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登 陆 | 注 册
分享到:0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历史论文 > 近现代史 >

对《红鸥自传》的思考

作者:2015-08-17 11:08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红鸥,是卜海市市东中学高二女生侯美度,在文革初期,为迎合革命造反大势而改取的名字: “我给自己起名叫红鸥—红色代表理想,代表光明,代表革命,海鸥是自由的象征。我生长在黄浦江畔,小时候就喜欢看黄浦江卜自由飞翔的海鸥。

  “飞吧!红鸥,自由自在地飞,不怕惊涛骇浪,不畏雷鸣电闪,飞向理想,飞向光明,飞向革命!”(《红鸥自传》第22页,下文仅标页码)红鸥—这只自喻为红色的闪电般飞翔在J凉涛骇浪之中的“革命造反”之鸟,确实是为文革运动而“生”的人。恰如红鸥自述: “我以前总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生20年,早生20年就可以参加革命了。现在好了!文化大革命一来,我参加了革命,我就什么遗憾也没有了,这场革命真伟大!与当年打日本鬼子打蒋介石一样惊心动魄,一样你死我活。 “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的故事,从小我们就烂熟于心,谁不仰慕英雄?谁不做英雄梦?”红鸥满腔热血与豪情,满脑“英雄梦”。中国的“革命”与“继续革命”,借托着长久的意识形态宣传和教育,很快就点燃了稚嫩而肤浅的灵魂,致使红鸥在学校里模仿北京红卫兵(市东中学是北京红卫兵在上海活动的一个“点”。市西中学也是),起草了《红色恐怖》宣言书(并印成传单散发),成.了“红色恐怖战斗队”;继而,“杀向社会”,在一片“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的歌唱中,火烧了杨浦区图书馆的藏书;继而,只身北卜,又在中央文革小组接见外地红卫兵的会议卜(张春桥在场),“腾地跳出来,几乎是小跑地跑到主席台,递给大会主持人一张纸条”,要求“代表卜海红卫兵”发言……正是“红鸥”这种划响天空的飞翔和鸣叫,使之很快融人了高校红卫兵的队列,并以一所中学“红色恐怖战斗队”的名义,与复旦大学“东方红公社”,卜海纺织工学院“东方红公社”等,在市中心的人民公园筹建了市一级的红卫兵组织“卜海市红卫兵炮打司令部联合兵团”(简称“炮司”)。在此,值得注意的是:红鸥在市东中学并没有群众基础,她连通过班级选举去北京见毛主席的正式名额都轮不卜。但红鸥却能在那个波涛滚滚的乱局中,乘着社会政治运动的大势,呼地蹿卜了“革命造反”的云端。这大概可以是红卫兵运动史进人“深部和细部”研究中的一个课题(即“人物与组织与运动”的构成)。

  卜海“炮司”在卜海文革运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是短暂而显赫的,其重要的特点和功能是率先发动了“工学运动”。所以,红鸥就在一个特殊的时段内,跟随复旦大学的周谷声、胡守钧,交通大学的许云飞,卜海纺织工学院的林翌,卜海师范学院的江必雄等一批大学生红卫兵,跻身于卜海文革运动的重大事变中—殊不知,红鸥参加了卜海“工总司”的筹备会议,并以红卫兵的身份赴国棉十七厂、三十一厂外调了王洪文、黄金海的政治情况(昨日的必需是今日的荒诞);红鸥两度随送面包的车辆,到达安亭事件的现场,并追击到苏州、南京,动员“工总司”“二兵团”“一兵团”返沪;红鸥出席了陈巫显在市委东湖路招待所主持的各造反组织会议,见证了《急告全市人民书》的讨论过程;红鸥参与了“1·28炮打张春桥”事件,并代表“炮司”宣布退出卜海人民公社筹备会(“炮司”曾是毛泽东称赞的《急告全市人民书》《紧急通告》的讨论者之一;上海人民公社的发起单位之一),直至在“反逆流”中被剥夺了“红卫兵资格”……。确实,在一片激荡中,红鸥就如同一只火鸟,腾空呼号,叱咤风云。红鸥不仅成就了她自喻名称的寓意,甚至成为大众传播的话题,成为“革命造反”的“偶像级”的精神象征。就是在那个时候,笔者作为一个文革运动的旁观者和思考者(因没有资格成为参与者),曾在复旦一灵一样在台卜蹦来跳去。那幅图景至今可复演在眼前。但眼前的红鸥—虽然本书的署名仍然叫“红鸥”—却再也没有“火鸟”和“精灵”般的风采了。为了本书的修改,笔者拜托文革研究工作者李逊帮助红鸥订正一些史实,为一些非亲历的段落做出注释。李逊回复同意,却说:红鸥很固执,很难沟通。我也有同感,甚至感到这大概就是红鸥当年“革命造反”的个性基因和精神的延续。

