关怀对文化观念的消解,文学又怎么可能从观念之道的承载要求中突围出来,获得独立的品格呢?同时,文化的宇宙人生关怀是以群体性、普遍性为特征的,而作家的宇宙人生关怀是个体性、孤独性的,以前者作为作家自己的人生和世界关怀,在文学的价值上反而是不高的。20世纪中国的启蒙文学以西方人道主义和个性解放为准绳,文学价值高的反而是审视和疏离启蒙的鲁迅与张爱玲,是否也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看出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一个中国现代美学家或文论家对中国文化现代化与文学现代化的联系与区别,没有放在中国文化和文学经验中去提取,他就很可能依附中西方既定的思想和理论,在徘徊和矛盾中提问题,从而也会不断置换自己的理论概念,使自己的思想模糊起来。这种模糊说好听是融合中西,说不好听是思想碎片。在此方面,李泽厚的积淀说情本体的置换与矛盾,就是一个典范。

  积淀说强调的是儒家伦理对文学情感和形式的规范,造成李泽厚《美的历程》对儒家伦理之美的历史性书写,应该说是一种伦理历史化的本体之实践。这样的本体论主要是在分析和描述儒家文化为什么在历史发展中成为中国人集体性的审美无意识,但却看不到中国文化经验中突破儒家文化积淀的个案所具有的现代意义。如夏中义谈《美的历程》所说的,第一步,他总是确定每一历史时期的总倾向或主导理性,它在文人——艺术家身上沉积为价值文化态度;第二步,再找出该时期的艺术经典在意蕴、情调、形式方面对上述理性的微妙感应;第三步,从给定艺术经验(作品与技法)中提炼出该时代的审美尺度,但却看不到民族审美意识和艺术形态为什么和怎么发生变异的。 如此说来,积淀说如果也有问题意识,那也是强调需要传承历史性文化内容比突破这些内容显示从独特的、难以概括的艺术独创性更为重要的意识。其直接结果,就是中国文化和文学的现代化需要改变儒家文化以及如何改变等理论问题被忽略了,从而在思想上与刘勰的宗经思维并无二致。因为六经其实就是贯穿中国文化各个历史时期的主导理性。将艺术作为主导理性的外化形式,无论怎样绚丽多彩,艺术自身异于六经,就不可能被积淀说所重视———这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美何以可能”“优秀文学何以可能的问题。李泽厚近些年又提出情本体,通过创造一个以情为本,融理、欲为一体的美丽世界来针对西方理性文化、宗教文化式微之后的人类生活出路问题。但是因为在积淀说是被儒家伦理所规定的个体显现方式(所谓合情合理”),与相关的个体人格也只是圣性人格的外化,所以汤显祖尊重人性、人欲的只能是悲剧性命运,而文革时期顾准和张志新不屈的情感靠的是自己思想信念的支撑,这三种不同的基本没有进入李泽厚的个体主体性思考的视野。也就是说什么情”“什么理的问题没有被李泽厚重视,这就使他的情本体很难面对中国文化现代化需要激发个体思想()创造的问题,回避了苏轼、曹雪芹有自己的规定的从而突破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问题,也使得他想通过情本体解决西方后现代问题的愿望可能落空——用儒家讲群体性、血缘性规范的亲情、友情、爱情建立的,怎么可能诊治讲个体权利、思想创造、逻辑理性并且有超现实宗教传统支撑的西方人的人生价值重新选择的问题?其可行性论证如何展开?

  究其实质而言,情本体误解了西方后现代其实不是不需要理性而是审视理性的局限性之问题。以为连理性思考力都很弱的民族凭着自己伦理化的就可以为人类理想的生活指明方向,也同样误解了中国文化所讲的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根本的范畴,如何能成为本体论? 如果李泽厚注意到中国文化中个体化的理能接纳又挑战群体化的理这种异类现象,他的重点就可能会放在个体化之理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突破上了,也就没有必要在的外化形式()上做文章;中国文化能与西方文化打通的也就不是历史积淀的仁义化的,而是尊重儒家文化、又异于儒家文化的个体化的理和情。由于创造工具可以不受使用工具支配,活得怎么样可以不受活着支配,所以主体论强调人类性主体个体性主体的支配作用即便给个体主体性留下自由选择的空间,个体能通过自己的思想创造突破这种支配吗?如果能突破,那就是两种本体论;如果不能突破,区分人类主体个体主体就没有多少意义。从李泽厚想兼顾两者的思维方式来看,我认为这正好暴露出他其实是没有自己明确的哲学问题的,从而才造成他不断调整自己理论命题的状况。但古今中外的哲学家,哪一个不是可以在本体论问题上与时俱进、改头换面的?

