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艺术论文 > 音乐舞蹈 >

基于历代贡茶院来解析中国人文地理学

作者:2018-10-10 01:01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摘要:贡茶院, 又名贡焙院、官焙、龙焙、御茶园、皇茶园、造茶所、造茶局等, 实际上都是皇家的制茶厂, 有专门的官员督办贡茶一切事务, 从茶树的栽培、采摘、制作到包装, 都在官员的监管下完成, 然后在规定日期内进贡朝廷, 保证皇家的需求, 成为制度。在中国历代贡茶院中, 文献记载最多是顾渚贡茶院、北苑官焙和武夷山御茶园。然而, 除了以上三个主要的贡茶院之外, 全国各地都有规模或大或小的贡茶院督办贡茶, 不仅茶品精绝, 而且来源丰富, 极大的弥补贡茶来源单一和数量的问题, 也形成了各省极具特色的官办贡茶院。

  关键词:人文地理学; 贡茶院; 官焙; 御茶园;

人文地理学

  Chinese Imperial Tribute Tea Houses of Past Dynasties Viewed from Humanistic Geography

  HE Ling ZOU Yin-ping

  College of Literature, Jinan University School of Biosciences and Biopharmaceutics, Guangdong Pharmaceutical University

  Abstract:

  Despite the different names for the tribute tea house, it is actually imperial tea house with designated officials. Every process from the planting, picking, processing to packaging is supervised by an official. The tea must be presented 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in the given time so to meet the demand. Among all the tea houses of the past dynasties, Guzhu tribute tea house, North garden government-run baking and Wuyi mountain imperial tea garden are mostly mentioned in the related documents. Besides the three tea houses, there established many tea houses big or small in various place of China which guarantee the source and quantity of tribute tea and thus forming the government-run local tribute tea houses.

  Keyword:human geography; tribute tea house; government-run baking; imperial tea garden;

  贡茶初始, 是各地方官府征集各种名茶以土贡名义进献朝廷。然而, 由于土贡茶品参差不齐, 不能满足日益强大王朝的需求, 于是以朝廷之力设置贡茶院或官焙, 直接管理, 督办贡茶的栽植、加工、运输及包装等, 不仅精制各种名优茶品, 而且保证在规定期限送往朝廷, 成为制度。

  一、唐代以前的贡茶院

  有关最早贡茶的记载, 许多学者均认为起源于西周。周武王灭商后, 巴蜀部落的“桑、蚕、麻、纻、鱼、铁、铜、盐、丹、漆、茶、蜜、灵龟、巨犀、山鸡、白雉、黄润、鲜粉, 皆纳贡之”。[1]25至晋代, “晋温峤上表贡茶千斤, 茗三百斤”。[2]90从进贡数量上看, 数量相当庞大, 除了皇室饮用之外, 还应该有用于赏赐大臣的。从茶、茗的区别来看, 茗似乎应供天子和皇室成员之用, 而茶应供于赏赐和其他用处。而关于贡茶院的记载, 最早应出自于南北朝山谦之的《吴兴记》, “乌程县 (今浙江湖州市) , 西二十里, 有温山 (今湖州市北郊区白雀乡与龙溪交界处) , 出御荈”。[3]13“御荈”说明了御茶园的出现。茶文化专著如《茶与中国文化》《中国贡茶》均认为“御荈”为御茶园贡茶, [4]125[5]2说明两晋南北朝时期, 皇室对贡茶需求极大, 促使了御茶园的产生, 亦为后来的唐代浙江湖州顾渚贡焙的设置奠定基础。

  二、唐至五代的贡茶院

  唐至五代时期, 据现有文献的记载, 全国贡茶院主要集中在浙江、福建、江苏、四川和湖北, 其中最有名的是顾渚贡焙院, 另外还有北苑官焙、蒙顶皇茶园和蕲州造茶所。

  (一) 顾渚贡茶院

  顾渚贡茶院设在浙江湖州长兴和江苏常州宜兴交界处的顾渚山。据《义兴县重修茶舍记》记载:“义兴贡茶, 非旧也。……旧编云:顾渚与宜兴接。唐代宗以其岁造数多, 遂命长兴均贡。……自大历五年始, 分山析造, 岁有客额, 鬻有禁令, 诸乡茶芽置焙于顾渚, 以刺史主之, 观察使总之。”[6]229可知, 唐代顾渚置焙于大历五年, 湖州和常州两州分别造茶, 由刺事督造, 且有观察使总之, 亦可见皇家朝廷对顾渚贡茶的重视程度。后来, 由于顾渚贡焙受朝廷重视, 扩大贡焙院规模, 雇佣制茶工匠千余人。顾渚官焙分布顾渚山周边一带, 包括顾渚山谷、桑师坞、儒师坞、白茅山悬脚岭、凤亭山伏翼阁、飞云寺、曲水寺、啄木岭、安吉县和武康县山谷。其中, 著名的贡茶院位于啄木岭, 以金沙泉为造茶之水, 据《茶谱》记载:“湖州长兴县啄木岭金沙泉, 即每岁造茶之所也。”[3]80