  如果说以卜是红鸥所经历的“革命造反”的高潮,那么,当红鸥从高潮中跌落下来,令人难以置信的1967年4月至9月,红鸥为“用鲜血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红卫兵”,以赴死的决定赶往武斗激烈(红鸥自述是“两条路线斗争最激烈’,)的重庆、乐山和开封。红鸥在给周谷声的告别信中写道: “我们的红司令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自的祖国建成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将亲手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任重而道远。有志气有抱负的中国青年,一定要为完成我们伟大的历史使命而奋斗终生!……使命在身,我能躺下不干吗?使命在身,我能自暴自弃吗?

  “……亲爱的战友,你看哪,全人类解放的日子近了,近了,愿那一天,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埋葬帝修反,解放全人类!” 1967年下半年,红鸥从外地返沪后,V.即投人“卜海市中学运动串联会”(简称“中串会”。总部设在光明中学,共2万多成员)的活动。“中串会”乃被称为原“红卜司”“红反会”等部分市一级的“老造反”红卫兵,因不满市中学红卫兵代表大会筹建时,遭遇来自张春桥、徐景贤的冷落—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一月革命”的高潮中,曾纵横驰骋,冲锋陷阵的一群—却在新一轮“代表权”的确中(实为“权力再分配”),被来自基层的“老造反”,却在“大联合”和“军训”等政治需要中脱颖而出的市六女中、控江中学的代表所替代(此类“替代”的例证,还包括“一派分化”“另派重起”等,在1967年中国各省区的造反派队伍中比比皆是。旗号上有“主义”和“原则”,形态上有“过程”和“状况”,核心还是“权力”和“权利”)。于是,红鸥与他人合写了《给春桥同志的一封信》,刊登在影印版的《红卫战报》卜;参与了“中串会”组织的千人大游行,从长宁区俱乐部出发,经静安寺沿南京路至外滩,一路高举红卫兵大旗,呼喊着“主席健在,我们必胜”“批判新的资反路线”“中学红代会是大凑合”等口号……直至1968年卜半年因形势紧迫,避退外地后,又“落网”进人了徐景贤主持的“‘中串会’问题学习班”。

  1968年下半年,中国文革运动的政治形势、经济形势和社会形势,决定了已在校“革命造反”了3年的红卫兵必须退出“现场”。那么,哪里是“出口”呢?按照毛泽东关于“革命青年”的认定标准,就是“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当时,卜海1966届和1967届高初中生的分配,大约有45%的名额在工矿企业,即便去务农,也多在外地(如黑龙江)和市郊的农场(“拿工资”),真正去农村人民公社以生产劳动“挣工分”的“插队落户”者却是少数(约10% o1968届后则为多数)。然而,以红鸥为骨干的一路“老造反”,则独树一帜地向市革委会提出到河南兰考去“插队落户”(为此,红鸥曾两度到兰考考察,并取得兰考县革委会的接受证明,直接“交给上海康平路办公室张春桥的秘书何秀文”)。

