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历史论文 > 民族史志 >

简析肃慎族系诸称谓的关系及勿吉的来源

作者:2017-01-07 16:33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一、勿吉与肃慎、挹娄、靺鞨诸称谓的关系
  勿吉是肃慎族系在南北朝时期的称谓, 是肃慎族系发展历史进程中重要一环, 这一点已成为学界共识。可是, 这一族系的名称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呢? 为什么这代表着不同时期的称谓会同时并列出现于史籍中呢? 这些名称间的关系又如何呢? 这一问题解决了, 勿吉的来源问题也就解决了。这一问题很早就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概括起来, 主要有这样两种观点。
  1.挹娄是肃慎的易号, 勿吉是挹娄的易号, 靺鞨也是勿吉的易号。就是说挹娄、勿吉、靺鞨是不同时期对完全相同对象的不同称呼。此说的代表人是杨保隆、吕思勉、张博泉、金毓黻、佟冬等。杨保隆对于为什么有称号的变化, 推测由挹娄转称勿吉, “大概因其居地多山林之故”。而对勿吉何以转称靺鞨则没有给出明确意见, 认为现存各说均不够完美妥当, “尚需进一步探讨”。吕思勉与杨保隆的观点稍有不同, 他主张该族系的自称是肃慎, 女真是肃慎的同音异译, 挹娄意为穴居, 是他称。而“勿吉、靺鞨则误以酋长之称为部落之名”。张博泉的观点与上面两者又稍有不同, 他认为肃慎、女真之名“出自该族系的本名朱理真, 即东夷人自称的具有东和东人之意的朱勒失”, 而挹娄是肃慎的同名异译。“勿吉是拓跋鲜卑对其称呼, 是指其地以东的秽貊及秽貊以东北地区为勿吉”。靺鞨与勿吉是同音异写, “勿吉、靺鞨是北朝、隋、唐对其族的他称, 而自称仍是肃慎、挹娄”。
  2.肃慎是一个大的族系, 内部包含着不同的民族或部族, 肃慎、挹娄、勿吉都是这一族系中的一个成员。不同时期势力此消彼长, 哪一部族势力最大, 哪一部族的名称就成了整个族系的名称; 或者哪一部族与中原政权联系了, 中原政权就将该部之名看成是整个族系的名称了。先秦时期肃慎部与中原联系了, 中原政权就以肃慎来称呼整个该族系; 西汉时期, 挹娄部最为强大, 广为人知, 遂改称挹娄; 南北朝时期勿吉部强大起来, 并与中原政权建立了联系, 勿吉自然就成了整个族系的代称。持此说的有魏国忠、朱国忱、孙进己、干志耿、孙秀仁、董万仑、薛虹等。
  二者的区别在于, 前者认为不管是自称还是他称, 这些称谓都是整个族系的称谓, 后者则认为它们本来都是该族系中某一具体民族或部族的称谓, 后来才被用来指代整个族系。但对于由勿吉到靺鞨, 二说均认为系同音异译, 其本身名称并无变化。笔者比较倾向于后者, 同时认为后者也还有进一步补充的余地。
  该族系不存在统一的自称名号。南北朝时期以前, 肃慎族系的发展状况落后于相邻的秽貊族系。南北朝时期的勿吉尚且“邑落各自有长, 不相统一”。不但没有形成统一的民族或政权, 早期连大的部落联盟也没有形成。没有统一的民族就不可能有统一的名称, 只能是各部落有各部落的名称。史料中的统一名称是中原史家以部分代替了总体, 是他称。这种情况在各民族发展的早期曾广泛存在。比如, 美洲的印第安人, 虽然语言习俗比较接近, 但没有形成统一的民族。他们分成了很多民族或部族, 各族都有自己的称号, 印第安人只是欧洲殖民主义者对他们的称呼。事实上, 没有任何一个印第安人民族或部族自称印第安人。既然该族系没有统一的自称, 也就不存在统一自称的变化。那么从肃慎到挹娄, 到勿吉的改变就只能是他称的改变, 是中原史家对其称呼的改变。可是, 中原史家为什么要数次改变这一称呼呢? 对此, 持第一种观点的学者们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这也是这一观点的软肋之一。肃慎、挹娄、勿吉三者发音完全不同, 用“音转” 去解释根本行不通。只有用第二种观点去解释才让人觉得比较合理。