  (二) 北苑官焙

  北苑官焙设在今建瓯市东凤镇一带。北宋有《画墁录》云:“唐茶品, 以阳羡为上供, 建溪北苑未著也。贞元中, 常衮为建州刺史, 始蒸焙而研之, 谓研膏茶。”[3]133可知, 北苑茶最初并不显著, 后常衮为建州刺使专督办制茶后, 开始上贡。闽国时, 有里人张廷晖将建瓯凤凰山产茶较佳的大片茶园献给闽王, 北苑茶在官办的管理下, 北苑官焙的名声开始远播四方。北苑官焙在凤凰山山麓, “广二十里, 旧经云, 伪闽龙启中, 里人张廷晖以所居北苑地宜茶, 献之官, 其地始著”。[3]133后南唐灭闽国, 北苑茶园亦成为南唐的贡茶院, 且规模不断扩大, 仅建安郡就有官焙三十八处。北苑官焙的设置虽给地方百姓带来了许多疾苦, 但同时确立了全国官焙第一的地位。史书记载:“嗣主李璟命建州茶制的乳茶, 号曰京铤。腊茶之贡自此始, 罢贡阳羡茶。”[3]134

  (三) 蒙顶山皇茶园

  唐至五代时期, 茶叶已经是四川的重要经济来源。四川茶以蒙顶茶为著名, 朝廷与文人亦对蒙顶茶赞口不绝。唐裴汶《茶述》评价道:“今宇内为土贡实众, 而顾渚、蕲阳、蒙山为上。”[3]75尽管蒙山茶非常有名, 但关于蒙顶皇茶园却鲜有记载, 推断是蒙顶山的皇茶园产茶量少, 故不必设立专门的贡茶院, 而是朝廷指定为“皇茶园”, 由官员择时监督蒙山道士采造、封装后即可直接送往朝廷。据《膳夫经手录》记载:“蒙顶。自此以降言, 少而精者。始蜀茶, 得名蒙顶。于元和以前, 束帛不能易一斤先春蒙顶。是以蒙顶前后之人, 竞栽茶以规厚利。不数十年间, 遂新安草市, 岁出千万斤。虽非蒙顶, 亦希颜之徒。今真蒙顶有鹰嘴牙白茶, 供堂亦未尝得其上者, 其难得也如此。”[7]115可知, 蜀茶虽以蒙顶为贵, 但其实真蒙顶很少, 难得一见, 只是市井之徒为谋取利润, 打着蒙顶茶的品牌兜售各地。尽管如此, 亦使得蒙顶茶名声远播五湖四海。

  (四) 蕲州造茶所

  蕲州即今湖北蕲春, 其官办造茶所设在蕲水县茶山, 据《太平寰宇记》记载:“蕲州, 土产:茶。出当州蕲春、蕲水二县北山。……蕲水县, 茶山在县北深川, 每年采造贡茶之所。”[8]2506-2510蕲州团黄茶是唐代的著名茶品, 与蒙顶和顾渚茶并列第一, 唐裴汶在《茶述》中将蕲阳茶列为唐代第一类贡品。由于蕲州茶产量丰富, 宋初在此设有榷茶务和山场, 收买茶货。据《宋史·食货志》记载:“榷茶之务六, 一曰蕲州之蕲口, 其山场采造之隶于官者, 淮南道有蕲、黄二州。”[9]376

  唐至五代时期, 全国各地贡茶众多, 品质优越, 真是羡煞周边国家。唐代的贡茶院以顾渚贡茶院为主, 贡茶产量和品质均是全国第一, 种类以陆羽《茶经》中记载的研膏茶为主。在贡茶院的带动下, 各地土贡茶亦多, 品质亦逐渐超过顾渚, 逐渐办起贡茶院, 其中最显著的是北苑官焙, 不仅官焙数量众多, 而且品种丰富, 有研膏茶、腊茶等。蒙顶山皇茶园虽然比较小, 但唐人均认为蒙顶第一, 蒙顶茶有散茶和研膏茶等品种。另外, 蕲州造茶所贡茶品质好, 产量大, 亦奠定了蕲州茶在宋代的地位。

  三、宋元的贡茶院

  在宋元时期, 顾渚贡焙院已经不再是主要的贡焙院, 取而代之的是北苑官焙, 两宋时期一直以北苑茶为最。直至元代, 武夷山御茶园又取而代之。与此同时, 国内各地由于土贡茶的上贡, 也建有或大或小的官焙, 如扬州蜀冈造茶所、慈溪冈山造茶局等。

  (一) 北苑官焙和武夷山御茶园

  宋朝的北苑官焙是继承了南唐的北苑官焙。宋太平兴国二年, “始置龙焙, 造龙凤茶”。[3]133朝廷为体现茶品之贵重, 特制龙凤模造龙凤茶。北宋时期, 北苑官焙共计有三十二所, 分别位于东山、南溪、西溪和北山四处, 但屡有增替。至南宋时期, 北苑官焙共计有御茶园四十六所, 据《北苑别录》记载:“右四十六所, 广袤三十余里。自官平而上为内园, 官坑而下为外园。”[3]150从御茶园的内园和外园的区分看, 内园是北苑官焙的正焙 (即龙焙) , 外园属于外焙, 品质稍逊, 而外园个别品质较佳者, 亦会被重新选入内园。