  红鸥说: “今天毛主席号召我们卜山下乡,我这个毛主席最忠贞的红卫兵能不去吗?如果不去,我要后悔一辈子的。” 到达兰考时,红鸥一行下了火车,就抬着花圈,捧着小松树,在焦裕禄墓前庄严宣誓: “焦裕禄同志,我们卜海的红卫兵踏着您的脚印跟卜来了。我们一定要继承您未竟的事业,在兰考广阔天地里锤炼一颗忠于毛主席的红心……,把双杨树的道路走到底!”(据同去兰考的原“中串会”成员说,上海没有去河南兰考插队的名额。他们所以申请去兰考,追随焦裕禄固然是原因之一。更为重要的动机是:他们曾查看了中国地图,认为大批京沪两地的知青到黑龙江去“垦屯戍边”,将来“中苏之战”时,东北并非是苏军的突破区域,反而是经蒙古至内蒙古至中原一马平川,苏军的机械化部队可长驱直入。所以,他们准备在兰考筑起抵抗的防线)呜呼!不必怀疑红鸥(和红鸥们)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热爱和忠诚;不必怀疑红鸥(和红鸥们)对“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信服和追求……,如果说红鸥在“革命造反”高潮时的鸣叫曾划响天空,那么纵观红鸥在跌落时的苦斗,则充分证明了这位自喻为“天生的理想主义者”,确实就是天生的为文化大革命而“生”的人,天生的为“革命造反”而“生”的人。红鸥用自己的热烈和执着,同时也用自己的轻狂和简单,写就了自己奇崛的青春史。

  接着,发生的故事就是1970年初开展了“一打三反”运动(中国文革运动就是这么“大运动”中套着“小运动”;“整体运动”中套着“局部运动”),红鸥因牵涉到胡守钧、周谷声、邱励欧等“炮打张春桥”的案件被专案组特派的四人小组,从兰考押回卜海,关进了复旦大学10号楼。历经近两年的隔离审查和逼供信,于1971年12月底,带着从“敌胜内处”减轻为“犯严重错误”的政治结论,由复旦“一位卜了年纪的女工宣队员”送回了兰考……诚然,红鸥以其个性、信念、意志,以及家庭和教育的背景,世运和机遇的汇通,形塑成了中学红卫兵“革命造反”的“典型人物”。这样的“典型人物”,在当时可以是先锋,甚或可以是偶像,自然与许多历史事件的现场和过程发生着关联,抑或就是历史事件的“参与者”和“见证人”。那么,从“文革人物”研究的角度来说,红鸥之类的“典型”如何定位呢?

  引用惯常的说法,文革是一场“全民运动”(甚至造成“夫妻离婚”“父子反目”),这固然是总体性的形态和结论。但若做出严格的辨析和区隔,或者说给予实质性的认定,文革运动在群众中的发动、参与、争辩、对抗、斗一争……,尤其至1967年下半年以后,只是少量的“积极分子”,或“骨干分子”,或“极端分子”在运动,多数人则是观望着的,逍遥着的(以至形成了一个与文革运动的“政治场”相区隔的“社会场”)。

  再引用惯常的说法,文革是一场“自卜而下”的政治运动,其主导的方向和力量,无疑来自于“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战略部署”,即来自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以及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张春桥等人的决策,如策划《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炮打司令部”,以及文革中后期的整党建党、清理阶级队伍、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等等。但所有这一切,并不排斥在如此壮阔的群众运动中,在一些大关节卜,有“自下而卜”的举措和行动,参与并创造了历史的进程和走向。譬如在北京,有清华附中张承志等组建了红卫兵,并写信给毛主席,得到了高度的赞赏;有清华大学的蒯大富率先挑战王光美领导的工作组,引出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辽宁,有大连海运学院红卫兵倡导“徒步大串联”,并向全国推广;在武汉,有“七二O事件”,引起文革部署的连环变化,以及后来张铁生的“一张自卷”,黄帅的“一封信,’,风庆轮的“远洋航行”,刘冰的“告状”,“四五”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总理,等等,均或从底层,或从民间引发了社会的关注和震动。在卜海,最重要的此类例证就是卜海“工总司”的建v.(含经“安亭事件”,张春桥以宪法为由,“先斩后奏”地签署了承认“工总司”的“五条”),标志群众性的工人运动登卜了文化大革命的舞台,以及以“反击经济主义”和“夺权”为标志的“一月革命”。本书的主角红鸥确实参与了这两项发生于卜海,影响了全国的行动(至于发生于上海的两次“卜28炮打张春桥”事件,为什么不能列入此例证内,那是因为其影响仅限于上海,而没能直接影响全国文革运动的大局和走势。当然,做间接的推论,不能否认上海的两次“炮打”针对的是林彪)。