  这样认定是有史料支撑的。
  《新唐书》卷二一九, 渤海传载, 渤海国“以肃慎故地为上京, 曰龙泉府……秽貊故地为东京,曰龙原府……沃沮故地为南京, 曰南海府……高丽故地为西京, 曰鸭绿府……扶余故地为扶余府……挹娄故地为定理府……率宾故地为率宾府……拂涅故地为东平府……铁利故地为铁利府……越喜故地为怀远府”。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 肃慎、挹娄、勿吉(拂涅)、秽貊、沃沮、高丽、扶余、铁利、率宾等都是同时并存, 相互独立, 各有固定名称和领域的民族或部族。特别是肃慎、挹娄、勿吉的“故地” 并列出现更能说明问题。反对此说者认为, 这里的挹娄故地可能是误记, 或者汉至晋挹娄的中心与先秦时肃慎的中心不在一地, 所以有肃慎、挹娄两个中心。这一推断似有不妥, 因为历史学和考古学的研究成果证明, 在上述的各“故地” 中, 能够判定的部分都很准确。比如东京在今吉林珲春八连城, 那里确是秽貊故地; 南京在今朝鲜咸镜南道北青郡, 那里确是沃沮故地; 西京在今吉林临江, 那里确是高丽故地; 扶余府在今吉林农安, 那里确是扶余故地。既然能确定的京府所在的“故地” 都准确, 说明这段记事有可靠的资料来源, 那些目前还不能确定的府的“故地” 的表述想必也是准确的。《新唐书》的渤海传较《旧唐书》渤海传的内容丰富、准确了许多, 不但在地理方面增加了上述诸“故地” 的记事, 在经济物产、语言习俗、典章制度等方面也都增加了重要内容。而这增加的部分很可能来自张建章的《渤海记》。北宋欧阳修编写《新唐书》时天下太平, 文化事业发达, 看到了《旧唐书》编者在五代那个战乱年代没有见到的张建章的《渤海记》。张建章出使渤海逗留时间较长, 留心渤海的各方面情况, 并很可能见到了渤海的档案资料, 回来后写成《渤海记》。这样看来, 《新唐书》中诸“故地” 的记事很可能源于渤海人自己的资料, 其可信度当然高于其它出自中原史学界的史料。所以误记和其它推测都不大可能, 肃慎、挹娄、勿吉就是同时并存的部族。
  因为肃慎、挹娄、勿吉是同时并存的部落, 所以他们有时同时在史籍中出现, 或者顺序混乱地出现。对于这一现象, 孙进己的专著《东北民族源流》、薛虹的论文《肃慎的地理位置及其同挹娄的关系》等研究成果已经论述得比较清楚, 笔者不再赘述。
  可是, 直接指言挹娄即肃慎, 勿吉即挹娄、肃慎的史料更多:
  《通志》卷41 都邑略第一、四夷都: “勿吉, 亦古肃慎氏国”。
  同书卷194 四夷传第一、东夷: “古之肃慎, 疑即魏时挹娄……魏以后曰勿吉国, 唐则曰靺鞨”。
  (宋) 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25, 契丹女真用兵始末: “女真国本肃慎氏, 东汉谓之挹娄,元魏谓之勿吉, 隋唐谓之靺鞨”。
  《通典》卷186: “挹娄、勿吉、靺鞨俱肃慎氏后裔”。
  这与上文的结论并不矛盾。这些史料都是在宏观的角度纵论历史, 所言之肃慎、挹娄、勿吉、靺鞨都是不同时期整个肃慎族系的代名词。肃慎族系在一个时期被以其中某一部族之名代称整个族系, 只能说明这一时期这个部族最强大, 最有影响, 并不说明其它部族不存在。