  元代, 朝廷沿用宋代遗留下来的官焙和御茶园, 但又在武夷山开辟了新的御茶园, 成为设立焙局制作贡茶, 并设官员管理, 成为正焙。据《武夷茶考》记载:“闽中所产茶, 以建安北苑第一, 壑源诸处次之, 然武夷之名, 宋季未有闻也。……元大德间, 浙江行省平章高兴, 始采制充贡, 创辟御茶园于四曲。”[3]386可知, 宋代武夷山茶还未受到重视, 然元朝廷以武夷山茶为美, 专设焙局于武夷山制作贡茶, 成为正贡。自此, 武夷山御茶园逐渐取代了北苑官焙, 成为元代地位最高的贡焙院。

  (二) 顾渚贡茶院

  宋代, 由于北苑贡焙院的兴起, 顾渚官焙名声已大不如前。虽宋初贡焙院仍然保留, 但进贡茶叶量较少, 品质亦远不及北苑官焙, 并曾一度罢贡。但元朝时, 元朝皇帝改变了两宋时期的饮茶方式, 以芽茶为美, 且这一审美方式极大的影响了后来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另外, 位于顾渚山南侧的江苏宜兴产阳羡茶, 其茶舍 (贡茶院) 宋元时并保持着一定的贡茶量。据记载, 唐代宜兴“岁贡阳羡茶万两, 此其滥觞耳。宋时因之。元贡荐新茶九十斤, 贡金字末茶一千斤, 芽茶四百一十斤”。[10]108以上可知, 顾渚山的贡茶院尽管在宋元时期已不如北苑官焙和武夷山御茶园, 但仍然保持一定的贡茶量, 特别是元朝皇帝对顾渚贡焙所贡芽茶极其欣赏, 不断增加其贡额, 湖州和宜兴两地的顾渚贡茶量达到千斤以上, 说明顾渚贡茶院亦是宋元时期重要的贡茶院。

  (三) 扬州蜀冈造茶所

  扬州蜀冈自唐至五代已产茶, 据《茶谱》记载:“扬州禅智寺, 隋之故宫, 寺枕蜀冈, 有茶园, 其味甘香, 如蒙顶也。”[3]80可知, 扬州禅智寺的蜀冈茶在唐至五代已非常有名。据万历《江都县志》记载:“《寰宇记》云:蜀冈, 所产用贡。上有时会堂、春贡亭, 皆造茶所也。”[11]125可知, 蜀冈茶何时上贡, 没有明确记载, 但宋时, 蜀冈茶已是声名远播, 且造茶所有时会堂和春贡亭。另据欧阳修《时会堂二首 (造贡茶所也) 》一诗写到:“忆昔尝修守臣职 (余尝守扬州岁贡新茶) , 先春自探两旗开。”[12]446-447诗中写的是欧阳修回忆任职扬州时, 亦督办蜀冈贡茶制作和运送。另有, 清陈文述所写《蜀冈访春贡亭遗阯是北宋贡茶处》一诗, 可知春贡亭亦是蜀冈贡焙院所在地。

  (四) 慈溪冈山造茶局

  冈山产茶始于宋代, 且品质优异, 据记载:“冈山。……县西南六十里。平圹深邃, 地多异茗, 不减武夷、阳羡。”[13]80至元代后, 冈山所产茶已上贡朝廷, 据《四明续志》载:“茶出慈溪县民山, 在资囯寺岗山者为第一, 开寿寺侧者次之。每取化安寺水蒸造, 精择如雀舌、细者入贡。”[14]5895而慈溪茶叶品质的提升和上贡, 是南宋降将范文虎督办茶叶的结果。其原因是, 范文虎投降了元朝, 以进献贡茶讨好忽必烈和上级高官, 并设立专门的造茶局, 而由于督办茶叶品质极佳, 被列入元朝贡品之一。据记载:“殿帅范文虎因置茶局贡茶, 冀史墓不至荒落。每岁清明前一日, 县令入山监制茶芽, 先祭史墓, 乃开局制茶, 至谷雨日回县。”[15]555又见造茶局条:“宋殿师范文虎贡茶, 元因之, 就开寿寺置局。”[16]57可知, 范文虎设开寿寺为造茶局, 由县令监制芽茶贡茶, 迎合了元朝政府喜爱芽茶的特点, 元朝廷顺将开寿寺设为官焙。

  宋元时期, 由于福建以北苑官焙和武夷御茶园等为主官焙已形成较大规模, 贡茶量极大且品质精绝, 花样新出不穷, 基本满足了宋元朝政府对贡茶的需求。与此同时, 各地的贡茶院或者衰落 (如顾渚贡焙院) , 或者进贡茶量甚少 (如蒙顶皇茶园) , 直至元代以后, 随着饮茶方式的改变, 各地的贡茶院逐渐复苏, 但仍然不成气候。

  四、明清的贡茶院

  明初贡茶, 仍沿袭前朝, 随着朱元璋下诏罢贡龙团茶, 改进芽茶, 改变了唯福建一地大量上贡茶叶的面貌。自此, 全国各地的贡茶不断增加, 名品亦多, 促进了各地的官焙的发展。