  三、独特的中国现代问题如何提出?

  在如何产生自己的哲学、美学和文学中国问题上,我的基本看法是:突破在既有的思想、理论和学术观念之间进行选择”“综合的批评和创新方法,直面和审视各种思想理论相对于自己生命感受的矛盾点,才有可能发现自己的中国问题之萌芽。批判不是用一种思想理论去批判另一种思想理论(无论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而是用自己的问题去批判所有与此问题相关的中西方思想、理论和主义,当然也包括批判既定的学术观念与方法。

  在《该中国哲学登场了》这本书中,李泽厚说,我现在提出的情本体,或者人类学历史本体论,这是一个世界的视角,人类的视角,不是一个民族的视角。又说,中国实践理性或者历史理性的最大缺陷就是忽视思辨、逻辑的力量。这是典型的用西方理性文化看待中国问题、又用中国情理文化看待西方产生的问题,应该说,代表了中国学人普遍的看待问题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之所以不可能发现中国原创性的现代问题,是因为李泽厚一方面是凭感觉说中国缺少西方人的理性思维,但却无法论证中国人如何在伦理情感框架中培养这样的逻辑思维能力,这是学术上的盲点。另一方面,李泽厚又没有注意到中国学者模仿西方人的逻辑推理能力,也具备、甚至可以产生很经院化的规范论文,但为什么就不能产生自己独创性的哲学思想呢?这个问题可以提出逻辑思维与批判思维的矛盾点。而中国古代资源中,司马迁、苏轼、戴震、陈亮为什么可以在批判儒家哲学中提出自己的天人观念、人学观念、尊欲观念,但已经学习西方一百多年的中国现代学人却不能?这是儒学积淀和突破积淀的矛盾点。对这三个矛盾点的关注,自然会产生中国文化现代化究竟是要加强学习西方的创造之果(逻辑思维),还是需要发掘传统中的创造资源里隐性的思想能力和方法, 就成为现实、传统、西方之复杂关系的问题焦点。对这些焦点的关注,自然就使得儒家情理文化和西方逻辑思维都不一定是中国文化现代化主要需要解决的问题,反而会成为中国现代哲学批判改造的对象(儒家情理文化对人的欲望和思想创造力的抑制,是必须予以批判改造的;西方逻各斯中心主义的理性文化与中国情理文化和隐性突破的批判性文化结合后,也必然会发生性质与结构的改变)。可惜的是,李泽厚只看到儒家文化历史化的中国,却没有看到尊重而又挑战儒家不断出场的另一个隐性批判儒家的中国。如果后一个中国进入思考视域,我们就不会受儒家化的情理束缚,也不会执迷于在学术形式上模仿西方了——逻辑思维如果不与批判思维相结合,只能是一个精致的皮囊而不会生产思想与理论;逻辑思维如果不在生活中落实,就只能是中国伪善文化的另一种翻版。更重要的是,李泽厚因此也看不到另一个中国才是与西方后现代哲学对话的资源,那就是中国的弱逻辑化、具有隐性批判张力的思想文化可以弥补西方逻辑化、绝对化思想文化带来的负面缺陷,而不是非逻辑化的儒家情理文化可以直接弥补西方理性式微的文化局限。在此意义上,哲学实在不应该是李泽厚意义上的人类问题与中国问题的分离,而是只有通过中国问题的有效解决才能向世界贡献一种东方现代人类哲学。再进一步推究,我们在中外哲学史上似乎也没有发现一个本民族文化问题解决不了、却能解决人类生存问题的哲学家。