  还有一些史料的记事颇耐人寻味:
  《金史》卷一、本纪第一、世纪: “金之先出靺鞨氏, 靺鞨本号勿吉, 勿吉古肃慎地也”。
  《通鉴地理通释》卷六: “勿吉在高丽北, 亦古肃慎地”。
  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三: “三国志所谓挹娄、元魏所谓勿吉、隋谓之黑水部、唐谓之黑水靺鞨皆其地也”。
  《太平寰宇记》卷175、四夷四、东夷四、勿吉国: “勿吉国后汉通焉, 亦谓之靺鞨, 在高句丽北, 亦古肃慎国地”。《通典》卷186 也有完全相同的记事。
  李心传《建炎杂记》乙集、卷19、边防二、女真南徙: “(女真) 盖古肃慎氏之地, 其国在汉代称挹娄, 南北朝之间称勿吉, 隋唐时称靺鞨”。
  这些记事都只表述了挹娄、勿吉、靺鞨都是在肃慎之故地, 换句话说它们的相同点只是地理位置, 没有言及它们之间在民族方面的关系, 确实给人以它们不是同一民族或部族的感觉。这些不起眼的差别表明这些史料比其它史料述事更准确。
  至于勿吉与靺鞨之间的关系, 目前史学界意见已基本一致, 认为是同音异写, 皆来自“窝集”,意为山林、大森林。有的史料就将二者合而为一了。如, 《北史》勿吉传实包含勿吉与靺鞨两部分;《通典》则干脆立传曰“勿吉又曰靺鞨”。 虽然也有史料认为勿吉、 靺鞨不是肃慎———满语系语言,而是东胡系民族语言, 是“江人”、“江民” 之义。但对于勿吉与靺鞨是同音的汉字异写却没有不同意见。至于二者转换的过程, 《满洲源流考》卷二、部族解释得非常清楚, 兹转录如下:
  “按勿吉始见于北魏, 亦谓之靺鞨, 故《魏书》为勿吉传, 《隋书》为靺鞨传, 而《北史》云勿吉一名靺鞨, 其事实为一国, 盖南北音殊译对互异, 并不得谓一国而二名也。第自唐武德以前则勿吉与靺鞨互称, 武德以后则黑水一部独强, 分为十六部, 始专称靺鞨。而粟末部自万岁通天以后改称震国, 又称渤海, 无复目为勿吉者亦”。
  至此, 我们可以下这样一个结论: 肃慎、挹娄、勿吉是同一族系中不同的民族或部族, 由于强盛与否和是否为中原政权所知的原因, 不同的时期, 他们分别代表了整个肃慎族系。广义上说, 三者是相同的, 因为都代表着整个肃慎族系; 但狭义上又不同, 因为它们本是各自不同的民族和部族。但勿吉和靺鞨的关系则与勿吉与肃慎、挹娄的关系不同, 二者完全是一回事, 是同音异写, 不论广义狭义都是一回事。所不同者仅在于使用的时间不同, 前者是南北朝, 后者是隋唐, 正因为如此,在民族或部族的来源与形成方面, 勿吉与靺鞨大体相同。就是说靺鞨的来源和形成过程就是勿吉的来源和形成过程。
  二、勿吉是民族融合的产物
  古代的东北地区除汉族外, 还有三大族系, 即东胡、秽貊、肃慎。每一族系之内在同一时期或不同时期都包含着若干部族或民族。如东胡族系内有乌桓、鲜卑、契丹、室韦、蒙古; 秽貊族系内有夫余、高句丽、沃沮、豆莫娄; 肃慎族系内有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族、赫哲、鄂伦春等。按照传统的观点, 同一族系内部各部族或民族彼此之语言、习俗等方面大体相同, 而不同族系间则差异很大, 界限分明。 勿吉属肃慎族系, 是该族系肃慎———挹娄一脉相承下来的, 与另两系各族当有根本性不同。这样的实例确实有, 如, 《魏书》勿吉传即载, 勿吉“其人劲悍, 于东夷最强,言语独异”; 这当然是说勿吉人与其它族系的各族语言不同, 这一点的确符合如上的传统观点。