  (一) 武夷山御茶园

  明朝廷虽继承了元代的武夷山御茶园, 但贡茶量已经大大减少。元时御茶园“贡额凡九百九十斤。明初仍之, 著为令。每岁惊蛰日, 崇安令具牲醴诣茶场致祭, 制茶入贡”。[17]248-249可知, 明朝亦继承了元代的贡茶院, 只不过贡茶量已不超过千斤, 与宋元时期的贡茶量相比是相形见绌了。嘉靖年间, 由于贡茶的生产给当地百姓造成了极大地困挠和灾难, 也由于武夷山御茶园长期作为贡茶生产地, 当地的资源耗竭, 且环境遭受巨大的破坏, 在当地郡守钱璞的上奏后, 武夷山御茶园停止进贡, 改贡延平。据《武夷茶考》记载:“嘉靖三十六年, 郡守钱璞奏免解茶, 将岁编茶夫银二百两, 解府造办解京, 而御茶改贡延平。而茶园鞠为茂草, 井水亦日湮塞。然山中土气宜茶, 环九曲之内, 不下数百家, 皆以种茶为业, 岁所产数十万斤。水浮陆转, 鬻之四方, 而武夷之名, 甲于海内矣。”[3]386-387可知, 自嘉靖罢贡武夷山御茶园后, 于是茶园中杂草丛生, 不复生机, 但由于武夷山自然环境优越的原因, 且武夷山茶早已声名远播, 在经过土地休整和恢复后, 清代武夷山茶重整旗鼓, 再一次赢得国内外茶商的青睐。

  (二) 蒙顶山皇茶园

  入清以后, 皇茶园受到政府的特别重视, 由县官特别督办蒙顶茶。“迄淸, 每岁孟夏, 县尹筮吉日朝服登山, 率僧僚焚香拜采, 如周岁。日数采三百六十叶, 贮两银瓶贡入帝京, 以备天子郊庙之供。三百六十叶外, 并采菱角峰下, 凡种揉制成团, 曰颗子茶。另贮十八锡瓶, 陪贡入京。天子御焉, 中外通称贡茶, 即此两种也。”[17]24可知, 蒙顶山皇茶园的贡茶量不是很多, 每日县尹督僧人仅采三百六十叶, 供天子和郊庙祭祀之用。菱角峰所采茶制成颗子茶, 再有十八锡瓶用于赏赐中外官员等。蒙顶山茶每日采摘后, 送入山半的智矩寺, 僧人在官员的监督下进行制作, 据记载“岁以四月之吉祷采, 命僧会司领摘茶僧十二人入园, 官亲督两而摘之。尽摘其嫩芽, 笼归山半智矩寺, 乃剪裁粗细及虫蚀, 每芽只拣取一叶, 先火而焙之”。[18]434可知, 蒙顶山的智矩寺就是制作贡茶所在地。蒙顶山皇茶园贡茶一直延续至清末, 至“民国停贡”。[17]25

  (三) 青城山洞天贡茶院

  四川灌县青城山茶自五代以来一直为贡茶, 品质较佳, 其贡茶院设立于清康熙年间。有贡茶定额碑记, 其碑文曰:“国贡由来, 始自康熙年间, 有峨山羽人每岁贡茶, 至十三年, 上宪札饬, 灌县堂主胡示喻, 青城山道众无有定额, 故常住隳颓, 难以承办。其寺观庵堂共三十五庵, 其内十四庵, 虽有门差, 而无主持。因于嘉庆九年, 有本山九泉庵主持通福, 弗惮重劳, 相约诸山僧道等, 禀恳上宪定例规额, 镌石永远存照。”[19]53又有光绪《灌县乡土志》载:“以茶为清品, 每岁谷雨前邑令督青城三十六庵道士, 登山敬采, 入署选焙, 盛以银瓶, 封缄上贡茶七十斤。”[9]677从碑记和文献可知, 康熙年间, 青城山茶被指定为国贡, 嘉庆以后, 由当地邑令督三十六庵道士采制和封装贡茶, 每岁上贡七十斤。道光年间, 青城山进贡茶量稍有减少, 且有正贡和陪茶之分, 正贡历来最多是六十斤, 陪茶较多。至光绪以后, 朝廷罢免陪茶上贡, 仅保留正贡茶。

  (四) 慈溪冈山造茶局

  明初, 明朝廷沿用元代的冈山造茶局, 据清谈迁《枣林杂俎》记载:“宋宝祐间, 丞相史嵩之治墓, 建开寿、普光禅寺。其山颇产茶, 殿师范文虎因置茶局进贡, 元明皆仍之。”[20]475又有记载:“永乐初, 知县余琯建局在寺之西南, 今废。而贡茶之始, 开局于布政司。”[16]57可知, 明初仍沿用元代的冈山造茶局。永乐初, 又在开寿寺的西南设造茶局, 形成新的官焙。但由于贡茶制作极耗费民力, 百姓不胜其苦, 且贡茶每岁进贡, 贡茶量不断增加, 导致茶园土地肥力下降, 茶树逐渐枯萎, 而定额的贡茶不变, 茶户纷纷逃离, 虽有名而不得其人;另贡茶的制作、包装、运输等过程均存在严重的腐败和贪污现象, 官民均表不便, 此贡茶扰民的事实在明顾言的《贡茶碑记》有详细的记载。[16]700为此, 余琯上奏进行改革, 据记载:“本朝永乐间, 县官袭其旧建局在山之西南, 至期派办供亿所费不赀, 民无宁岁。嘉靖十五年春, 余至县, 时薛应旂为令, 议革入山故事, 应办茶户, 送县监制, 永为定规, 士民称便。”[15]555-556嘉靖十五年, 茶户所采茶不再入山送往冈山造茶局, 而直接送往县衙门制作。但好景不长, 冈山贡茶终于“明万历二十三年停止”。[13]190