  基于以卜对两点惯常说法的判断,再进人“文革人物”研究的讨论,便可见在“参与”的层面卜是毋庸置疑的,否则根本支撑不起“典型”的权重,正是从这个角度说,因为“参与”才有经历,才有故事,才有构成研究的可能和价值。但“参与”的层面和能动是有差异的,即“参与”的广度、深度和结果,又决定了对此类“文革人物”的评定,应做出“参与一创造”历史、“参与一进人”历史和“参与一见证”历史的区分。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参与一见证”历史的肯定是多数,“参与一进人”历史的肯定是少数,而“参与一创造”历史的则肯定是个别的决策者和执行者(如笔者这般没有资格“参与”的,或有“参与”资格却没有信念、志趣和激情的,则是“经历”了或“观望”了这段历史)。那么,依凭此理论的阐述,红鸥理想高扬和激情燃烧的“革命造反”,应该列人哪一档“参与一?”的位序呢?大概不能列人“参与一创造”历史的位序,因为红鸥没有像包炮那样直接主导了卜海“工总司”的建V.;没有像包炮、潘国平、王洪文那样直接与张春桥进行了承认卜海“工总司”的谈判;没有像《文汇报》“星火燎原”战斗队那样在卜海、在全国开创了“夺权”的先例,等等。所以,对红鸥此类“文革人物”的研究,一般应该进人“参与一进人”历史的位序。对红鸥来说,这不是遗憾。正如之所以要在理论卜做出“参与一创造”历史、“参与一进人”历史和“参与一见证”历史的区分(没有“参与”的则更多),恰是为了求得对“文革人物”研究的客观定位和判断。

  然而,红鸥作为名声显赫的“文革人物”,在人生的履历卜,是否留有遗憾呢?就一代人的“生命史”而言,红鸥作为“老三届”人,其命运俨然被共和国的历史划分为3个阶段,即17年的求学期、10年的文革运动期(含“上山下乡”)和后30多年的“改革开放”期。如果说红鸥(出身于上海一般的“革命干部”家庭,即并非所谓“高干”家庭,更并非类似北京的“高干”家庭)的第一阶段是幸福的,第二阶段是燃烧的,那么,红鸥第三阶段的遭际呢?就在笔者所属的文革研究小组试图联络红鸥的时候,发觉红鸥早已在公众的视野中“失踪”了—红鸥属于思想史学者朱学勤所寻找的“失踪者”之一(文革运动时期,朱学勤只是一小学生,或称“红小兵”。但朱兄以“牛犊”之情追随着一批重点中学的“红卫兵”,包括一直追随至红鸥在内的“中串会”成员的落户地河南兰考)—然而,当辗转多时在人群找到红鸥的时候,红鸥除了捧出这本《红鸥自传》,并希望笔者竭力相助问世,成就“人生的最大心愿”外,就是喋喋地诉说当外婆带外孙“必须三时赶回家”的时间卜和心理卜的紧张。

  于是,想到红鸥曾酣畅地宣称要“报考复旦生物系”;想到与红鸥共同奋战的复旦红卫兵周谷声、邱励欧等,均平反后去了美国深造;想到与红鸥共同奋战的交大红卫兵许云飞等,成为某一省级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想到与红鸥共同起草《给春桥同志的一封信》的魏威,成为《萌芽》杂志的编辑;想到与红鸥共同去兰考选址考察的王鸿生,成为文艺评论家……为什么红鸥的这些昔日“战友”,都能在“改革开放”中重新飞翔,而自称天生崇尚飞翔的红鸥,却在“改革开放”中消失了飞翔的踪影?或许红鸥的思维已凝固了,手持着平反的证明,仍停留在原有的思维惯性中;或许红鸥的激情已荡然了,日日为现实生活的困顿所束缚;或许红鸥的价值判断已发生了蜕变,人生的追念不是丧失动力就是指向空门;或许红鸥没有充分的知识准备和能力准备,难以应付种种从天而降的机会……正是从这个角度卜说,作为红卫兵的“红鸥”是骄傲的,因为曾有为“革命造反”而献身的理想和行动;作为外婆的“红鸥”则会是怎样的?(或悲哀或幸福;或失落或惬意;或烦乱或安然)但有一点应该确定:红鸥终究没有跟卜“改革开放”的时代步伐,没有迎着“改革开放”的大潮飞翔而起,而转换“红卫兵”和“知青”经历所遗留下来的角色定位。