但是, 还有另外一些史料的记载, 按照如上的传统观点就很难理解了。如《新唐书》室韦传即载:“其语言, 靺鞨也”。《太平寰宇记》室韦传也载: “造酒、食[噉]、言语与靺鞨同”。而如前文所述, 既然靺鞨与勿吉是同音异译, 则靺鞨无疑就是勿吉了; 那么, 肃慎族系的勿吉(靺鞨) 又怎么可能与东胡族系的室韦语言相同呢? 况且, 上文《魏书》勿吉传中又明确说勿吉人“言语独异”, 即与包括室韦在内的周边各族语言是不同的。显而易见, 前引的不同古籍关于同类问题的记载出现了完全不同或相互矛盾的表述。那么, 究竟是《魏书》错了还是《新唐书》、《太平寰宇记》等书错了? 类似的记载还有, 如《旧唐书》渤海传即称渤海“风俗与高丽及契丹同”; 而按照一般常识性的理解, 渤海国主体民族的族属既然是肃慎族系的靺鞨(当然也就可以说是勿吉), 其风俗又怎么可能与秽貊族系的高丽以及东胡族系的契丹“相同” 呢? 既然如此, 即出现了完全不同和相互矛盾的记载, 当然也就不能不对它们作出必要的回答和说明解释。
  这就要对勿吉———靺鞨的来源重新进行探讨。 日本学者日野开三郎认为, “靺鞨 (勿吉) 并不是一个民族, 而是若干民族的总称”。中国也有学者认为, “靺鞨(勿吉) 的原意是指秽貊的一部,以后才作为东北各部的统称, 包括肃慎系在内。事实上, 在唐代靺鞨这一泛称下, 不仅包括秽貊、肃慎两系, 还包括了其他一些族系”。这种观点解释了勿吉文化中为什么包含有其他族系的因素,但完全否定了勿吉的整体性, 似乎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笔者认为, 三大族系的划分没有错, 但族系间并非象过去认为的那样壁垒分明, 民族部族间流动交融频繁, 长此以往, 结果就是在语言文化、风俗习惯乃至于人种血统诸多方面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勿吉人的文化中有秽貊和东胡系的东西也就不足为怪了。现代考古学中人类学方法证明了这一点。
  在人类学上, 整个东北大体都属于亚洲蒙古人种。亚洲蒙古人种下分东亚、北亚(又称西伯利亚)、东北亚、南亚四个亚种, 而东北地区的古代民族都在前三种的范畴之内。人类学家对东北古代人骨材料进行了检测分析, 发现分属三大族系的各民族或部族既各有特点, 又相互联系。吉林地区的西团山和骚达沟应当是秽貊族系夫余族的早期遗存, 其颅面特征为“偏长的中颅型、高颅型以及褊狭的中颅型, 高而阔的面部, 略宽的鼻型和较小的面部扁平度”, “具有东亚蒙古人种和北亚蒙古人种相结合的特点, 而不同于通古斯近代组”。属于东胡族系的契丹族“颅骨上所体现出的短而阔并且有些偏低的颅型, 宽阔而扁平的面形等特征与北亚蒙古人种更为接近”。属于肃慎族系的勿吉———靺鞨人 “恰好处于西伯利亚和东亚两个人种类型之间的某种 ‘中个’ 位置上……古代靺鞨居民之种族成分上应属于西伯利亚人种成分占主导地位, 同时又包括了部分东亚人因素的混血类型”。可见, 三大族系的每一族系都具有二种以上的人种特征, 都是民族融合的产物, 而勿吉———靺鞨的这种融合特征更为显著。朱泓认为靺鞨(勿吉) 族的起源和发展过程是这样的: “早在远古的新石器时代, 在后来靺鞨人生活的远东地区辽阔的土地上就居住着一些有东亚人种的高颅型因素的土著部族。后来, 随着来自于贝加尔地区、东西伯利亚和蒙古草原上的各个部落的逐渐迁入, 为该地区的居民注入了越来越多的低颅的西伯利亚人种成分, 在这样的一幅种族大融合的历史背景下便形成了靺鞨人的种族类型。后来, 靺鞨人的血缘基因逐渐渗入到远东地区的许多现代民族之中, 只是由于各民族历史渊源的不同以及后来新的体质因素的不断加入, 所以又形成了各种不同的情况”。