  (五) 洞庭山贡茶院

  苏州洞庭山所产茶自唐宋已开始入贡, 称为水月茶, 《吴郡图经续记》载:“洞庭出美茶, 旧入为贡。《茶经》云:长洲县产洞庭山者, 与金州、蕲州、梁州味同。近年山僧尤善制茗, 谓之水月茶, 以院为名也, 颇为吴人所贵。”[21]84可知, 唐代陆羽已将洞庭山茶写入《茶经》, 唐宋一直为贡品。洞庭山贡茶院的记载见于明人陈继儒《太平清话》:“洞庭山小青坞出茶, 唐宋入贡。下有水月寺, 即贡茶院也。”[22]317又有“茶。出吴县西山, 以谷雨前为贵。唐皮、陆各有茶坞诗。宋时, 洞庭茶尝入贡, 水月院僧所制尢美, 号水月茶”。[23]496可知, 明时洞庭山的水月寺即为贡茶院, 所采之茶来自洞庭西山, 因此明代亦将洞庭山的贡茶称为“西山茶”。清代, 洞庭东山的茶叶又逐渐声名渐起, 据《太湖备考》载:“茶出东西两山, 东山者胜。有一种名碧螺春, 俗呼吓煞人香, 味殊绝, 人矜贵之, 然所产无多, 市者多伪。”[24]309可知, “吓煞人香”茶在经康熙帝赐名“碧螺春茶”后, 闻名全国, 以后洞庭东、西二山所采制之茶均称为“碧螺春茶”, 成为清代重要的贡茶之一。

  (六) 普洱官茶局

  云南普洱茶自清代以来开始进贡。雍正七年, 云贵总督鄂尔泰奏请实行改土归流政策, 在思茅设总茶店, 以集中普洱地区的茶叶贸易。后有云贵总督岑毓英上奏朝廷, 请于思茅设官茶局, 各茶山设子局, 统一各茶山茶叶的收购, 征收茶税用于解决官俸和军需。据《清续文献通考》记载:“拟请于思茅厅设立官茶局, 另于茶山要地分设子局, 凡遇山茶上市, 悉归官局。领票买卖, 其厘金茶税, 亦由官局经收, 并于扼要等处设局查验, 以杜绕越偷漏, 总期实事求是, 多开一财源, 即多得一分厘税, 于边省大有裨益。”[25]8048思茅官茶局的设立, 其功能不仅是征收茶税, 而且还需承办进贡朝廷所需各类贡茶, 由思茅同知领银承办。据道光《云南通志稿》记载:“福又检贡茶案册, 知每年进贡之茶, 例于布政司库铜息项下动支银一千两, 由思茅厅领去转发采办, 并置办收茶锡瓶、缎匣、木箱。其茶在思茅本地收取, 鲜茶时, 须出三、四斤鲜茶, 方能能折成一斤干茶。每年备贡者, 五斤重团茶, 三斤重团茶, 一斤重团茶, 四两重团茶, 一两五钱重团茶。又瓶承芽茶、蕊茶、匣盛茶膏, 共八色。思茅同知领银承办。”[9]730从贡茶的采制标准 (三、四斤鲜叶制一斤干茶) , 种类 (各色团茶、芽茶、蕊茶、茶膏) , 包装 (锡瓶、缎匣等) , 可知当时官茶局的规模不小, 亦说明朝廷对普洱贡茶的重视。普洱茶每年向清廷进贡成为定例, 一直延续至清末。

  (七) 六安官焙

  元代设六安县, 后升州, 明初仍设六安州, 六安茶自明开始进贡。入清后, 清朝廷亦十分重视六安茶, 将六安茶作为宫廷必备贡茶, 据同治《六安州志》记载:“茶贡, 天下产茶州县数十, 惟六安茶为宫庭常进之品。……康熙二十三年, 奉文增办一百袋, 于是六安办三十七袋, 霍山办二百六十三袋。……雍正七年, 暂停。十年, 复增。旧是茶户各备茶交官起解。”[26]145可知, 自康熙至雍正年间, 六安茶每岁进贡的茶量不少。起初六安贡茶均为土贡, 由茶户承办采制后汇总至官府, 由官员解送至京师, 但由于茶户所采制六安茶“色类错杂, 驳换迟误”, [26]145于是知州王廷奏请贡茶改为官办, 设六安茶官焙统一收购极品一枪一旗, 依法焙制。据同治《六安州志》记载:“康熙三十年, 知州王廷曾以士民之请, 改为官征官买, 茶户但纳税银。又因霍山茶胜六安之产, 故知州将茶课之银发交霍山并办一色芽茶, 每岁茶户采择雨前极品一枪一旗, 依法焙制, 官以黄绢为袋, 袋盛茶一斤十二两, 共四百袋, 分储於箱, 知州敬谨钤封, 恭缮贡本, 限谷雨后十日起解。”[26]145六安正贡茶的茶园主要分布在霍山县以东, 其余分布在霍山以西, 直至清末罢贡。