  请红鸥谅解,现在仍然需要回到本文的主题(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命题,一个供后学研究的命题):红鸥天然地为文革的“革命造反”而“生”,却没有为“改革开放”做好准备;红鸥的信念和情感仍活在那个时代的记忆中,但那个时代早已远去了。

  毋庸置疑,红鸥是一位典型的“文革人物”。当年,笔者在台下仰视着这位红卫兵领袖的风采;当下,笔者受托为卜海的一位普通阿婆不忘青春的《自传》作序,其间可察考的脉络和机缘究竟是什么?大概是一个“革命造反”者的精神寄托和一个文革研究工作者的义务吧。

  文革的“两性”(含“两情”)关系研究,一定会成为那个“非常”年代里—社会生活史方向非常重要的课题。它大致包括可供伸展探究的三个向度:即在文革时期总体的“性禁忌”的社会氛围下,文革运动中男女“战友”间所萌发的“两性”(含“两情”)关系;文革运动中发生于种种特异情况下的“性交易”“性贿赂”“性欺骗”“性侵犯”(“性暴力”)等;文革中期以来所谓青少年“流飞”活动中的“性诱惑”“性骚扰”(上海称“搓拉三”;北京称“拍婆子”)和“性行为”(“性教唆”“性淫乱”)等。当然,作为本书主角的红鸥,作为一个典型的红卫兵人物,其情感的故事肯定属于第一个向度。

  自1966年文革运动爆发时的投人,至1971年作为“胡守钧小集团案”主要成员审查完毕,在红鸥5年来充满理想主义激情的“革命造反”的经历中,共与异性发生了三段感情(俗称“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第一段,是红鸥暗恋复旦大学的周谷声。在周分配前夕,“我几乎天天到他学校去,常常在他宿舍抽屉里偷偷放几个我省下来舍不得吃的咸鸭蛋、鸡蛋。天长日久,暗生情慷,我们之间一种超过友谊的恋情正在不知不觉地增长。”(第208页)第二段,是同学“瓦西里”(后分在港务局当装卸工)痴恋红鸥。红鸥说:“他常常来看我,却常常不说一句话,丢魂失魄地站在那里。”即便红鸥受审,仍不离不弃,但红鸥表示“擦不掉初恋刻在我心卜的痕迹”,只是敬他,而不爱他。第三段,是红鸥与复旦附中陈大东(昵称“阿哥”,分配在上海工矿)的热恋。陈大东的情书:“我变成了一只雪自的天鹅,在宇宙间遇见了你—红色的海鸥,我们双双飞呵,永远飞翔,妹呵,那一天不会太远!”红鸥则“心里泛起无限柔情,飞快地在他的签名卜吻了一下”。但当红鸥被关押审查后,两年来“血尽泪干也写不完我对阿哥的爱”,终于断弦了。

  红鸥这个高二年级的女生,在“革命造反”年代里产生的“情爱”,就如同“革命造反”一样的热烈(及女性特有的缠绵)。是红鸥浪漫洒脱,率性而为,随性而至?是红鸥卓尔不群,决意抗拒社会“性禁忌”的压迫?想必红鸥也难以准确回答这般的追问。确实,“革命”(造反)与“爱情”的主题永远是并举的—因为“革命”(造反)而处于激荡之中;因为场一致而爱憎分明,价值趋同;因为比肩奋战而共举杯,共患难……同为年轻人怎能不迸发出情爱的光芒呢(甚或“革命”就是为“爱情”而奔赴的;“爱情”就是为“革命”而点燃的)!毋宁说红鸥暗恋着周谷声,又热恋着陈大东,就是大名鼎鼎的蒯大富与清华附中一女红卫兵的情爱,不也成为京城热门的话题嘛!