  文献资料也直接或间接地证明勿吉有多个来源, 勿吉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融合了多个其它民族或部族的成分。
  首先是秽貊族系的夫余族。勿吉强大起来后, 对外发展势力。其一部向南发展, 进入夫余故地粟末水(今松花江上中游) 地区, 即《魏书》高句丽传所谓“今夫余为勿吉所逐”。夫余最后在慕容鲜卑、勿吉、高句丽三方的打击下灭亡。其王率领王室迁入高句丽, 但百姓还有很多留在了原地,他们与占领该地的勿吉人融合, 就形成了勿吉的粟末部(还曾有过浮余即夫余靺鞨的称呼)。有学者认为, 粟末水“粟末即是秽貊, 音近而字异”。所以粟末勿吉(靺鞨) 就是秽貊勿吉(靺鞨), 恰好反映了勿吉———靺鞨的粟末部是秽貊族系的夫余与肃慎系的勿吉融合而成的实质。 中原政权也了解粟末部与夫余有关系, 所以隋封内附的粟末部首领突地稽为“夫余侯”。而《旧唐书》地理志把粟末靺鞨记作涑沫靺鞨和浮渝(即夫余) 靺鞨的原因也即如此。
  其次是沃沮。沃沮属秽貊族系, 主要分布在今朝鲜咸镜南北道沿海地区, 向北可能延伸到绥芬河中游东宁盆地一带, 该地团结文化下层即被认为是沃沮文化。《后汉书》、《三国志》有沃沮传,说明汉代到三国时期沃沮存在。但《魏书》中没有沃沮传, 说明到南北朝时沃沮已经不存在了, 其朝鲜半岛部分无疑为高句丽所占, 绥芬河流域部分则明显是为勿吉所占。(关于这个问题下文将详述), 这里的沃沮人当然融合到勿吉中去了。
  再次是豆莫娄。豆莫娄又称北夫余, 是夫余的一支或是夫余灭亡后遗民北走建立的, 《魏书》、《北史》 有传, 但此后即从史籍中消失, 说明它是在南北朝到隋唐时为北扩的勿吉———靺鞨所亡, 遗人与勿吉———靺鞨人融合, 成了勿吉———靺鞨的黑水部的一个来源。
  此外, 勿吉与其它周边民族或部族也可能有这样的融合, 可能是其它族融入了勿吉, 也可能是勿吉融入了其它族。总之, 族系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相互交溶和融合经常发生, 没有哪一个族系或民族是 “纯种” 的, 勿吉———靺鞨也一样。
  清楚了勿吉的多源性, 上述不好理解的史料也就可以理解了。勿吉本来就是由肃慎族系内不尽相同的民族或部族构成的, 又没有形成统一的政权或部落联盟, 分布在广大地区内的不同的部分融合的对象不同, 语言习俗等方面就会有一定的不同。《魏书》说勿吉“言语独异”, 指的只是与北魏政权发生联系, 为北魏所知的那部勿吉人的情况, 最多也只是一大部分勿吉人的情况而不是全部。《新唐书》、《太平寰宇记》关于东胡族系的室韦与靺鞨(勿吉) 语言和习俗相同的记载, 俄国学者沙弗库诺夫认为应当这样理解: “有一部分室韦人已经很密切地与姆克利人 (即勿吉———靺鞨人)混杂在一起, 甚至于改变了他们的语言”。这一见解应该说是合理的。
  勿吉所处的南北朝时期是中国民族大迁徙、大动荡、大融合时期, 整个中国的民族格局大大改变了。东北地区也是一样, 其主要表现之一就是勿吉的强大与扩张。在这一过程中, 恰恰是勿吉———靺鞨改变了东北民族的旧格局, 也通过民族的交溶和融合改变了自己。
  最后,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明确。
  勿吉又有广义和狭义之别, 狭义的是指肃慎族系中一个民族或部族; 广义的则是指南北朝时期由勿吉之名代称的整个肃慎族系。那么, 勿吉的哪一部分是本来称为勿吉的民族或部族, 即狭义的勿吉族呢?