  (八) 君山贡茶院

  君山茶产自岳阳君山, 古称洞庭山。相传君山茶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灉湖茶, 又称为白鹤翎, 据记载:“?湖寺:在岳郡城南吕仙亭之右, 古刹也, 一名白鹤寺。……《茶录》有?湖之曰鹤翎, 今君山贡品, 有白毫茸茸然, 谓之白毛尖, 即白鹤翎也。”[27]104君山茶, 自入清以来开始著名并入贡, “巴陵君山产茶, 嫩绿似连心, 岁以充贡”。[27]70可知, 君山茶极具特色, 君山毛尖为湖茶第一, 君山贡茶院就在?湖寺。另据《湖上客谈》载:“贡茶:君山岁十八斤, 官遣人监僧家造之, 或至百数斤。斤以钱六百偿之, 僧造茶成已斤费二千余钱矣。向时买者可得四千。近以军事、武弁过此必买茶以馈大官。斤率九千六百, 多则十二千, 僧利害相当, 然事平。军船日少, 茶已不售, 而官供如故, 则败茶之道也。”[27]70可知, 君山茶正贡朝廷天子仅十八斤, 由地方官派人监督?湖寺僧人采制, 而地方官往往在正贡之外, 额外要求僧人增加贡额, 且所给僧人制茶成本较少, 以至于君山茶往往被夹杂树叶, 或以其他茶冒充, 导致君山茶逐渐衰败。

  (九) 顾渚贡焙院

  入明以后, 明皇帝朱元璋喜爱顾渚茶, 废饼茶, 改进芽茶, 但洪武八年罢贡。之后, 顾渚茶虽有进贡, 但仅用于祭祀, 永乐时贡额也就是三十斤。入清以后, 清朝廷要求继续进贡顾渚茶, 嘉庆年间“岁贡芽茶一百斤。……每岁谷雨前一日, 县官祭山神开园, 择取入篓, 自县起程, 赴司府验明, 候布政司拜表, 发解到部, 例有定限。明时, 于里甲内签点解户四名, 遵限解交礼部, 掣取批迴。国朝革除民解, 专委张渚湖?巡司轮年领解”。[10]108可知, 清嘉庆时的顾渚贡茶院岁贡已增至一百斤, 由县官督办采制茶叶, 并取缔由民解至京师, 改为由专门的官员负责运送贡茶。顾渚贡茶院至清咸丰以后逐渐衰落, 据寇丹的研究:“清咸丰后, 国势渐衰。顾渚山位于苏、皖、浙三省交界, 太平军溃败就沿啄木岭隘口进入顾渚。自此, 当地山民尽行逃走, 贡茶院所剩残垣旧殿完全毁败。”[28]

  明清时期, 全国各省的官焙逐渐兴起, 出现了一些著名的地方官焙, 如青城山洞天贡茶院、洞庭山贡茶院、六安官焙和君山贡茶院等, 这些地方官焙早在唐宋时期就已经有土贡, 且岁贡不断, 但由于北苑贡焙、武夷山御茶园和顾渚贡焙的显赫一时, 这些地方土贡并不受朝廷重视, 明清以后逐渐被朝廷和地方文人所珍视, 列为官焙。另外, 在新出现的贡焙院中, 最突出的是普洱官茶局, 在云南逐渐纳入国家统治以后, 特别是入清以后, 普洱官茶局逐渐享誉全国, 不仅贡茶量大, 且进贡的品种众多, 成为清代显赫一时的地方官焙。

  五、贡茶院的分类与管理

  综上所述, 唐以前有贡茶院1所, 唐至五代有4所, 宋至元有6所, 明清有9所, 具体见表1。另外, 从贡茶院的督办与管理来看, 可将贡茶院分为三类, 第一类为直属中央管理的贡茶院, 第二类为地方官办贡茶院, 第三类为地方官督僧办贡茶院, 见表2。从表1、表2分析可知, 尽管唐宋时期还有一定数量的贡茶院, 但唐宋时期贡茶院直属中央管理, 由中央选派官员管理贡茶的采制和进贡, 一定程度上基本满足了朝廷对贡茶的需求, 且从唐宋的顾渚贡焙、北苑贡焙、武夷山御茶园的进贡量可知, 其他官焙实际处于次要的地位, 尽管品质较佳, 但进贡量少, 影响不大。明中叶以后, 中央不再直接管理贡茶院, 而是由该地方官办, 甚至顾渚贡焙、武夷山御茶园亦归入地方官办, 全国各地的官办贡茶院才逐渐兴起, 但总的来说各地官办贡茶院数量仍然不多。