  然而,不幸的是文革这场“造反”运动,恰是“祛爱”的(“阶级友爱”另论),任何理念中的、艺术中的,还有意识中的、现实中的所谓“爱情”,均属于“资产阶级的伦理”范畴,而遭遇隔绝与批判,以至通过社会舆论和群众专政,形成了一个以“灭人欲”为圭桌的高高在卜的“道德裁判所”,监视着、驱散着、鞭挞着一切男欢女爱(北京红卫兵至上海串联时,捉拿黄浦江边携手恋爱的男女;里弄居民向城市民兵、派出所举报“搞腐化”的偷情者;孩童们则向树荫下双双出行的年轻男女吼歌谣、扔石块……但至文革后期,上海团市委“为抓好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组织全体机关人员,分头在外滩、南京路、人民广场设点观察。据报告:傍晚,在北京东路外滩至南京东路外滩200多米的江堤上,就有600多对青年男女在谈恋爱,其中将近200对“动作不正常”)。

  吊诡的是:红鸥和蒯大富等红卫兵偶像级人物,却在“革命造反”中恨爱交加,这充分证实那柄来自“道德裁判所”的劈杀之剑,面对人性、人清、人欲的坚持和蓬勃,其作用亦是有限度的。此中,这限度外在地表现为“行为形态”(行为方式)卜;内在地表现为“意识形态”(道德判断)卜。因为压迫是外在的,扭曲才是内在的,所以关键在于当事者的认知和接受—即是否已进人了内心,占据着内心,使内心畸变了(更可怕的是形成社会的“集体无意识’,)。此外,红鸥在“革命”与“爱情”的双重奏中,尽管在“行为方式”卜也有谨慎,表现为“抽屉里偷偷”放几个蛋之类,在道德判断卜则是交响明亮的—于是,从少女之“爱情”反衬红卫兵之“革命”的角度来说,再一次回到本文的主题:红鸥以绝大的牺牲精神投身“革命造反”,作为一个时代的红卫兵人物,其对毛主席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忠诚,就如同少女对仰慕者的爱恋如此单纯一样,应该是不必怀疑的。为了这篇代序言,笔者对红鸥说:你曾经飞翔过。红鸥说,我的翅膀折断了。这大概就是红鸥的青春骄傲(“外婆的故事”),也是红鸥的一生悲哀。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诉讼法]浅谈新刑诉法视域下的刑事和解制度探析
刑事和解逐渐制度化已成为我国法律发展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也代表了刑事和解的合法性。我国新颁布的刑事和解制度是...[全文]
[诉讼法]浅谈司法改革:法治中国的助推器
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完善中国当代司法体制的制度构建,从而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构筑一个...[全文]
[诉讼法]建立健全检察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的若干问题研究
建立检察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需要重点明确这些保护机制存在的必要性,从我国的司法实践来看,检察官在履行法定职责...[全文]
[临床医学]简析MRI 在脊椎骨转移瘤诊断中的临床应用
李金脊椎骨转移瘤是恶性肿瘤中较为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其发病率逐年呈现上升趋势,特别是肝癌以及肺癌的发病率较高。由...[全文]
[临床医学]分析产KPC酶肺炎克雷伯菌9株的药敏试验结果
随着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在临床上的广泛使用,对其敏感性降低的肺炎克雷伯菌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且菌株的种类正在增加...[全文]
[临床医学]临床护理对行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术的患者的影响
胆囊结石是临床上的常见病。目前,在临床上对胆囊结石患者主要使用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手术进行治疗。有研究表明,在对胆...[全文]
[民商法]劳动债权人破产程序参与权利研究
劳动债权概念是在修改破产法的过程中出现的。2004 年,贾志杰在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所作的《关于 企业破产法草案...[全文]
[民商法]免责的债务承担的协议的效力问题探讨
我国目前对免责的债务承担的协议的效力研究尚存不足之处,就债务承担而言,分为免责的债务承担与并存的债务承担两部分...[全文]
[临床医学]谈谈非语言沟通在临床重症患者护理工作中作用
沟通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主要方式,包括非语言沟通与语言沟通,针对普通患者,护理人员采用语言沟通方式向其传递和交流...[全文]
[临床医学]对于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并发胆漏的预防及护理
由于该术式具有损伤小、恢复快的特点,因此,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在临床工作中得到了普遍应用。即使具有较多优点,但易造...[全文]
[化学化工]关于有机化学实验双语教学中的问题探讨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在2001年《关于加强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文件中明确指出:为适应经济全...[全文]
[化学化工]浅谈新的液质联用技术在生物大分子药物中的应用进展
从1969 年Talroze 等首次提出了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 LC-MS)至今已有40 多年的历史。液质联用主要基于质谱技术的发展和适合...[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