  《北史》、《通典》等史料载, 勿吉有七部: 粟末部、伯咄部、安车骨部、拂涅部、号室部、黑水部、白山部, 狭义的勿吉必在这七部之中。这就要看哪一部的部名与勿吉相近、相关。张博泉先生认为伯咄、拂涅二部与勿吉有关。“伯咄, 即后来莫颉府所在地, 在今哈尔滨、五常间。拂涅部即后来拂涅州府所在地, 在今依兰附近。莫颉即勿(读如没) 吉、靺鞨, 而拂涅《金史》作蒲聂,拂、蒲都是m 变为f、p 的结果, 吉、羯转音为涅、聂, 是由于n (舌上) 与j 同位, 而互转的结果。他们的名称都是勿吉、靺鞨的转音分为二部名”。公元318 年, 北魏的先世平文皇帝郁律“西兼乌孙故地, 东吞勿吉以西, 控弦上马将有百万”。我们知道, 这一时期的鲜卑人占有了匈奴故地, 即今蒙古草原地区, 却没有把势力伸入到肃慎族系范围内, 可见其所吞之“勿吉以西” 皆非肃慎族系民族。那么勿吉就是肃慎族系最西端的民族, 与张博泉所推定的哈尔滨、五常间(伯咄) 相符,(拂涅是否在依兰一带还须进一步探讨, 但此时应与伯咄相去不远) 这样看来, 伯咄与拂涅二部皆源于指代整个肃慎族系之前的勿吉, 即狭义的勿吉是确有可能的。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美术摄影]浅谈设计美
艺术设计是一种审美性的设计,是艺术与技术相结合服务于现实生活的手段,实用性与审美性是其重要的两个特征。设计美学...[全文]
[音乐舞蹈]谈武术与舞蹈共同发展之路
自古以来就有舞蹈与武术同源近根的说法,但是至今为止,由于关于武术与舞蹈起源的问题一直缺乏可以证实的材料,众多学者也...[全文]
[近现代史]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在我市广大党员干部中引起强烈响应
10 月24 日至27 日,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民间美术造型元素的现代审美
我国民间美术的发展历程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民间美术属于民间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并备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普通高校公共艺术教育的课程体系研究
一、引言 公共艺术课程是为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而设立的限定性选修课程,对于提高审美素养、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下的文学理论类课程教改探索
近年来,以二、三本院校为主的应用型本科教育普遍重视实践教学,强化应用型人才培养,将实践教学作为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散文翻译中的美学问题
散文的定义可从广义和狭义两方面来说,广义上讲,散文是一种与诗歌相对的文学体裁 ;从狭义上来说,是一种与诗歌、小说...[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心理应用对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0 前言 对于 CI 设计,有些人还不熟悉,事实上CI对企业品牌的塑造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CI作为企业形象战略,有其不可低估...[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艺术的心理效应研究
色彩在艺术家的手中,不仅是单纯的描绘与填充工具,而是表达艺术家内心世界的重要表现形式。这种心理的表达描述着人们...[全文]
[文学理论]边缘文化身份下的杜拉斯自传体小说研究
摘要 作为法国最具有争议的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无法归类是杜拉斯最为明亮的一个标签,这一标签闪现出了杜拉斯的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社会美育系统
一、 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美学表现 (一) 少数民族宗教建筑的美学形式少数民族宗教建筑艺术的美学表现指宗教建筑的形体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社会转型期传统民间美术的现代变迁
在我国恢弘、悠久的民族文化中,民间美术以其多姿多彩、种类繁多而占有重要的位置,是一切美术形式的源泉。中国民间美...[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