  表1 历代贡茶院一览表  

  表2 贡茶院直属关系   

  六、贡茶院与名茶的关系

  也许读者会有疑问, 全国各地均有声名显赫的名茶, 如龙井茶、虎丘茶、庐山茶、日铸茶、罗芥茶等, 但为何没有设置贡茶院?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 (1) 茶园较少, 贡茶产量低, 且品种混杂。显著的例子就是虎丘茶、龙井茶和天池茶, 名茶原产地较少, 而且被地方官占据, 同时种茶僧人栽茶, 习惯将龙井茶与其他茶混植, 地方官难以辨认, 而僧人亦厌烦官人的索取, 将茶园舍去不管, 以致茶园衰落。据记载:“虎丘茶中王种, ……天池、龙井便为臣种。但山岩隙地所产无几, 又为官司禁据, 寺僧惯杂赝种, 非精鉴家卒莫能辨。”[29]386 (2) 名茶栽培不易, 官员豪抢以致贡茶中断。显著地例子如江西庐山茶, 庐山茶少而珍贵, 地方官趁机豪抢僧人所采制的庐山茶进贡, 导致庐山寺僧纷纷逃离, 庐山茶仅剩其名, 不得其茶, 而市场上鱼龙混杂的茶叶却很多, 据记载:“云雾茶以野生者为上品……各山寺间有之, 产量极少。……嗣各寺僧采种培植, 奈山高气寒, 风雪太厉, 保护维艰, 生育不良, 终岁勤劳, 所获有限。驯至清代, 各寺毁于兵灾火劫, 且因官方征取过苛, 应付乏术, 而原有栽培之区, 咸放弃不顾, 以致鼎鼎有名之云雾茶, 于无形中绝迹于匡顶。”[30]1962 (3) 名茶不一定设有官焙。显著的例子如日铸茶、双井茶等, 据记载:“日铸岭, ……地产茶最佳。欧阳修《归田录》:草茶盛于两浙, 两浙之品, 日铸第一。黄氏《青箱记》华初平云:日铸山茗, 天真清冽, 有类龙焙。”[31]120尽管宋时日铸茶在江浙一带盛名一时, 文人亦多有唱和, 但日铸茶亦仍然不敌当时的北苑官焙和顾渚贡焙, 仍仅是作为土贡进贡朝廷。

  七、贡茶院与生态环境的关系

  贡茶产地从总的来看, 多属名山、名水之地, 生态环境十分优越, 所产之茶叶非一般常品。《武夷山志》这样描述武夷山御茶园, “茶之产不一, 崇、建、延、泉随地皆产, 惟武夷为最, 他产性寒, 此独性温也。……崇境东南山谷平原, 无不有之, 惟崇南曹墩乃武夷一脉, 所产甲于东南”。[32]613再如顾渚贡焙院, 所出产的茶有明月峡、啄木岭等环境优越之地, 其中明月峡在顾渚山侧, “两山相对, 壁立峻峭, 大涧中流, 巨石飞走。断崖乱石之间, 茶茗丛生, 最为绝品”;[6]93而啄木岭旁有金沙泉, 顾渚茶进贡时, 金沙泉亦同时进贡。

  贡茶院的设立, 一方面极大的推动了地方茶产业的发展, 亦促进了地方的经济发展。然而, 有一利则必有一弊, 贡茶院的贡茶制作也对地方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其突出危害表现在以下几方面:其一, 贡茶的制作需要木炭, 造成了当地森林被砍伐殆尽, 造成水土流失, 进而引发了次生灾害, 其中六安贡茶的采制就是典型的例子。据《六安直隶州志》载:“国初山中林木丛蔚之地, 后民尽伐以种茶。茶之焙又多需木炭, 于是林木益少, 而山岭之土日垦, 遇大雨则砂石下流, 塞填河道, 水患易成, 故茶为六安民利而抑其害也?”[17]162其二, 贡茶常年的进贡数额大以及官员的大量索取, 民多苦累, 官民矛盾巨大, 以致茶农茶园土地大量荒废, 如武夷山御茶园在明中叶罢贡, “建宁太守钱氏以茶枯, 奏罢贡额, 自是御园荒芜, 产量日绌, 茶叶至此受一打击”。[33]125由于福建茶业为重要产业, 民获利甚多, 原先处处桑麻茶笋遍地, 后多改植茶, 而茶树根系浅, 并不能很好的涵养水土, 一遇大雨则为害。其三, 茶与田争地, 安徽六安官焙境内原本山多田少, 旧时承担贡茶制作的茶户多以茶换取粮食, 而由于贡茶数额较大, 且官员贪污勒索, 压低茶价, 导致茶户多破产, 嘉庆《霍山县志》记载到:“民始为茶所累, 而兴作无资, 则茶愈荒芜, 所出之茶不足以供茶粮。”[17]167安徽虽然地处以茶之地, 但普通百姓并不将植茶作为重要产业, 田地首先保证粮食的生产, 仅在田地的周边空隙顺带植茶而已。