  比较起来,皖派朴学代表人物戴震的《孟子字义疏证》,则给我们突破乾嘉朴学以这样的启示:鉴于中国是太极文化,学术和思想本不应该疏离或对立,而是相互缠绕的关系;更因为知识分子对社会和人类生活的责任不可能脱离思想,所以乾嘉学派承袭两汉古今文经学在文献考证上没有多少学术观念的创新,本身就应该进入现代中国学术的思想审视视野。这种审视自然会使得我们注意戴震将思想批判引入字义考证的重要意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戴震首先发现了人性的根本是人的生物性之问题,因此理也者,情之不爽失也”“理在事中的思想来自于戴震对古人的还原考证得出的看法,以古人所谓理,未有如后儒之所谓理者矣来展开对朱子灭人欲之理的批判。这样的思想还原本身就是思想批判,我们已经很难分清这是思想、理论,还是学术、朴学。可惜戴震这种突破主义朴学分野的创新,似乎并没有被今天中国学术界的学术史研究和文献考证研究重视,也没有被中国理论界的思想和理论研究重视。其结果就是,王国维和李泽厚所说的中国古雅文化和文化心理结构,其实都是儒家解释八卦之后的思想产物,并不一定是古老的八卦符号的唯一解释。如果对中国文化思想进行还原研究,应该还原到伏羲的先天八卦之中,从而通过对先天八卦的新的解释展开对儒家思想文化的批判。事实上,儒、道之争已经展开了这样的批判,后来的荀子和苏轼也不同程度以自己所理解的加上事实论证来突破儒家文化的思想结构——苏轼甚至以对随物赋形的性质观察,还原并改造了老子的水往低处流的思想。这些其实都可以成为思想与学术交融的先例。关键是,无论是戴震还是苏轼,即便是在做学术研究时,也是具有以自己的生命感受为出发点的思想批判活动的。这种活动制约着学术甄别和还原研究的方位,并通过学术研究建立起自己的思想观念。

  我想,说到这里,王建疆和夏中义所争论的主义朴学问题,是否应该可以有一个交汇点了?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美术摄影]浅谈设计美
艺术设计是一种审美性的设计,是艺术与技术相结合服务于现实生活的手段,实用性与审美性是其重要的两个特征。设计美学...[全文]
[音乐舞蹈]谈武术与舞蹈共同发展之路
自古以来就有舞蹈与武术同源近根的说法,但是至今为止,由于关于武术与舞蹈起源的问题一直缺乏可以证实的材料,众多学者也...[全文]
[近现代史]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在我市广大党员干部中引起强烈响应
10 月24 日至27 日,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民间美术造型元素的现代审美
我国民间美术的发展历程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民间美术属于民间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并备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普通高校公共艺术教育的课程体系研究
一、引言 公共艺术课程是为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而设立的限定性选修课程,对于提高审美素养、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下的文学理论类课程教改探索
近年来,以二、三本院校为主的应用型本科教育普遍重视实践教学,强化应用型人才培养,将实践教学作为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散文翻译中的美学问题
散文的定义可从广义和狭义两方面来说,广义上讲,散文是一种与诗歌相对的文学体裁 ;从狭义上来说,是一种与诗歌、小说...[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心理应用对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0 前言 对于 CI 设计,有些人还不熟悉,事实上CI对企业品牌的塑造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CI作为企业形象战略,有其不可低估...[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艺术的心理效应研究
色彩在艺术家的手中,不仅是单纯的描绘与填充工具,而是表达艺术家内心世界的重要表现形式。这种心理的表达描述着人们...[全文]
[文学理论]边缘文化身份下的杜拉斯自传体小说研究
摘要 作为法国最具有争议的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无法归类是杜拉斯最为明亮的一个标签,这一标签闪现出了杜拉斯的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社会美育系统
一、 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美学表现 (一) 少数民族宗教建筑的美学形式少数民族宗教建筑艺术的美学表现指宗教建筑的形体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社会转型期传统民间美术的现代变迁
在我国恢弘、悠久的民族文化中,民间美术以其多姿多彩、种类繁多而占有重要的位置,是一切美术形式的源泉。中国民间美...[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