  参考文献
  [1]常璩.华阳国志校注[M]//刘琳, 校注.成都:巴蜀书社, 1984.
  [2]寇宗奭撰.本草衍义[M]//颜正华等, 点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1990.
  [3]朱自振, 沈冬梅.中国古代茶书集成[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 2010.
  [4]关剑平.茶与中国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1.
  [5]巩志.中国贡茶[M].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 2003.
  [6]谈钥纂, 李景和修.嘉泰吴兴志[M].续修四库全书:第704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6.
  [7]晁载之.续谈助[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39.
  [8]乐史撰.太平寰宇记[M]王文楚, 点校.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 2007.
  [9]吴觉农.中国地方志茶叶历史资料选辑[M].北京:农业出版社, 1990.
  [10]阮升基增修, 宁楷增纂.嘉庆增修宜兴县旧志[M]//中国地方志集成:江苏府县志辑:第39册.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1.
  [11]张宁修, 陆君弼纂.万历江都县志[M]//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第202册.济南:齐鲁书社, 1996.
  [12]欧阳修撰.居士集[M]//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第10册.济南:齐鲁书社, 1997, .
  [13]杨泰亨修, 冯可镛纂.光绪慈谿县志[M]//中国地方志集成:浙江府县志辑:第35册.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 2011.
  [14]王元恭.至正四明续志[M]//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579号.台北:成文出版社, 1983.
  [15]胡宗宪修, 薛应旂纂.嘉靖浙江通志[M]//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第24册.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 1990.
  [16]李逢申修, 姚宗文纂.天启慈谿县志[M]//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490号.台北:成文出版社, 1983.
  [17]朱自振.中国茶叶历史资料续辑[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1991.
  [18]赵懿纂修.光绪名山县志[M]//中国地方志荟萃:西南卷:第四辑:捌.北京:九州出版社, 2016.
  [19]徐金华.青城山道茶[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05.
  [20]谈迁.枣林杂俎[M].罗仲辉, 点校.北京:中华书局, 2006.
  [21]朱长文撰.吴郡图经续记[M].金菊林, 点校.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9.
  [22]陈继儒撰.太平清话[M]//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244册.济南:齐鲁书社, 1996.
  [23]李铭皖等纂修, 冯桂芳等纂.光绪苏州府志[M]//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5号.台北:成文出版社, 1970.
  [24]金有理.太湖备考[M].薛正兴, 点校.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8.
  [25]刘锦藻撰.清朝续文献通考[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2000.
  [26]李蔚修, 吴康霖等纂.同治六安州志[M]//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第18册.南京:凤凰出版社, 2010.
  [27]姚诗德, 郑桂星.巴陵县志[M].长沙:岳麓书社, 2008.
  [28]寇丹.顾渚茶事别记[J].农业考古, 1997 (2) :214-218.
  [29]顾湄.康熙虎邱山志[M]//故宫珍本丛刊:第263册.海口:海南出版社, 2001, .
  [30]杜洁祥.民国庐山志[M]//中国佛寺史志丛刊:第二辑:第16、17册.台北:明文书局, 1980.
  [31]董钦德等辑.康熙会稽县志[M]//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553号.北京:农业成文出版社, 1983.
  [32]董天工修纂.武夷山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7.
  [33]刘超然修, 郑丰稔纂.民国崇安县新志[M]//中国地方志集成:福建府县志辑:第8册.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
2012.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水利工程]探讨水利工程施工管理特点及创新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我国工农业生产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因此对水利工程项目也提出更高的要求,不仅要求其能够有...[全文]
[美术摄影]浅谈设计美
艺术设计是一种审美性的设计,是艺术与技术相结合服务于现实生活的手段,实用性与审美性是其重要的两个特征。设计美学...[全文]
[音乐舞蹈]谈武术与舞蹈共同发展之路
自古以来就有舞蹈与武术同源近根的说法,但是至今为止,由于关于武术与舞蹈起源的问题一直缺乏可以证实的材料,众多学者也...[全文]
[近现代史]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在我市广大党员干部中引起强烈响应
10 月24 日至27 日,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民间美术造型元素的现代审美
我国民间美术的发展历程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民间美术属于民间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并备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普通高校公共艺术教育的课程体系研究
一、引言 公共艺术课程是为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而设立的限定性选修课程,对于提高审美素养、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下的文学理论类课程教改探索
近年来,以二、三本院校为主的应用型本科教育普遍重视实践教学,强化应用型人才培养,将实践教学作为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散文翻译中的美学问题
散文的定义可从广义和狭义两方面来说,广义上讲,散文是一种与诗歌相对的文学体裁 ;从狭义上来说,是一种与诗歌、小说...[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心理应用对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0 前言 对于 CI 设计,有些人还不熟悉,事实上CI对企业品牌的塑造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CI作为企业形象战略,有其不可低估...[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艺术的心理效应研究
色彩在艺术家的手中,不仅是单纯的描绘与填充工具,而是表达艺术家内心世界的重要表现形式。这种心理的表达描述着人们...[全文]
[文学理论]边缘文化身份下的杜拉斯自传体小说研究
摘要 作为法国最具有争议的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无法归类是杜拉斯最为明亮的一个标签,这一标签闪现出了杜拉斯的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社会美育系统
一、 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美学表现 (一) 少数民族宗教建筑的美学形式少数民族宗教建筑艺术的美学表现指宗教建筑的形体视...[全文]

热门标签